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东京陷落之小人物郭京

大宋:东京陷落之小人物郭京

靖康之耻一直是后人的一个痛点,外表看着强大无比的大宋突然被几万金兵一击倒下,上百年的平静生活被彻底打破,东京汴梁再一次陷入兵火之中。盛世繁华转瞬即逝,天下人心目中的天朝变成了一堆废墟。二帝北狩,伴随着多少荣华梦断,昔日的中原真的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中间有一个小人物被记入了历史档案,他的名字叫郭京。郭京与汴梁的陷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的经历充满着时代的闹剧和悲剧。

公元1125年北宋宣和七年,金军分东、西两路南下进攻北宋。金国的借口则是北宋不遵守两国签订的条约,收容划归金国地区的逃民。对于这一点,北宋是有些理亏,但这事儿就像“欲加其罪,何患无辞”,金国想要攻宋,总是能找到借口的。这时候的金国失去了原来与大宋保持和平的领袖,所以在金国内部主战派占优,两国之间的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此时的北宋对于即将到来的战争没有任何准备,它正忙着接收所谓的燕云十六州,为自己终于实现了太祖太宗的遗愿而兴奋呢。至于防御金国的进攻,所有人都没有这样的想法。整个北方的军事部署一片混乱,新收复的地区没做好防御,而旧的防御阵线却因为接收新的领土也被完全打破了。因此北宋的北部几乎处于不设防状态,所有的军事部署都因为接收新领土而处于混乱调整之中。

进攻北宋的金军东路由完颜宗望领军进攻燕京。金军西路由完颜宗翰领军直扑太原。完颜宗望的东路金兵不费吹灰之力攻破燕京,渡过黄河,南下汴京。整个进军过程中几乎没有什么厮杀,一路上都在接收北宋的城池。这一点金军自己都很惊讶,他们也不知道北宋的军队为什么会这么弱鸡。宋徽宗见形势危急,自己有可能成为金人的阶下之囚,于是慌忙禅位于太子赵桓,自己带着心腹火速南下,一直跑去了镇江。

而被强迫接受了帝位的太子赵恒则在东京汴梁等待如虎狼一般的金人。赵恒就是宋钦宗,他接替皇位不到一个月,金国的东路军就兵临汴京城下(靖康元年正月,1126年)。其实这个时候的金军也没有做好灭亡北宋的准备,他们也不相信庞大的北宋能被这样轻易灭亡,所以在北宋答应支付五百万两黄金及五千万两银币,并且割让中山、河间、太原三镇的土地之后便撤军了。所以金军第一次进攻北宋目的不在于灭亡北宋,而是为了试探。

靖康元年八月,金军再次两路攻宋,金军两路军的统帅还是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金军这次进攻的原因则是北宋再次违背条约,不但没有支付金银,三镇领土也开始耍赖皮,并且暗地里策动金人治下的辽人将领叛变。金人的这次进攻与上次进攻一样,遇到的抵抗微乎其微,十一月,金国两路大军会师汴京城下。而北宋朝廷战和不定,也没有积极组织各地军援东京,所以在东京城下,宋军在数量上处于下风,论起战斗力更是天差地别。

但宋军守城,金军攻城,军队数量的差距可以依靠城墙弥补,而宋军就是在城墙上出了大问题。为了挽回败局,北宋的朝臣在援军难到的情况下开始向宋徽宗信仰的玄门求援。兵部尚书孙傅,在一本书里读到了一句“郭京、杨适、刘无忌”的话语,就深信这三个人会是上天派来拯救大宋的神将。于是在市井之中找到了刘无忌,在龙卫中找到了郭京。于是就有传言郭京会施展六甲法,拿下城外的十几万金军那是反掌之间的事。

郭京被封为成忠郎,赐下金帛数万。据说郭京施展六甲法需要使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个生辰符合六甲的人。于是郭京在市井之徒中筛选出了符合条件的人。当有人提出质疑,劝说孙傅:

“自古未闻以此成功者。正或听之,姑少付以兵,俟有尺寸功,乃稍进任。今委之太过,惧必为国家羞。”

孙傅的反应是大怒,想要治提出质疑的人的罪。朝廷对六甲兵深信不疑,可真的到了作战的时候,所谓的六甲兵自然会让朝廷大吃一惊。郭京的六甲兵出战时,要求守城的所有官兵都要下城,不得偷窥郭京六甲兵作战。于是城门大开,郭京的六甲兵出战了。郭京与张叔夜坐在城头观战,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战况是这样的:

金人分四翼,噪而前,京兵败走,堕死于护龙河,城门急闭。京向叔夜曰:“须自下作法。”因下城,引馀众南遁。金人遂登城,众皆披靡,四壁兵皆溃。金人入南薰诸门,统制姚友仲死于乱兵。四壁守御使刘延庆夺门出奔,为追骑所杀。宦者黄经自赴火死。统制何应言、陈克礼、中书舍人高振力战,与其家人皆被害。京城遂破。

东京汴梁便在郭京的装神弄鬼之中陷落了。除徽钦二帝之外,还有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朝臣等共三千余人北上金国,东京城中公私积蓄为之一空。传承了一百六十多年的北宋就此灭亡。

逃走了的郭京最后的结局如何呢?他一路南下,自称可以撒豆成兵,愚弄百姓。他一路招摇撞骗来到了襄阳,聚集了上千人。凭着这上千人,他信心爆棚,竟然想立宗室为帝,再干一番大事业,结果被襄阳地方官给囚禁刺杀了。这么一个小人物,竟然是钉上北宋最后一颗钉子的人,历史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