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茶叶店老板生性多疑,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

民间故事:茶叶店老板生性多疑,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

清康熙年间,在山西的平遥县城有个叫柳山的男子,父亲是当地有名的茶商。这个柳山生来英俊潇洒,不仅写得一手好诗,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由于家境殷实,再加上柳山的个人的聪慧,柳山从小就游历大江南北,并且饱读诗书,养成诚实守信,敢作敢当的习惯。只是命运多舛,在他12岁那年,由于父亲前往包头经商路遇劫匪,而柳老爷子是个宁舍命也不舍财得主,非要和劫匪拼个你死我活,最终是人才两空。柳家从此败落下来,柳山也一蹶不振,多次参加乡试终究都是落榜。

家庭的变故让这个柳山开始自暴自弃,整日浑浑噩噩,借酒消愁。好在,柳母通过托人找到父亲生前的同行陈五,才将柳山予以收留。柳山跟着陈五开始学习经商。这个陈五要说也是生性多疑,小肚鸡肠,虽说是收留了柳山,却也并非真正心生怜悯,只是为了不落别人话柄,敷衍了事做做样子而已。柳山来到陈五家之后做的只是些劈柴、挑水、打扫院落的活,压根不计划把柳山安排的茶叶铺里。平日里还安排管家看得紧紧的,不准柳山踏进茶叶铺一步。柳山深知在别人家得看眼色的道理,只能夹缝中生存。平日里把日常的工作做完之后,都会和店铺里的伙计王喜一起帮忙。王喜倒也仗义,对柳山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人很快就成为好朋友。一天,陈五的茶叶铺又要开分号了,只是这万事俱备只差取个好听的分号名,为此陈五找了满城的文人墨客,但最终都未能如愿。

这天,陈五正迈着步子在屋里走来走去,正想如何取个好听的名字时,陈夫人给他出了个主意,悬赏!让陈五拿出100两银子满城悬赏,并且还给1份股权,广纳贤士为陈五的店铺取名。这个办法,让陈五甚是赞赏,立马安排管家在店门口张贴公告,不论是谁,只要是能够帮陈五茶铺取个满意的名字,就可以得到100两白银和店铺1份的原始股权,每年都可以分利润。这个告示一出,不仅轰动平遥县城,而且连紧邻的祁县、太谷、清徐也都沸沸扬扬。大家都为这个陈五的店铺绞尽脑汁的出谋划策,一时间,给陈五店铺起名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趣事。什么“逸宏茶叶店、名坊茶叶店、华厚泰茶叶店,雅致茶叶店,心灵茶叶店、四海通茶叶店、云凡茶叶店、平逸茶叶店、铭泽茶叶店、天福茶叶店、珍宝茶叶店等等……”。不过,这么多名字里头没有一个是陈五中意的。

眼看后天就是茶叶铺开业的日子,名字却未能定下来,陈五为此伤透脑筋。“陈伯父,叫茗日红茶叶铺怎么样?这个名字根据色彩的灵感取名,预示着茶叶店生意红火之义。“茗日红”谐音“明日红”,而且“茗”字还带有茶叶的意思,呼应茶叶店的主题。”柳山正巧劈叉回来,路过庭院,于是就把自己想到的名字告诉了陈五。“嗯?”听完柳山的解释,陈五故作镇定,使劲压低声线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柳山贤侄,早就听闻你饱读诗书,才华出众。茗日红,这个名字是你想的吗?乍一听是很不错,不过,明日红,意思是今天就不红吗?”说到这里,陈五还是难掩心中的喜悦,哈哈大笑起来。他笑的是,这个名字正合意,假装镇定提出反问是因为,他不想把100两和1份原始股给了柳山,他怕柳家东山再起,成为他的对手。心绪斗争一番之后,拂袖而去。

