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王土:塞琉古帝国简史(上)

莫非王土:塞琉古帝国简史(上)

一、塞琉古的崛起

塞琉古帝国,其名来源于王朝建立者—塞琉古一世,其本是亚历山大的侍从之一,同安提柯、托勒密等人不同的是,塞琉古在亚历山大东征期间并没有独立领兵作战的记录。但这并不妨碍塞琉古在远征期间尽职尽责。因此在前327年进攻印度时,年轻的塞琉古已经成为了马其顿持盾卫队的指挥官,并在战争中保卫亚历山大大帝。塞琉古在远征中尽职的表现,在前324年春天的苏萨集体婚礼中,亚历山大把巴克特利亚贵族斯皮塔米尼斯的女儿阿帕玛许配给塞琉古,同时亚历山大自己迎娶大流士三世的女儿斯妲忒拉二世外,同时还娶了波斯阿尔塔薛西斯三世的小女儿帕瑞萨娣丝二世。

塞琉古相当爱他的妻子,在亚历山大大帝逝世后,当初大部分在苏萨婚礼中迎娶东方妻子的马其顿显贵纷纷抛弃她们,但塞琉古依旧与阿帕玛在一起。他们可能在结婚之后一或两年后生下长子安条克一世,之后还生了两个女儿分别叫做劳迪丝和阿帕玛。塞琉古和妻子阿帕玛关系相当良好,之后塞琉古登上国王后也没有再娶,直到晚年阿帕玛过世后才娶了第二任妻子斯特拉托妮可。

塞琉古一世

据阿利安记载,当亚历山大大帝乘船遨游巴比伦附近的湖沼时,一阵疾风把他的草帽和帽带吹走,亚历山大的帽带因此被吹到岸上的芦苇上,这时传说是塞琉古跳下水把帽带捡起,并担心把帽带沾湿,就把它缠在自己头上游了回来,因此并有人说这象征亚历山大把帝国给了塞琉古。但这故事中关于拾起帽带的人是谁众说纷纭,阿利安同时也叙说拾起帽带的人应该只是个普通的水手。在亚历山大逝世前夕,亚历山大本人病状相当严重,甚至不太能说话了,塞琉古和其他战友相当无助,甚至向塞拉皮斯神庙祈求,愿神能治疗亚历山大的病。但是亚历山大仍旧逝世了,留下了一个缺少继承人的庞大帝国。

经过多次的争吵,亚历山大的将军们签订的《巴比伦分封协议》,拥立腓力三世为王,佩尔狄卡斯担任摄政,以及关于亚历山大的遗腹子等问题,在此不再赘述。塞琉古在这一次权力分配中虽然不如托勒密、莱西马库斯、安提柯等战功赫赫的将军获得了各省的总督割据一方,只能留在巴比伦朝中作为伙伴骑兵指挥官和辅政大臣来配合佩尔狄卡斯和辅佐双王。随着第一次继业者战争的爆发,佩尔狄卡斯因强渡尼罗河失败军心动摇而被塞琉古、安提贞尼斯和培松密谋刺杀。变节者随即同托勒密和谈并得到了托勒密的补给。佩尔狄卡斯的死亡使得安提帕特赢得了战争胜利并收编了变节的中央军。继业者们再一次聚集起来,在叙利亚小镇特里帕拉迪苏斯分封会议上,三位变节者都受到了新任摄政的奖赏,塞琉古成为了巴比伦总督、安提贞尼斯则获得了苏萨。然而这一次分封后的短暂和平很快也会被打破。

