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演“贪官被抓”,许亚军李幼斌等演员放在一起看,差别出来了

同样演“贪官被抓”,许亚军李幼斌等演员放在一起看,差别出来了

2016年2月,大剧《人民的名义》开拍。

为达到最好效果,李路导演找来了许多著名实力派演员饰演剧中角色,侯勇就是其中之一。

李路原本想要侯勇演一个戏份更重,劲儿更大的角色,但因为档期问题,而改演了赵处长。

这个名叫赵德汉的项目处处长,是一个典型的“小官大贪”的角色。

为了演好这个角色,短短几场戏,侯勇连着拍了三四个通宵,每天都是天黑前进场,天亮后收工。

片中有一场吃面戏,大家应该记忆犹新。

侯勇透露,虽然在某些角度,大家看到的是炸酱面,其实他自己吃的,是一碗没有任何调料的白水面。

拍了几次,都没有拍出想要的效果,光这白水面,侯勇就吃了五六碗。

“幸好有几头蒜就着吃”,侯勇说。在场的所有演员,无不钦佩这位老戏骨的敬业精神。

之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侯勇的“被抓三连”,至今还是网络热梗。

他凭借赵德汉“伪装”被戳破时,精湛的演技和深厚的台词,贡献了国剧史上最为著名的“贪官被抓”场景

其实,除了侯勇,经典的“贪官被抓”场景还有很多。

今天,皮哥不妨与大家盘点一下,四个我们熟知的演员,饰演贪官被抓时的演技和状态,看看他们的表演方式上到底好在哪里,差别又在什么地方。

一、《人民的名义》许亚军

许亚军饰演的祁同伟是《人民的名义》中最大的反派之一,但在很多观众眼中,这个角色充满了争议。

祁同伟早年命苦,吃别人的剩饭,穿别人的剩衣,头悬梁锥刺股地去学习,因为他相信,只有学习,才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

大学毕业,他被调到最基层做缉毒警。

在这里,他和毒贩生死搏斗,身中三枪奄奄一息,成了英雄,在事业的升迁磨砺中,他的心态却发生了变化。

他活在权力之中,不断“小小的任性”,腐化了他,甚至不惜用生命,胜天半子。

最后,他自知难逃法网,躲到了最初自己被救的那个小山坳里。

面对抓他的候亮平,刚开始,他无惧死亡……

随后,又变成了一种阴鸷和狠厉

下决心要自杀的时候,你又能从许亚军的眼神里,看到一种绝望。

这绝望不是对自己罪行的忏悔,反而是不甘,是愤怒,想赢却不得的无奈。

最后,歇斯底里,发出那句“去你的老天爷,没有人能够审判我”……

不得不说,就这段戏来看,许亚军将祁同伟演得入木三分,尤其是生命最后时刻的情绪层次,非常丰富,他演出了一位贪官凶途末路不知悔改的最后疯狂……

二、《绝对权力》斯琴高娃

2003年,《绝对权力》在湖南台首播,就创造了32%的收视纪录。

这部反腐悬疑大剧,由唐国强,斯琴高娃和高明等老戏骨主演,其中斯琴高娃饰演的,是女贪官赵芬芳。

要了解斯琴高娃对赵芬芳被抓时的塑造,就要先了解这是个怎样的人物。

赵芬芳是一个官场的投机主义分子,权力欲熏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一个活脱脱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

她早年毕业于师范大学,仕途顺风顺水,一路当上了市级干部。

在市长和书记产生分歧的时候,赵芬芳通过站队和打小报告的方法,得到了书记的器重,并被给予了“绝对权力”。

除此之外,赵芬芳也无情无义,没有任何政治道德。

为了仕途顺利,她不惜让自己的老公,去勾引市委书记的二婚女儿,为了自己不被拉下水,不惜与黑恶势力勾结,牺牲国有资产。

做了这么多坏事,赵芬芳内心深处,其实时刻都是有恐惧的。

为防东窗事发,她不得不想办法往上爬,可往上爬,她又不断违法犯罪,如此循环,到了罪无可恕的地步。

被调查之前,有一场戏是赵芬芳遇到政府楼下讨薪的退休人员。

斯琴高娃在这里已表现出很好的演技,她不耐烦地甩开人群,告诉警察,把这些人拉到垃圾场去。

因为在她心里,让政府出洋相的人,就是垃圾,垃圾就应该丢到垃圾场。

对人民的态度至此,赵芬芳的形象,也就越发地生动和不可挽回了。

被调查之后,赵芬芳预感到事情可能不会往好的地方发展。

她在自己的办公室,一束光透过百叶窗照到脸上,这场景,像极了监狱。

斯琴高娃此时的脸上堆满了绝望,电话铃声响起后,她全身一震,完美演绎了赵芬芳此时的心虚。

接关省长的电话时,斯琴高娃面如死灰,太阳光的暖色也失去了一些,看上去像冷冷的灰尘。

反应过来省长的话中话后,赵芬芳回光返照一般地恢复了一些活力,她开始迅速收拾东西,准备跑路,精力仿佛又回来了。

可此时众叛亲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

最终,赵芬芳走上了政府大楼的楼顶,每一步好像都戴着千斤重的镣铐。

跳楼前这绝望的回头,是斯琴高娃留在影史的经典瞬间之一。

没有了趾高气昂,没有了侃侃而谈,也没有了任何钻营的心思,这时候的赵芬芳,是个心如死灰的行尸走肉,是失去灵魂的躯壳。

从斯琴高娃的眼神里,你看不到任何有关生命和鲜活的东西,这是演技的最高境界。

三、《扫黑·决战》张颂文

《扫黑·决战》中张颂文饰演的曹志远,是魏河县县长,也是犯罪集团孙志彪最大的保护伞。

曹志远的父亲是江州市前市委书记,因为对私生子太过放纵,曹志远不得不时常利用职权给这个弟弟擦屁股。

除此之外,他不仅利用公权,将公开招标的项目都给了自己的情人林巧儿,还让无辜的人背黑锅,不仅安排集资群众闹事阻挠调查组,还在事情将要败露之时,杀人灭口。

而被他杀害的,就是一直深爱着自己的情妇林巧儿。

曹志远心狠手辣,表里不一,虚伪阴鸷,表面是正义凛然的一县之长,背后是活脱脱的“土皇帝”。

电影最后,曹志远被抓。

被抓之前,他和姜武饰演的宋一锐,有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

这时候的张颂文很放松,他依旧是曹志远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两面派作风,表面上依旧十分正派,从容。

