2019年,湖南一女子怀孕要办婚礼,不敢让父亲参加:害怕他来闹事

2019年,湖南一女子怀孕要办婚礼,不敢让父亲参加:害怕他来闹事

结婚是人生中十分重要的一件事,结婚的小夫妻都希望能够得到双方亲人的祝福。父亲牵着女儿的手走向婚礼殿堂,也是女儿最感动的时刻。

然而有这么一位女儿婚礼在即,却因父亲的原因迟迟不敢确定结婚日期,甚至前往父亲住所警告父亲结婚当天不要来她的婚礼现场。

自己的人生大事父亲也是一位重要的存在,为何女儿组织父亲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而她的童年又遭受着怎样的变故?

喻航今年28岁,通过自由恋爱认识了小他8岁的妻子夏媛。两人谈了一段时间恋爱之后发现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另一半。

喻航喜欢夏媛那独立又明事理的性格,而夏媛也喜欢被喻航那温柔体贴包围着的感觉。于是两人很快便决定要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

两人计划在年底结婚,为了婚礼前不会遗漏什么,两人便决定先将婚纱照提上日程。于是便在精挑细选之下选了一家照相馆。

拍照的喻航和夏媛

起初两人在摄影师的指导下,十分甜蜜地在一起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两人看着对方的眼中充满了爱意。

就在此时夏媛的手机响了是她的母亲打来的,在夏媛打完电话回来之后,整个人的情绪完全大变。面对着摄影师的指导无心拍照,看着丈夫喻航的脸庞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不拍了,不拍了,我妈都不来参加婚礼我还拍什么拍,婚能不能结成还不一定。”夏媛一边向外走去一边说道。

烦躁不再愿意拍照的夏媛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刚刚还喜笑颜开的夏媛为何在接到母亲电话之后,整个人的情绪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在电话中两人又说些什么呢?

原来在刚才的电话之中,母亲胡月娥告诉女儿夏媛,因为家中和她父亲之间的矛盾还没有结束,为了不影响女儿的生活,她无法前去参加女儿的婚礼。

而在自己的大喜之日,母亲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那又有什么意义,因此夏媛情绪糟糕到极点,没有心情再继续拍摄下去。

夏媛的母亲胡月娥

听到妻子的话喻航也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因为他们两个从谈恋爱至今,都已经互相去往对方家中。双方的父母对未来的女婿儿媳都十分满意。

然而夏媛的母亲却迟迟没有和喻航的父母见过面。只是说一句很喜欢这个准女婿,也愿意让女儿嫁给他。却表示无法参加女儿的婚礼以及和亲家见面。

结婚证

女儿的大喜之日不去参加婚礼,双方沟通结婚事宜又不和亲家见面,胡月娥的这番操作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她对喻航的父母有什么不满意,还是另有什么难言之隐?

于是夏媛便和喻航来到了母亲所租住的屋子中。一进门喻航便向岳母表示,他的父母一直希望双方能见一面,商议一下孩子们婚姻大事。

喻航

听到女婿喻航的话,岳母胡月娥十分难受地说道:“不是我不想去,我当妈妈的也想参加女儿的婚礼,可是我和她父亲的事还没结束,不想给你们小夫妻惹麻烦。”

听到母亲的话一旁的夏媛安慰道:“妈,你只需要和喻航的父母见一面就行,婚礼你也要来参加,不要管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再说我已经怀孕了不能再拖了。”

胡月娥和丈夫的事怎么会牵扯到下一代呢,并且在女儿大喜的日子里,为何夫妻双方不能一起来参加女儿的婚礼呢,而夏媛的家中有着什么样的矛盾?

夏媛和母亲胡月娥

为了能让母亲安心陪着她出嫁,夏媛决定带母亲前去老家一趟。而她回老家并不是为了缓解父亲和母亲之间的矛盾,而是为了告知父亲不要来参加她的婚礼。

这让人不能理解,身为女儿的夏媛竟然不然亲生父亲不要来参加她的婚礼,甚至还警告父亲不要再打听关于她的任何事,否则和他没完。

而面对眼前的亲生父亲,夏媛也从来不会叫一声爸爸,对待眼前这个男人只有简单的沟通,从来不愿意认同这个父亲。

夏媛的父亲夏经荣

原来在夏媛小的时候,父亲就经常打骂母亲,甚至还在镇上说母亲在外面有人,并且说夏媛也不是她亲生的,因此从小夏媛就被镇上的人指指点点。

夏媛为了能够让父亲不再那么生气,从小便十分懂事去照顾每晚大醉的父亲,然而父亲却并不领情,仍旧在外说夏媛脑子有毛病,在家不光不做事还只会找麻烦。

并且在夏媛上学之后,父亲甚至还跑到学校给她的老师同学说夏媛是私生子,因此导致不明事理的小孩子从小便不和夏媛玩。

每天夏媛就是在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中度过。放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回家将屋门反锁大哭,在路上或者家中看到父亲也会远远地躲着他。