亚历山大之死


在帝国东部野心勃勃的米底亚总督培松进攻邻近帕提亚行省,并杀了当地总督腓力,并任命培松的兄弟欧德摩斯为帕提亚的新总督,这举造成其他帝国东方总督准备联合起来对付培松。而帝国西部安提柯和欧迈尼斯之间的战争执续进行,欧迈尼斯是先前站在佩尔狄卡斯阵营,在佩尔狄卡斯去世后,许多佩尔狄卡斯的部下都纷纷加入欧迈尼斯,包含先前的巴比伦总督多喀摩斯,而安提柯受命负责消灭这些余党。另一方面,塞琉古面临的困难是巴比伦当地问题,当地住民曾经在阿昌与多喀摩斯战争期间支持多喀摩斯,对新任总督塞琉古忠诚不足,加上当地祭司拥有很大的影响力,而巴比伦又有不少的马其顿和希腊老兵,他们都曾经是亚历山大的军队,这时候这些老兵都相当自大且不驯,因此塞琉古必须花一些时间处理这些问题,像是用金钱和礼物来对祭司们示好等等。

在前319年帝国摄政安提帕特去世后,米底亚总督培松开始扩大他的势力,培松可能组建一支超过20,000名的大军,并夺取了帕提亚行省。东部的总督们在波斯总督朴塞斯塔斯领导下聚集起来,率领军队朝培松进攻。并在帕提亚击败培松军,迫使培松退回米底亚,然反培松联合军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返回苏锡安那(Susiana)。此时在帝国西部安提柯和欧迈尼斯之间的战场逐渐往东部转移,当欧迈尼斯和他的军队到达奇里乞亚后,苏萨总督兼任银盾兵统帅安提贞尼斯奉新任帝国摄政波利伯孔之命加入欧迈尼斯军,并在安提柯到达前往帝国东部撤退。塞琉古对情势很难抉择,欧迈尼斯军此时于巴比伦北方往东撤离,安提柯率领相当庞大的军队在后追赶,而遭受重击的培松在米底亚,反培松联合军停留在东方的苏锡安那。最后塞琉古决定在站在安提柯方,前317年秋季或冬季失去大部分军队的培松来到巴比伦,但塞琉古手头上的部队也不多,前316年欧迈尼斯决定入侵塞琉古的领地前往苏萨与反培松联合军会合,在那里东部行省的总督们已经承认皇家的命令,决定与反叛的安提柯开战。当欧迈尼斯率领他的军队进军距巴比伦城300斯泰德(约5700米)远的地点,企图在那里渡过底格里斯河。塞琉古也展开反制来阻止欧迈尼斯军,他派遣两艘三列桨座战船和一些小船去防御河道,并向安提柯通报尽速来援,因为塞琉古军力不够的关系,这些措施没什么效果。塞琉古甚至还掘开底格里斯河的堤防,但洪水也无法困住欧迈尼斯军。


在前316年春天,安提柯与塞琉古、培松会合后,继续进军至苏萨。安提柯在苏锡安那决定继续朝米底亚进军,好来威吓东部诸行省。安提柯留下塞琉古和一小支部队防卫欧迈尼斯军再度入侵美索不达米亚后,继续进军。这时欧迈尼斯和他的盟友们之中发生嫌隙,因此阿拉霍西亚总督西比尔提亚斯(Sibyrtius)逃离欧迈尼斯军回到自己的领地。紧接着安提柯和欧迈尼斯两军发生了两场未决定胜负的战役,即帕莱塔西奈战役和伽比埃奈战役,战后欧迈尼斯因银盾兵倒戈而落入安提柯手中,随后被处死,结束了第二次继业者战争。

卡帕多西亚战场的欧迈尼斯


在结束战争后的前316年冬季安提柯军停留在米底过冬,而培松在战争胜利后夺回自己的领地米底。此刻培松对于权位的欲望再度诱发他策动密谋,他试图鼓动一部分的安提柯的军队叛变并加入他这一方。但这阴谋被安提柯所查觉并处死了培松。随后安提柯朝波斯波利斯进军,并把波斯总督朴塞斯塔斯处死,因为朴塞斯塔斯在波斯当地太有权势,很可能日后会成为安提柯的潜在敌人。之后安提柯回到了塞琉古所在的巴比伦,塞琉古起初对于安提柯的到来热情接待,但两者的关系很快降至冰点,因为塞琉古在未问过安提柯的许可下就处罚了安提柯的军官,安提柯对此相当气愤并要求塞琉古向他贡献行省的收入,但遭到明确拒绝。之后塞琉古担忧安提柯会对自身不利,连忙带着50个亲近的侍从逃往埃及。传说当时迦勒底人的占星家向安提柯预言,说塞琉古将会成为亚洲的主宰,并且会杀掉安提柯,安提柯听到这消息立即派兵士前去追赶塞琉古。塞琉古先逃离美索不达米亚后,接着转往叙利亚方向。而安提柯后来把新任美索不达米亚总督布利托处决,因为他曾帮助塞琉古逃亡。