从张颂文的脸上,也看不到一丝慌张。

之后张颂文的一个细节动作,很好地表现出了曹志远此时的心态。

他站起身,背着手绕着椅子走了一圈,然后站在了椅子背后,问了一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下一任县长,你能确保他是个好官吗?”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刚刚的平静如水,不过是曹志远内心深处的掩饰。这个动作和这句话,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胆怯。

这场平静的对戏,看似没有什么波澜,但结合整部电影来看,张颂文饰演曹志远的表现,与他的人物形象是相符的,甚至有点神来之笔的意味。

其实背后,张颂文为了塑造曹志远,做了大量工作。

片花中,有一段张颂文“自白”的戏,表演精湛,实力诠释了什么叫“老戏骨”。

虽然穿着囚服,头发花白凌乱,但张颂文的语气中,依旧透着一股“官”气,这将曹志远“土皇帝”的倔强展露无疑。

到最后心理防线崩塌,自我感动到声泪俱下的时候,观众才能感觉到,曹志远身上的矛盾和人性的复杂。

只可惜,这段长7分多钟,层次分明,富有灵气的忏悔和自白表演,在正片中没能看到。

更让皮哥吃惊的是,这段表演没有本子,是即兴的。

张颂文,是真的厉害,虽然《扫黑·决战》风评一般,但他的曹志远,绝对是整部电影的亮点。

四、《大江东去》李幼斌

李幼斌1985年出道,《大江东去》2003年播出,这部反腐剧播出的时候,距离《亮剑》横空出世还有两年。

不过,正是这部剧,让观众看到了李幼斌的演技和潜力,也为之后的《亮剑》打好了基础。

很多反腐剧都是直接讲官员的腐化堕落和被抓过程,而《大江东去》不同,这部8.3分的老剧,着力点其实在李幼斌饰演的奉阳市长贺远鹏从好到坏的转变上

贺远鹏并非一开始就是个贪官,他有着自己的政治操守,也有自己的政治追求。

整部剧刚开始的时候,贺远鹏是典型的好丈夫,好干部,好父亲,他有能力,也有水平,一腔热血想要给奉阳做几件大事。

他有能力,又有想法,喜欢自作主张,身上有当官的气场,尤其那股霸气,与李云龙并无二致。

当他第一次知道妻子背着自己收受贿赂时,贺远鹏果断选择与妻子离婚,但这件事,也成了他想要做成好官的最后挣扎。

贺远鹏腐化的转折点,是沈培林和陆天宇为他大肆操办婚宴迎娶林慧珊的婚礼。

随后,贺远鹏渐渐掉入权力的漩涡,不断搞小动作,甚至与犯罪集团勾结,走上了不归路。

这部剧的最后,贺远鹏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即将终结,抓他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这时候,恰巧有一个在广场前给下一个世纪的市长埋下一封信的仪式,这个仪式,也成了贺远鹏最后的忏悔。

看李幼斌的眼神,再也没有前面当官的那种自信和霸气,更没有锐利的目光和威严,从他空洞的瞳孔中,只能看到对前途的迷茫和担忧。

当然,怔怔的表情、紧皱的眉头和下陷的嘴角,也代表着他内心深处的恐惧。

这一天最终还是来了,站在空旷的广场上,贺远鹏百感交集

看着新建的广场,看着自己一手修建繁华的奉阳,贺远鹏咽了一口唾沫。

李幼斌的这个微动作,皮哥理解为,这既是贺远鹏对自己过往政绩的一种肯定,也是他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复杂个体,被私欲左右,被贪婪占据后,知道自己将要锒铛入狱的迷茫和担忧。

这段戏李幼斌没有一句台词,整个三分多钟的表演,全部借着背景独白完成。

可他依旧将一个将要被抓的官员内心复杂的心理活动展露无遗,可见其表演的水准和功底。

纵观四位演员,同样是演“贪官被抓”,同样的境遇,不同人物,表演的差别就出来了——

许亚军的祁同伟外放且张扬,演出了贪官穷途末路的癫狂;

斯琴高娃的赵芬芳内敛且沉稳,整个过程都通过肢体动作完成,人物神态更是细腻精准,演出了贪官灵魂的死亡。

张颂文的曹志远克制且老练,最后被抓独白的即兴表演,完全就是真贪官再现,已臻化境,演出了贪官的虚伪。

李幼斌的贺远鹏隐忍且含蓄,仅通过眼神和微表情传达人物复杂的心理活动,演出了贪官反思与迷茫,堪称一绝。

总而言之,“贪官被抓”这种戏份并不好演,因为一个人心底的恐惧,常常无法用台词语言去直接表现。

要演好“贪官被抓”此时的心境,就要考验演员的临场发挥和他们对角色本身的领悟能力了。

四个“贪官被抓”的表演就盘点到这,大家心里还有其他关于“贪官落网”的优秀表演吗?欢迎留言与皮哥讨论!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蜉蝣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