父亲的想法单纯只是他的猜测并未一点证据,而父亲在夏媛的成长的道路上,毫无顾忌地在她成长的每个阶段去她身边造谣夏媛的身世。

最终无法忍受丈夫夏经荣的行为,为了给两个孩子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在2015年胡月娥和夏经荣选择了离婚,而两个孩子也因为无法接受父亲的所作所为,选择和母亲一起生活。

胡月娥在外租住的房子

在两人离婚之后,夏经荣并没有放过这对母女,多方打听她们一家所在的住处。在打听到在哪之后经常上门和胡月娥发生争吵。

有时来到门口不敲门就直接踹门,她们所租住的屋门也被夏经荣踹出了大洞。甚至夏经荣还对她们住的附近见人就说胡月娥是个不安分的女人,那两个孩子也不是和他亲生的。

胡月娥为了证明她和孩子的清白,在2016年胡月娥选择了带孩子去做亲子鉴定。当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当时未成年的夏媛比任何人都更想知道结果。

亲子鉴定书

在看到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夏媛为夏经荣亲生父亲时,夏媛和弟弟以及母亲三人抱头痛哭,她们在父亲的冤枉之下承受了太多的难过。

因此夏媛从小便从心底不再认这个父亲,她所来的目地就是要告诉父亲夏经荣,在她新婚的日子不要来参加,更不要再来母亲和她丈夫家中找事。

在从老家离开之后夏媛也带着母亲来到了喻航家中,两个亲家也是在孩子相恋这么久之后第一次见面,胡月娥也向亲家讲述了为何这么久不来见面的原因。

鉴定结果

她担心前夫夏经荣知道亲家的住所后前来闹事,而喻航的母亲对于胡月娥的所作所为也表示理解,最终决定将两个孩子的婚礼定于正月初五。

看到女儿的婚期已定,胡月娥表示她对喻航这个孩子很满意,只希望喻航今后能好好地对待夏媛,她不想看到女儿经历曾经她所经历的一切。

喻航也向夏媛和岳母表达了他的心意。从一开始和夏媛在一起知道她童年情况时,她就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夏媛,婚后更是会对夏媛不离不弃。

双方父母第一次见面

婚期已定,当时现在还有个现实问题摆在眼前,夏经荣毕竟是夏媛的父亲。在婚礼现场上也有父亲带着女儿一起上台的环节,所以到底要不要邀请夏经荣参加女儿的婚礼?

对于这个问题大家都愿意尊重夏媛的想法。夏媛也陷入了沉思,因为父亲从小对她造成的伤害,导致她曾抑郁做过傻事,因此她还要再想想要不要通知父亲。

曾经因为童年阴影做傻事

最终夏媛还是和喻航踏上了前往老家的路,在到达父亲家中时夏媛不愿下车,只是将她的想法告诉喻航,让喻航转达她的想法和父亲沟通。

喻航见到岳父夏经荣也是好言相劝,表示他们也真心希望父亲能够参加女儿夏媛的婚礼。也愿意接受他的要求当天开车来接他过去,并且也不需要他为女儿准备陪嫁。

从车中下来的夏媛

而此时的夏经荣却说:“让我去也不是不行,日久见人心,当初我找她们母女三个找了四年,所以现在我要求她们再来找我四年,我再松口决定去不去。”

眼看就要到了正月初五的婚期,而父亲却说要让她再找四年才决定松口。人生能有几个四年,坐在车上的夏媛再也按耐不住那气愤的心情。

本来她对于童年的事还对父亲心存芥蒂,而父亲在这个节骨眼上仍要摆架子和她过不去,因此夏媛也不再一味地妥协。

夏媛

夏媛向父亲说道:“你童年对我造成的伤害让我整个人生都发生了改变,到现在我看到你还感到害怕,我愿意主动妥协你却仍旧和我过不去,那请你不要再打听我在哪参加婚礼。”

最终父女两人不欢而散,夏媛心中再次拒绝父亲前来参加她的婚礼,而夏经荣也表示既然不认他这个父亲,那他也不会认这个女儿,婚礼自然也不会去参加。

事到如今,夏经荣从始至终都未意识到,他原本的家庭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更没有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在夏媛的成长过程中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不认为自己有错的夏经荣

父母在孩子的童年中一直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们对孩子造成的影响往往是陪伴孩子一生的,是孩子埋藏在心中一生都无法磨灭的。

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确实能让孩子受益终身,相反一个差的成长环境,也会给孩子带来无法弥补的终身伤害。

家应当是一个温暖的地方,而不是一个讲道理赌气的地方。往往在为了自身的一点面子而在家中赌气时,最后受到伤害的终究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