逃亡埃及后,塞琉古通过托勒密的援助和自己声望,趁安提柯无暇东顾期间收复了巴比伦,并在击败支持安提柯的米底总督尼卡诺尔—阿里亚总督厄瓦戈拉斯联军和击退了德米特里围攻巴比伦的企图后,安提柯同塞琉古议和。这之后,东方各省事实上已经成为了塞琉古的势力范围。塞琉古本人也率领军队在东部边境对抗孔雀王朝。

继业者战争


在马其顿帝国的权力斗争中,阿基德王室绝嗣,安提柯和德米特里率先称王,莱西马库斯、托勒密、塞琉古等人也紧随其后。在东方,同孔雀帝国的战事最终以双方议和,塞琉古将东方部分土地割让孔雀帝国以交换500头战象。双方盟好。前301年,塞琉古介入了第三次继业者战争,安提柯败亡后,叙利亚划归塞琉古,但托勒密却在实际上控制了腓尼基地区,这也成为了两个继业者王国之间战争的导火索。在前299年时,为了因应托勒密和利西马科斯的联姻,塞琉古一世与希腊的德米特里一世结为盟友,并娶德米特里的女儿斯特拉托尼丝作为第二任王后,斯特拉托尼丝后来生下一个女儿,并以她的母亲菲拉的名字,同样命名为菲拉。

然而,塞琉古的实力无法进一步往西部来扩大疆土,主要原因是他手下的马其顿裔、希腊裔士兵数量不足,在伊普苏斯战役中塞琉古的步兵还少于利西马科斯,而塞琉古军队的战力主要是靠战象和传统的波斯骑兵。为了要扩大的他的军队兵源,塞琉古用许多优惠政策吸引希腊本土人民迁移过来,并在境内建造许多殖民城市,如塞琉西亚·佩里亚、叙利亚的劳迪基亚、奥龙特斯河畔安条克和奥龙特斯河畔阿帕米亚等等。其中奥龙特斯河畔安条克作为他主要的政府所在地,而塞琉西亚·佩里亚则为重要的地中海海军基地和进入美索不达米的的门户。另外塞琉古还建造许多小型的城市。有一段对塞琉古的评语:“没有哪一位希腊王公比塞琉古一世更热衷于建立城市。他建造了9座塞琉西亚,16座安条克,和6座劳迪基亚。”

正在接受马其顿方阵训练的东方士兵


与其他希腊化国王一样,塞琉古国王把王国视为自己打出的天下。他们也推行国王崇拜,强化王权,宫廷设有宰相、议事会、秘书处,高级官吏由王亲国戚和王室亲信们充任。叙利亚人、犹太人、波斯人和其他伊朗人被完全排除在官僚阶层之外达两代之久。即使至后来,他们也从未超过整个统治阶级人数的2.5%。塞琉古王朝接受了波斯的行省制,但控制比较松弛。全国分为25个省,72个府。行省设总督,财政归财务使,他直接向安条克的财务大臣负责。地方有一定的自治权,偶尔负担的军事义务和不正规的纳贡。地方分权不利于国王对地方的控制,一有时机,边远地区的省份就尾大不掉。塞琉古王朝试图通过各地的希腊—马其顿人城市和移民地来达到辖下各民族政治、经济、文化上的统一,从而保证对各地的控制。

塞琉古帝国的前三任国王(塞琉古一世、安条克一世、安条克二世)堪称为伟大的建城者。塞琉古一世就建了24个城市。城市一般保持古希腊城市的外在特征:如部落、公民大会、议事会、行政官员、城市法令与财务规定等建置,以及体育馆、剧场、市场等公共设施。


