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雇保姆之4

下乡雇保姆之4

/杨见遇

原来,老太太想多要2斤芝麻,叶紫苏没给,又说自己胳膊、腿疼,上午去诊所看了,花了几十块钱,在欠账着。

姜西林刚一张口埋怨妻子应该多给老娘2斤芝麻,便惹住马蜂窝了,叶紫苏厉声厉色拉挂婆子的不是,什么懒惰啦,装病了,蝇子蹬一脚就吃药打针了。看看人家那些老人家怎么当的?眼看儿子们忙着,赶紧过来帮忙干个轻活,或是帮忙做个饭也成。哪像她只管要东……西,不管你有没有。咱这芝麻今年淹了,都没见多少,她还照数要 ,从不体谅你这些人的辛苦……

姜西林不出声了。结婚以来,他处处事事他都让着婆 娘,无论给他头上戴几顶绿帽,他都大气不坑。他一直相信 ,时间会帮他打败所有的情敌,最终能赢得那颗芳心。

确实,自打女儿订亲后,她开始变得勤劳、节俭了,不买新衣服了,总穿女儿的打头货,将就自己了。因为身材好,天生俊俏,穿上去还颇有些当年的风韵呢。儿子考上大学后,她更像一个吃苦耐劳的贤妻良母了,知道心疼体贴老伴了。每天早上都要给他煮两个鸡蛋,自己或者一个,或不吃。但是,自从头伏那天,她接到了一封来自省城的挂号信后,她那颗已经死了的春心立马处于复活状态,要不要回信?内心纠结了半月,才偷偷寄了回信。这是谁都不知道的秘密,自然也包括隔壁的蓝栀子。她没想到老情人会开着摩托车从省城过来,在县城的大宾馆落脚,开着摩托车寻来了。

来就来了,大大方方去家里,一起吃顿饭,拉拉家常也可以。干嘛要打着雇保姆的旗号?她一时想不通对方的用意,甚至还有些生他的气呢!

彼此有七、八年没见面了,从前的奶油身材不见了,有些大腹便便的丑相了。擦肩而过时,她几乎脱口喊住他,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他是来雇保姆的,先别理会,看他如何行事。同时,十分懊悔,不该给他回信,让他死了那颗心才对。这一回麻烦跟着来了。往家走时,感觉那双老色鬼的眼睛一直跟盯着自己的屁股,前后左右尽是嘲笑的眼神,乱箭似的流言蜚语正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年轻时到底过于天真、任性,根本不在乎名声什么的,说白了,就是出于报复、宣泄的心理,故意让姜西林痛苦、难过,同时,自己也从几个情人那里得到快乐和补偿似的。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渐渐看淡了那些所谓的情事,心思扑到孩子、家庭身上 ,有了做人最起码的责任和担当 ,也就变得随和了,从心理上接受伴侣了,对他越来越好了。谁知,已经走远的人又走回来了,她内心又动荡不安来。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名声,家庭的名声,这两天,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别人议论雇保姆的话题,她概不凑腔,就像前院田家的媳妇想跟她打听什么,赶紧机智地岔开,免得对方往自己身上怀疑。但是,回到家里,单独面对自家男人时,心底那层年轻时的厌恶、鄙视,仇恨感死而复活,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柔情瞬间消失,说话、行事都有些冲,更听不得男人向着他老娘,说两句还能忍着,再多说几句,她的机关枪就开始火力实足 痛快射击了。

男人不出声了,去牛屋喂料去了,需要铡草,也不敢叫他,一个人慢慢铡,心里有些纳闷,她这是怎么啦?最近几年对老娘还算说得过去,怎么多要2斤芝麻,就小气不给呢?以往老太太在诊所看病,不都在记着,入冬后 ,两个人一起去诊所,跟小会记结账时,从没说过什么 ,今天却唠叨老太太看病花钱什么的。难道与那封信有关?

姜西林知道婆娘收了一封挂号信,她不给看,他假装不知,就像当年那样。

当年,她一收到什么人的信件,翌日,招呼不打就走了,一去好几天,回来问她,她总是说去哪位娘家亲戚家散心去了。明知她撒谎,却不拆穿。也正是自家男人的一惯纵容,她才敢在外胡闹,在村里拥有两个异性朋友,三天两头公然来家里串门。面对人们的风言风语,她总是淡然一笑,铿锵发声,身正不怕影斜。他也希望他们是清白的,只是喜欢找她聊天而已。不过,他打内心讨厌他们,只是为了家里的鸡犬能够安宁,才委屈自己,扮着笑脸,敷衍他们。后来,闺女大了,懂事了,她这才对那两个家伙淡漠了 ,家里这才清气了。哪想到,都抱外孙的人了,她又想不安分了。这要传到两个孩子的耳朵里会有什么后果?到时候,孩子们计较 ,对你没那么孝顺,你这不是在自己玩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