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震林回忆:朱老总不上井冈山,光凭秋收起义的力量,很难坚持

谭震林回忆:朱老总不上井冈山,光凭秋收起义的力量,很难坚持

朱老总不带队伍上井冈山会发生什么?只凭秋收起义,我国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吗?井冈山会师可以算得上是我军部队的一项大事,据谭震林回忆,如果当时的朱老总坚决要带着自己的队伍脱离出去,不愿意去往井冈山和领袖汇合的话,光凭借着秋收起义的力量,很难将这场革命战斗一直坚持下去,吃亏的也很有可能是我党。朱老总的这支队伍究竟有多么强悍?他对我党又产生了怎样重大的意义呢?让我们一起来走进井冈山会师的那些事。


1928年4月谭震林亲眼见到了朱老总和领袖双方在井冈山的大会师,据他回忆当时的领袖在得知朱老总要带着自己的人来到这里之时,还专门去做了一身新的军装,显得非常的郑重。因为他的心里非常明白,朱老总能够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退让可谓是非常不容易,一旦带着自己的军队来到了井冈山,就相当于他要将这支军队的指挥权拱手相让。到那个时候,他就再也不是三军之中大名鼎鼎的朱元帅,而是一个任由我党进行指挥的小将军做出这样的决定,不仅仅是为了我党好,更重要的是为了能够获得最后的人民解放胜利。


谭震林在回忆起这一伟大事件的时候还明确表示,如果朱老总当时坚决要带着自己的这支队伍脱离出去,自己打赢这一场战斗的话,那么无论对于我党还是对于国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朱老总的这支队伍对于我党来说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光是凭借着我党秋收起义的那些士兵,想要打赢最后的攻坚战还是非常困难的,首先在秋收起义结束以后,我党虽然集结了很大一部分的将领,但是这些人大多都没有参与过实际的战斗,可以说得上是一群新兵蛋子,他们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靠的完全只是自己对国家的一腔热血。


但是放在真正的战场之上,他们的热血虽然重要,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他们根本就看不清楚战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手,什么时候该停止。再加上以当时我党的力量和经济情况来说,也完全没有实力将这些人送到专业的学校里面去进行专门的培训,而且我党在疯狂的扩张期,还加入了很多的农民以及普通的工人。这些人空有一身武力,但是放在战场之上却很容易鲁莽又武断。而朱老总带领的这支部队就完全不一样了,一开始的时候,这支部队只有500~1000人左右,但他们中间的学员却是大有来头,有些人在黄埔军校里面接受了几年的专业训练,然后才和朱老总走到了一块,而有些人则参加过北伐战争,即使是没有学习过什么文化知识,但是在战争里却绝对是一把好手。


能够在北伐战争中留下一条命,证明这些军人具有绝对的实力,无论是从打枪还是从其他方面来看,都要比秋收起义的那支农民军队要好得多。朱老总军队来到井冈山和所有人的大会师,证明着我党的力量进一步增强,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成为老师去教导其他的新学员,这也是当时我党最缺少的那种精英人才。他们在来到了这里以后,不但给我党带来焕然一新的风气,而且朱老总还将这支部队的指挥权完全交给了领袖。


第二打仗除了要有专业的军事素养以外,最关键的是所有的人心要齐,秋收起义部队很显然就有着这个优点,因为他们大多都是贫苦人家出身,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靠的也是自己满腔的热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大多对我党绝对的忠诚,而且有很多的人从一开始上战场的时候,就没有想着能够活着走出来,所以对于他们来说能够留住一条性命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南昌起义的部队则和秋收起义的这支部队完全不同,他们虽然也有一定的爱国热忱,但是由于部队编制的问题,所以他们的凝聚力显然是没有秋收起义这支部队强,虽然在战斗力上双方有着很大的不同,但只有互相弥补彼此的缺点,才有可能在一条路上走的更快更远。

第三这两支军队在经过了充分的融合以后,能够弥补彼此的缺点,比如秋收起义里面的人大多都没有什么文化,面对战场上面的一些事情更是完全不知,而朱老总手下的这支部队则完全没有这样的缺点。但与此同时他们大多都以自己的意见为主,很多从黄埔区军校里面出来的学生都认为自己有这个绝对强悍的能力,即使是单另出去,也能够另立一番功劳。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之间互相不服,自然是不会彼此救援,但我党的军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彼此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愿意上前帮扶一把。秋收起义的这支部队在这一点上就做的要强得多。

双方进行融合以后,到底是以军事为主还是以政治为主,也出现了很大的矛盾和纠葛,有些人认为必须要由党中央来指挥枪杆子往哪里走,才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而有些人则认为只有军事力量足够的强悍,才有可能让我党的力量彻底立足,和国民党成为并肩的超强军事力量,这两种思想不能说哪一种算错,但如果让一方的力量过于强大的话,那么整个党中央的方向都要向他们进行偏曲,也并不是我党一开始建军的真正思想。所以到了后来我党在经过讨论以后,确定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走向,双方互相弥补彼此的缺点,也不会在其他的方面再起纠葛,这样一来才能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也完全解决了之前出现的那些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