城市拥有国王给予的土地,城中也往往有一些当地的居民。他们或杂居,或住在专门的街区、有的城市由于地理条件优越,发展很快,象首都安条克有居民50万,底格里斯河上的塞琉古亚居民达60万。这些城市有一定的自治权。移民地则是军事殖民地而非城市,一般设于当地村庄的附近,由服役期满的军人屯驻。他们从国王那里接受必要的土地和安顿费。这种移民地从属于国王,但有自己的官员,对内部事务有一定的权力。小亚沿岸的希腊人城市,自治性较大。总体上看,新老希腊人城市、移民地都处在国王的控制之下,只是从属的程度有所不同。各种类型的城市与移民地的存在,虽然确实从外部加强了希腊—马其顿人对当地的控制与影响,但从内部也削弱了国王权力的集中。这些城市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与其说是政治的,毋宁说是文化上的。它们是希腊文化与当地文化的交汇之地,希腊化文化主要是从这些城市产生的。

塞琉古王朝的土地制度与埃及托勒密王朝有同也有异。全国的土地都是“王田”,名义上归国王所有,但实际上,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并不能统一。国王的租税较轻,大部分土地税仅1/10。王室土地由农民耕种,他们以实物或货币形式交纳租税。其余的王田以“让与”的形式来分配。有些“让与”是对既成事实的承认。高官显贵们接受赐田,新建城市由国王划给土地,军事殖民地的军人领取份地。本地原有城市和神庙的土地也因国王的旨意而增减。旧希腊城市的土地归城市全体公民占有。这些让与的土地主要由王田农夫(劳伊)耕种,也有的由占有者自己耕种(如军事份地、城市一般公民的土地),或由佃农、奴隶(如神庙土地)来耕种。王田农夫的处境与埃及的农民没有差别,他们被束缚在土地上,随土地的转移而更换主人,即使有的农民移居到别处,也不能割断与原居住地的关系,不得放弃应负的义务与责任。奴隶主要集中在城市和神庙。有的神庙拥有庙奴数千人,个别的大奴隶主也有千名奴隶。

塞琉古帝国时期的建城浪潮


塞琉古王国的商业和手工业甚为发达。连通东西的海陆商路,遍布各地的新旧城市与移民地,统一的货币(阿提卡制)和统一的语言(通用希腊语),都给工商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保证。塞琉古王朝主要进行转手贸易,获取利益。东方的丝绸、香料,叙利亚、两河流域、希腊等地的精巧手工艺品,都经他们的中介而转运他方。商业是重要的经济部门,王国与托勒密埃及往往因争夺商路而发动战争。商业的发达刺激了手工业的繁荣。吕底亚的萨狄斯城就是华美的地毯的制造中心,其他诸如金属冶炼、酿酒、玻璃制造、纺织印染等行业的产品也享有盛名。

塞琉古帝国首都安条克复原图


塞琉古和德米特里的同盟关系仅维持到前294年,起因是塞琉古意图并吞德米特里治下的奇里乞亚,之后德米特里似乎放弃在亚洲的领地并转战希腊本土,成功控制雅典在内的好几个希腊城邦,日后还入主马其顿。

前293年,塞琉古的儿子安条克一世得了相思病并且病得相当严重,暗恋的对象竟是塞琉古的王后斯特拉托尼丝,得知儿子的状况后,塞琉古让斯特拉托尼丝和安条克成婚。同时塞琉古指定安条克为共同执政者,并且宣布安条克为帝国东部小亚细亚的国王,这显示庞大的塞琉古帝国可能拥有双政府。

安条克一世


在马其顿的德米特里一世击败伊庇鲁斯的皮洛士之后,开始大规模扩军和兴建庞大舰队准备入侵亚洲,德米特里一世庞大的野心让塞琉古、托勒密、利西马科斯忐忑不安。他们立刻再度联盟对抗德米特里,并趁者德米特里尚未完成他的扩军计划,伙同皮洛士入侵马其顿。而此时德米特里军中发生哗变,德米特里被迫退出马其顿返回希腊,他在希腊决定孤注一掷入侵小亚细亚,德米特里一路攻破利西马科斯的城市,还甩掉在后面的追兵,往亚美尼亚前进。

