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和小司机

董事长和小司机

夏平是河南人,在一公司开车,后来因为腿勤嘴甜,办事有眼力见儿,被领导任命为公司董事长的专职司机。

董事长年轻有为,四十多岁,风度翩翩,从哪里看都是优秀的男人。

董事长虽然是成功人士,但在家里却是宠妻狂魔,夏平曾听家里的保姆讲,董事长的妻子柳颜在家里喝口水都得董事长端。

还没做董事长司机的时候,夏平也见过柳颜,长相平平,中等身材,和董事长站一起就好像隔代人。夏平听公司人说,董事长的公司刚起步时全靠柳颜娘家人的资助。


1「尴尬的工作内容」

夏平的工作就是,早上送董事长上班后,他就得返回,等着送柳颜去做美容美甲,如果柳颜不出门,他就在车里看手机刷新闻。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柳颜虽然不是美女,但多金,所有的美容项目都会光顾,买衣服逛街更是乐此不疲。

夏平原以为做专职司机会很轻松,但几个星期下来,每天陪着柳颜这出那进的,他感觉陪柳颜的时间比董事长都多。


更尴尬的是,董事长常常让他去超市买生活用品,包括女人用的卫生巾。

夏平还没结婚,虽然都是按照董事长指定的牌子去买,但他从货架上拿下来时好像在做贼,结账时都是脸红脖子粗的。

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董事长那么忙,还要为女人买这些东西,再说他母亲从小就说过,男人买这些东西不吉利。

董事长家有两个保姆,一个做饭搞卫生,一个专管董事长五岁的儿子,每次夏平送生活用品上楼时,他就觉得保姆的眼神中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董事长的儿子很喜欢和夏平玩,好像和夏平早就认识一样,只要夏平上楼,他就缠着夏平做各种游戏,柳颜说夏平天生招人喜欢。

因为小少爷的喜欢,柳颜常留夏平在家吃饭,久而久之,夏平和柳颜之间越来越不陌生了。

夏平生在农村,家里兄妹好几个,都在家务农,也就他还来城市混了,看着董事长家,三口人却有三个人伺候着,他心里难受,他想自己啥时候才能在城市里安家扎根。

司机的工资是不高的,准确地说还不如保姆工资高,虽然夏平不抽烟不喝酒,一月下来的工资也就那么几个,如果想在城市买房,那是白日做梦。

带小少爷的保姆说他,年纪轻轻地为什么不学点工资高的职业呢,做私家车司机,养老婆孩子肯定不行,是个没出息的活。

夏平想想也是。干完今年不干了,还不如回家包地种大棚菜呢。董事长好像特别忙,早上上班的路上都一直在敲电脑,一路上他几乎都不和夏平说话,他们之间的礼貌用语就是“董事长,到了……哦,好的。”

董事长说让夏平好好干,工资上不会亏待他的,特别还交代一定要照顾好夫人柳颜,说柳颜是他的天使。

夏平很想说能不能别让他再去超市买卫生巾了,他真的很不好意思,可他终究没开口,他觉得可能这就是他的工作范围。

夏日的一天早上,夏平刚送完董事长返回来,就看到柳颜在楼下等他,他赶紧招呼说:“柳姐,去哪里?”柳颜坐上车后,说早上起来感觉腰特别不舒服,赶紧去美容院按摩一下。

因为去得太早,美容院的技师都还没上班,夏平就说:“柳姐,我以前在按摩店学过几天,要不我试试?”柳颜想都没想地说:“行”。

柳颜是美容院的金卡客户,前台给她安排了房间,让柳颜先等会儿,等技师一到马上给她按摩。



2「生理反应」

前台出去了,柳颜就说:“小夏,你来试试?”