回到书房,陈五开始翻阅典籍逐字查阅起来,“茗日红”,不错不错,这个名字甚好。只是,这个钱和原始股份给柳山?……呃……不合适……原来,当年陈五同柳山的父亲师出同门,本是一起在包头城做茶叶生意,只是二人做生意的风格截然不同,陈五生性多疑,为人小气,斤斤计较,基本只是做的些散客的生意,勉强维持生计。而柳父乐善好施,为人厚道,敢想敢干,经常给一些大户都是半年到一年的结账周期,所以,整个包头城大部分的大户都在柳父手里。这让,陈五甚是眼红。当年甚至因为此事,对柳父遇歹隔岸观火,袖手旁观。扬言就是因为柳父太过胆大妄为,才酿成此果。所以,他是打心眼里瞧不上柳山,只是碍于情面才拉他一把。

“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正为此事烦躁之时,陈五一脚踢到了书桌的脚上,摆在书桌上的油灯摔倒,顷刻间灯油洒满了桌面,大火顺着灯油刹那间把书桌和书房的书籍一起烧了起来。陈五,边喊人救火,边拿起房内的衣物拍打着救起了大火。这时,正好柳山在后厨,柳山拿起水桶奋不顾身地冲进了陈五书房,一桶水,二桶水开始救火,柳山脸色熏黑,满头大汗。这时的陈五却异常的安静。心生歹念,如果将此事嫁祸给柳山,把他关进大牢,我就不用给他钱和股权了。嗯,就这么办。“快来人啊,柳山纵火了,快来救我啊”,陈五连哭带嚎,装得那叫一个凄惨。“老爷,怎么了?”管家张力扯着嗓子问道。“你快去报官,把这个姓柳的抓起来”陈五看到管家张力,更来劲儿了。张力,按照陈五的指示,不分青红皂白一把就把瘦弱的柳山按倒在地。

不过,家丁们都着急忙慌地抓柳山,却没顾上救火。大火不一会儿就开始将整个院落吞噬了起来。虽说,陈五家人都保住了命,但房屋全都烧毁,不能说一贫如洗,但也是差不多。陈五看着遍地的废墟,更加恼怒了。“大人,你要替我做主啊,全是这个柳山故意纵火,他趁我不注意,就把屋子点着了,他觊觎我家茶叶铺多时,又想着用取名字来占有我的股权,然后纵火烧死我,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拿走我的茶叶铺,这个柳山心如蛇蝎,枉我还念旧情收留他一场。”陈五哭丧着说。“大人,小人冤枉啊,我只是听到陈伯父喊救火,我才闯进书房,我是拿着水桶去救火的”。柳山解释道。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待本官查明真相之后,自有定夺。

来人,把嫌犯先关押起来。说着,两名身强力壮的大汉便将柳山绑了起来。之后,县太爷便独自一人进到了火灾废墟现场。待查验现场之后,又挨个儿传唤了陈家的下人。随后便回到了府衙。

次日,陈家纵火案正式申诉受理。啪!县太爷把惊堂木放在桌面上拍了一声。带走柳山和陈五!威…武…县衙内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一旁的百姓都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陈五也成嫌疑犯了,所有人都低估着。陈五,你可知罪吗?县太爷严肃地问道。这一问,把陈五为问得有点昏头。“青天大老爷,我是好人啊,我是受害者啊。“好你个陈五,你还敢摘脏嫁祸?你是不知道本官的手段吧?还不速速招来?”县太爷不耐烦地对陈五说道。

原来,县太爷早就听说陈五的为人,此次设下悬赏,恐怕也不会真正地兑现承诺。于是,在他查验火灾现场结合审问下人们的口供之后,便得出结论。柳山当时和陈五的对话都被一旁挂灯笼的王喜听了个正着,之后柳山便和王喜一同前往后厨,正好听到救火,柳山便第一个冲进了陈五书房。这下终于,真相大白,陈五再狡辩也是苍白无力。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害人又害己。

原创民间故事,感谢点赞支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