因为利西马科斯之子阿加托克利斯率军断绝德米特里的粮食来源,德米特里军因此陷入困境,加上军中饥饿和瘟疫盛行,德米特里被迫让残军转进塞琉古的奇里乞亚。起初德米特里还想向塞琉古乞和,但塞琉古的幕僚帕特罗克勒斯认为放任德米特里军进入奇里乞亚实在是太危险了,塞琉古因此否决了提议。德米特里被迫退到卡帕多细亚过冬,塞琉古在这段期间封锁所有道隘,德米特里在缺乏物资补给的绝境下开始做最后挣扎,全力向塞琉古进攻。德米特里接连与塞琉古军队作战都获得胜利,让塞琉古回避与德米特里展开正面会战,然而德米特里军队逃兵日益严重。最后在前285年德米特里只得遁入山中,终向塞琉古投降。德米特里就在软禁三年后,于前283年逝世。

德米特里


在德米特里遭到击败后,反德米特里同盟旋即解散。利西马科斯这时统治马其顿、色雷斯和小亚细亚西部,但他的家庭存在一些纠纷。前284年,利西马科斯处死了他的继业人阿加托克利斯,王国陷入动荡。阿加托克利斯的遗孀吕珊德拉等人前往巴比伦投靠塞琉古一世,塞琉古认为这是个击败亚洲最后一个敌手利西马科斯的好机会,并在前来宫廷避难的托勒密·克劳诺斯怂恿下,向利西马科斯宣战,并入侵利西马科斯的小亚细亚领土。塞琉古一世此时已经高龄七十多岁了,前281年的吕底亚附近,利西马科斯和塞琉古一世这两个亚历山大硕果仅存的继业者在库鲁佩迪安战役决战。这场战役史料记载不多,仅知道这两个年迈的国王曾互相单打独斗。根据赫拉克利亚的门农(Memnon of Heraclea)描述,利西马科斯最终被标枪射中而阵亡。这场战役以塞琉古获得胜利结束。


在利西马科斯战死后,塞琉古一世试图处理小亚细亚各城邦和地方部族,小亚细亚当地有着不同的民族和政权,其中有希腊城邦、波斯贵族所统治的领地和各本地住民。塞琉古一世送给各城邦的少量书信还有保存,透露当时各城邦派出大使觐见新统治者。这段期间塞琉古一世试图击败卡帕多细亚当地的统治者,但没有成功。另外原本是利西马科斯的军官菲莱泰罗斯掌控了帕加马。塞琉古一世相当受到欢迎,在利姆诺斯岛的人民视塞琉古一世为解放者,甚至还建造一个圣殿来尊崇他。这时候塞琉古一世获得另一个头衔Σωτηρ,即“救星”。另外塞琉古一世还在小亚细亚继续建造许多都市,有些以他的名字命名。当塞琉古开始朝欧洲进军时,塞琉古帝国在小亚细亚的统治基础都尚未稳固。

就在塞琉古一世志得意满,马上就可以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登上佩拉的王座时,流亡到塞琉古宫廷的托勒密·克劳诺斯刺杀了塞琉古,结束了其辉煌的一生。留给安条克一世的是一个看似和平却暗流涌动的帝国。

二、守业者和帝国的动荡

不同于父辈那样执着于“回归希腊”安条克一世无意争夺马其顿本土而专注于巩固小亚细亚、叙利亚和东方各省。由于叙利亚和小亚细亚接连的叛乱,令安条克不得不面对要和杀父仇人和谈放弃新获取的色雷斯等地。并失去了对比提尼亚、卡帕多西亚当地王公的控制。