夏平曾在按摩店工作过几天,他觉得柳颜不干活,顶多也就是闲得筋骨疲劳而已,所以他就给柳颜来了一套舒缓式按摩,可能是异性相吸,也不知道夏平按的对不对,反正柳颜说很舒服。

柳颜舒服的同时,直夸夏平聪明能干,也说不会亏待他。夏平很爱听,认为伺候好董事长两口子,加薪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按着按着,夏平感觉自己有点不舒服了,下身有了不一样的反应,让他有种火烧的感觉,小弟弟好像要把裤子顶破。

他赶紧掩饰地擦了一下汗,借口去了卫生间,等他出来时,柳颜指了一下他的下身,还调皮地笑了一下。

夏平的这次服务,柳颜给了一个大红包,能顶夏平两月工资,他很奇怪,难道按摩那几分钟就那么值钱吗,那还不如不干司机专干按摩呢。

夏平也很奇怪,对柳颜他从没有过非分之想,也觉得自己的女人一定也是清清秀秀。

但为什么为长相平平的柳颜按摩时,他会有那样的尴尬呢。只能说男人不管有没有爱,碰女人可能都会有生理反应,夏平也常常自嘲,真是没见过女人,真是没出息。

柳颜应该比夏平大十几岁,她很喜欢有夏平在身边,她说她从小就想有个弟弟,她家里只有她太孤单了。

自从知道夏平的按摩手艺后,夏平更是成了董事长家的常客,柳颜常常让做饭的保姆给夏平做各种好吃的,这让夏平受宠若惊。但受宠的同时,夏平却越来越别扭,柳颜常常让他去房间里给她按摩,而且穿得都特别少。

夏平是正常的男人,碰触柳颜时的生理反应让他很难受。他有时想,是不是可以把柳颜压在身下,是不是董事长让他买卫生巾,就是想告诉他什么,想让他做点什么?

但思想斗争的同时,夏平极力地克制着自己,他不想为此丢工作,也不想自己人生的第一个女人是柳颜。

都说孤男寡女常处一室必出事,虽然夏平没想和柳颜有故事,柳颜在夏平面前却越来越性感,说话也越来越嗲。

直到有一天,她拉夏平的手放胸上。面对柳颜的挑逗,夏平虽然也很想触及那些神秘,可他还是快速地抽回了手,小声说:“姐,这样不合适……。”

夏平说我是为董事长工作,这要让董事长知道了,我咋为人啊!谁知道柳颜一听更是一把拽过夏平,摸着夏平的脸说:“他那方面不行,他不是个男人!”


3「董事长家的夫妻生活」

在夏平疑惑的眼神中,柳颜讲起了她和董事长的故事。

董事长和柳颜是大学同学,董事长高大帅气,柳颜是走在马路上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同学们从没想到,他们俩会有爱情故事,会结婚。

董事长在大学里,有恋人,是一起从农村出来,长得非常漂亮,和柳颜是一个宿舍的。

因为董事长总去找她,柳颜和董事长熟了起来,常常打趣说如果董事长能成为她的男人,她将宠他为不能自理。


玩笑话归玩笑话,但柳颜发现自己真的很爱董事长,她盼他来宿舍找他的恋人,她想和他说一句话就兴奋。

有同学说柳颜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缘分偏偏就来了。

董事长的恋人在学校里是公认的校花,校花是有很多人追的,虽然和董事长是青梅竹马,虽然和董事长是金童玉女,但一个富二代彻底取代了董事长的位置。

校花投入了富二代怀里,董事长喝得疯疯癫癫,他说为什么那么多年的感情不堪一击,为什么他对校花的爱还不如富二代的一枚钻戒。

柳颜这时候成了董事长的哥们,好友,天天陪着董事长笑,陪着董事长哭,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天下女人多着呢,想嫁你的人更多。

也许是失恋的落魄,也许是柳颜的陪伴让董事长感到温暖,他很自然地牵起了柳颜的手,很自然地走到了柳颜父母面前。

柳颜家境很好,父亲因为经商积累了不少家产,他们看董事长那么帅,又是外地农村人,刚开始都不同意柳颜和董事长在一起,认为董事长是看上了他们的家庭。

但董事长却保证,他是真心爱柳颜,和柳颜结婚后也靠自己,绝不对坐享其成也不贪老人一分钱。

柳颜和董事长如愿走进了婚姻,他们很恩爱,也特别和谐,不管在哪里都是手牵手的,不管在哪里,董事长总会对朋友说,柳颜在他生命里是最重要的。

后来董事长想创业自己做老板,但他和柳颜都是月月光,柳颜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的父母,于是她回家一哭二闹三上吊,一磨二泡三撒娇,父母用全部的积蓄帮董事长的创业做了奠基。

