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撷趣:捕鱼

童年撷趣:捕鱼

文/张福献 图片/来自网络

“村里的池塘中有鱼!”

我屁颠屁颠地,一溜小跑着,回到家里,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正在听评书的爹。“池塘早就废弃了!怎么会有鱼?”爹虽不太相信,但他还是跟在我后面,一溜烟地跑着,去了村南的池塘边。

三爷爷正蹲在柳荫下,用自制的鱼钩钓鱼,他在鱼钩上下好了鱼饵,一动不动地盯着水中的“浮子”。“浮子”动了一下,他却没有扯起钓杆,“浮子”又动了几次,忽然猛地往下一沉,眼疾手快的三爷爷立刻扯动钓竿,一条半斤多重的鲤鱼就被甩上岸来。鳞光闪闪的鲤鱼,在岸上不甘心地蹦哒着,三爷爷走过去,把它捉在手里。

“小叔,好本事!”爹望着忙碌的三爷爷,由衷地夸赞着。彼时,三爷爷正弯着腰儿,从鱼嘴上摘下鱼钩,把鱼儿扔进水桶里,水桶里已经有了两条半斤多重的鱼儿了。“坐。”他指了指身边的矮凳,一边向爹示意着,一边重新置好了鱼饵。

其实,池塘中有鱼的秘密,并非三爷爷发现的,而是我发现的。那天是周末,明媚的阳光温柔和煦,我往池塘里扔了一块馒头,馒头浮在水面上,立刻吸引了鱼群的注意,它们马上向它发动了攻击。

平静的水面不再平静了!鱼儿们咬啮着馒头,在水中扑棱有声,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须臾,馒头消失了,水面才恢复了如初的平静。

我从家里拿来了一个空罐头瓶,用绳子拴好,再放进去几块馒头,然后把它投进水里。三五分钟后,我扯着绳子,把罐头瓶子拉上岸来,瓶中就有三五条贪吃的鱼儿被我捉进了水桶里。

忙活了一个上午,我只捉到了十几条鱼儿,而且还都是些小鱼。“太没意思了!”邻居家正在上初中的三爷爷嘟囔了一句。

三爷爷跑回了家中,拿来了一根蜡烛、一盒火柴、两把钳子,还有一根绣花针。他点燃了蜡烛,把针放在蜡烛上烧红,然后,他学着《金色的鱼钩》中的老班长的样子,用钳子把绣花针弯成了钩状,一根小小的鱼钩就这样诞生了。须臾,三爷爷就用这根鱼钩,钓上岸来好几条半斤多重的鲤鱼。

我也从家里拿来了一根针,请三爷爷帮我做成了一个鱼钩。可是,我却不知道钓鱼的技巧,在岸边呆坐了半天,不是没等到鱼咬钩就拽起了钓竿,就是鱼吞吃了鱼饵把鱼钩从嘴里吐了出来。

爹站在池塘边,凝神看着三爷爷钓鱼。三爷爷的收益虽不甚大,却也小有成就。水桶中,鱼儿们快乐地游来游去,丝毫预料不到它们即将成为下酒菜的悲惨遭遇。

爹借来了一张渔网,约上他在村里的几个朋友,一起到池塘中捕鱼。二爷爷扯住渔网的一端,把另一端向水中掷过去,他一边慢慢地向岸上收网,一边摇晃着斑白的脑袋。

“没有鱼儿的。否则,鱼会撞网,网会动。网一动,手上就会有感觉的。”

他把网扯上岸来。果然,网中空空的,大家的脸上就挂上了一些失望。

二爷爷又撒了几次网,可拉上岸的,无非是一些砖头石块而已。他换了几个地方,结果大抵相同。二爷爷泄了气,大家也没了劲儿。

“池中的鱼儿不太多,再加上池塘底部不平坦,所以撒不到鱼。”二爷爷下了结论,大家大失所望。

“明天,我再去借一条‘丝挂子’。”爹不甘心,回家的路上,他信心十足地告诉我。我跟在他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地向家里走着,太阳火辣辣地亲吻着我黧黑的皮肤。

翌日,中午的餐桌上,娘端上来满满一锅鲜美肥嫩的鲫鱼。接下来的几天,我每晚都会梦见,我又和爹站在岸上,在池塘里捕鱼。收网了!爹向岸上拉扯着“丝挂子”,“丝挂子”上挂满了一条条鲫鱼,鱼儿们在水桶里蹦来蹦去,我在岸上欢呼雀跃着,直到“咯咯”笑着,从梦中醒来……

作者简介:张福献,原名张慧峰,山东省成武伯乐一中教师。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南方文学编辑,中语参专栏作家,著有中篇小说《吉祥和他的伙伴们》,有诗歌、散文和小说数百万字,散见于各网络平台。

壹点号 张慧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