安条克一世致力发展东方贸易,曾派遣地理学家勘查里海周围地区,并继续执行使东方希腊化的帝国政策,在叙利亚等地建立了大批城市。当游牧民族掠夺帝国东方领地后,安条克修复被入侵者破坏的设施,重建了三座都市。安条克一世与印度王公们保持和平,对孔雀王朝统治中亚予以默认;他(或者是其父塞琉古)曾向印度派出一位名叫代马库斯的使节,受到印度人的友好接待(接待这位使节的孔雀朝国王大概是宾头娑罗)。

安条克一世

前279年,东欧的凯尔特人(也许是来自高卢)。开始入侵希腊,安条克一世随与凯尔特人签订互不侵犯条约,但两年后两万名凯尔特人进入小亚细亚,骚扰塞琉古帝国,前275年,安条克一世在战场上最终在印度战象投入下,才打败了侵入亚洲的凯尔特人(称之为“加拉太人”,安条克一世使爱奥尼亚的希腊城邦免于加拉太人的侵犯,因此得到"救星"的称号。当加拉太人入侵时,他鼓励希腊人迁入帝国内,并在小亚细亚修建许多新城市,也在中亚修建城市(今梅尔夫),重新命名为安条克,来防御帕提亚对帝国东部的威胁。

加拉太人


前279年,埃及托勒密王朝托勒密二世侵占小亚细亚的米利都,前276年又入侵叙利亚北部,之后安条克一世把入侵者逐出,在托勒密二世与阿尔西诺伊二世结婚后,从前274年至前271年,托勒密王朝再与安条克一世作战,即所谓第一次叙利亚战争。结果安条克一世被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打败。安条克一世被迫割让柯里叙利亚,塞琉古帝国因此失去了米利都和腓尼基。安条克一世企图吞并比提尼亚的计划也没有成功。

从前263年起,安条克一世与拍加马王国国王欧迈尼斯一世为争夺安纳托利亚而长期征战。他在前261年靠近萨第斯的一次战役中阵亡,也丧失一些领土。安条克一世阵亡后,其子安条克二世即位,安条克二世进行反对拜占庭、盖拉克利亚、色雷斯的战争,结果在东方失去大片领土。他与印度孔雀王朝国王阿育王保持良好关系,并准许在塞琉西王国境内传播佛教。安条克二世联合马其顿向埃及国王托勒密二世发动第二次叙利亚战争(公元前261年~公元前255年),夺回安那托利亚大部分失土,包括米利都、以弗所和腓尼基沿岸。前258年,安条克二世收复米利都后,推翻了残酷的米利都僭主提马库斯。米利都人因此送给他以Θεο的称号,意即“神”。

米利都的位置


公元前248年,他与托勒密二世之女贝勒尼基结婚,并与前妻劳迪丝一世(Laodice I)继绝了关系,并给予她颇大的领地,实现了塞琉古王朝与托勒密王朝的休战。但这两个王后在他死后引发帝国内战和第三次叙利亚战争。当安条克二世驾崩后,长子卡里尼科斯在其母劳迪丝一世的扶植下即为,即塞琉古二世,并立刻杀害贝勒尼基母子,因此使得托勒密三世得到了借口,第三次叙利亚战争爆发。这场战争的经过不再赘述。塞琉古二世将叙利亚北部割让埃及方才议和。然而动荡才刚刚开始,公元前240年,塞琉古二世在安卡拉战役中被反叛的弟弟安条克·伊厄拉斯击败,失去了塔尔索和安那托利亚以及其它地区。

塞琉古二世加冕图

公元前239年,塞琉古二世拒绝迎娶公主斯特拉托妮可二世为妻,斯特拉托妮可二世在公元前238年趁着塞琉古二世远征东方时,发动叛乱并占据首都自立为女王,塞琉古二世不得不中止东征率军返回,逐出斯特拉托妮可。公元前230年-公元前227年,塞琉古二世在与叛乱的帕提亚(安息)国王阿尔沙克一世的战争中议和。公元前225年12月,塞琉古二世因为从他的坐骑上跌落而逝世,王位由塞琉古三世继承。然而塞琉古三世在位两年便在与帕加马战争中阵亡。王位由塞琉古二世的另一个儿子,安条克三世继承。他将中兴这个动荡不安的帝国。(未完待续)

(芝兰学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