董事长很勤奋,头脑也很灵活,公司在他的带领下一日比一日好,十年后还开了两家分公司。刚结婚因为忙于创业,他们没要孩子,后来公司稳定后,柳颜才放手回家休养生下了儿子。

公司稳定,儿子出生,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董事长对柳颜更是宠爱有加,说我负责挣钱,你负责貌美如花。

乐极生悲是有一次,他们参加一个酒会回家的途中,董事长可能喝了点酒,出了车祸,虽然夫妻俩都没啥事,可从那天后,董事长的房事就不行了。

董事长说可能是吓的。董事长对自己的无能很内疚,他说无法面对柳颜的身体,然后就搬到客房去住了,一住就是好几年。

柳颜正值中年,这天天地熬着也挺难受,她有时候也主动去客房找董事长,可任她怎么折腾,董事长就是不来兴趣。看着柳颜的失望,董事长只能以对柳颜更好的温柔来弥补。


4「机关算尽,还差一点」

柳颜讲着这话的时候,手已开始在解夏平的衣服,她说董事长自己不行,就算知道夏平上了她的床也没什么。

夏平的脑袋有一刻是停止的,他任由柳颜脱着他的衣服,他在想这样以后是不是又会收到一个红包。

但躺在董事长的床上,他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让他很不舒服,在柳颜刚要脱衣服时,他快速地抽身起来穿衣服跑出了房间。

跑到楼下车库里,他静静地坐在车里,他庆幸自己的冷静,庆幸自己没有丢失自己,他也下定决心要辞职。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刚准备发动车子,就见一辆宝蓝色的宝马车停在了旁边,一个女人开的车,车门一开,董事长走了下来。

董事长一下车,开车的女人也下来了,女人细高身材大波浪头发,她紧紧地抱着董事长,在车库里毫无顾忌地热吻着。

董事长也热情地回应着,女人问她啥时候能兑现承诺,她好想成为他的妻子。

夏平在车里目睹着这一切,他大气都不敢出,看董事长的反应不像柳颜说的那样,董事长好像对这个女人很有反应。

董事长看看手机,放开拥抱的女人,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从监控中看到司机和我老婆在床上了,后来看不到了,应该是监控盲区,我这时候回去抓,正好她柳颜出轨,我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婚……。”

夏平倒吸一口凉气,原来这是一个圈套,堂堂的董事长设了这么一个大局来让他往里装,而他只是一个小司机,想套的应该是柳颜。

柳颜出轨,董事长提离婚,受害方是董事长会招来更多的同情和理解,丈母娘一家也不会认为他是陈世美。

董事长想的是夏平就是个开车的,让他占柳颜的便宜再给他一点钱,夏平肯定是高兴的,都是男人,哪有不想偷腥的。

说着话,董事长就吻别了细高个女人,看着宝马车离去,他才打着口哨准备上电梯。家里保姆正在喂孩子吃饭,他亲了亲儿子,然后就轻轻推开了房间门。

房间内,没有任何的香艳场面,只有柳颜穿着性感地在睡觉,看着董事长进去,她眼皮都没睁一下,说:“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董事长不相信地看看窗帘后面,看看房门后,直到看完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问柳颜:“夏平呢,那个司机呢?”

柳颜听问,吓得坐了起来,刚要解释,夏平进了房间:“董事长,我刚才在车里睡了会,看到你上楼,我是来给你辞职的……”

柳颜以为夏平辞职是因为他,董事长知道夏平看到了他不该看的,为了家庭的和谐,他们都偷偷地给了夏平一个大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