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七出花园,儿女围桌做主角

七月初七出花园,儿女围桌做主角


在我的家乡,孩子到了虚岁15岁时,这一年的农历七月初七就要出花园,这相当于是孩子的成人礼。这一天,主角要走一个形式,穿新衣,咬鸡冠。花园一出,意味着主角已经是“大人”了。这个“大人”与传统意义上的成人存在区别,它意味着孩子需要懂事一些,听话一些。出花园这天是热闹喜庆的。


今天是大哥的女儿出花园。我和几个弟弟妹妹一早就过去大哥家,帮忙做饭,也准备围桌吃饭。


我们来到大哥家时,大姑妈已经等我们许久了。大姑妈只有两个儿子,也就是我的两个哥哥,没有女儿。从小我的母亲就教育我们,把大姑妈当成自己的妈妈对待,对她贴心一些。自然,大姑妈对我们,也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毫无保留。


我们到大哥家时,大嫂的娘家兄弟姐妹已经忙起来了。大舅子掌勺做饭,大姨妈端菜,外甥帮忙摆桌椅,小姨妈在带孩子。大家忙进忙出,忙中有序。

我们一行四人连同我的女儿进门,弟弟妹妹们就陪大姑妈去隔壁屋喝茶去了,女儿陪着小姨妈的两个孩子玩耍,我则坐在沙发上,为忙碌的一大家子沏功夫茶。


大家一边忙,偶尔说一说话。听大哥说,早上六点开始准备各式菜品,也得知大姨妈早上四点开始出摊卖菜,小姨妈则是暑假期间从佛山带孩子回来过暑假的。大家面带微笑,各忙各的,客气但不陌生,和谐有爱。


大哥的房子不大,一个单间连着天井,楼上还有一层。单间摆两张八仙桌,天井再摆一张大圆桌,家里的空间也就只够大家走动了。

单间靠门口的地方放着各种各样的粿品,有一湖十来斤重的发粿,六、七十个干干爽爽的红桃粿,红桃粿中间则是十几颗小巧可爱的桃花粿。


茶几上还有一个大湖,大湖其实是竹子编制而成的盆,古老有趣。湖里面放着一只完整的清蒸公鸡,可以想象出来,这只公鸡昨晚子时,嘴里还含着一枝石榴花。因为这只公鸡是出花园的标配。与这只公鸡具有同等地位的,是已经上桌的一条大金龙鱼,大金龙鱼甩着尾巴盘旋着,好像要冲向海里似的,可并不是板板正正的。公鸡的旁边,还有一只油光锃亮的卤鸭。


上桌吃饭了,出花园的小婷坐在第一张桌子的主位上,她的面前有鸡、鱼,还有两大碗香喷喷的白米饭。亲朋好友们围坐在一起,享受鲍鱼、鳗鱼、大虾、发菜等美味食物。每一张桌子上,都有满满当当的十二道菜。

弟弟妹妹们都被安排去单间里的两张桌子上凑桌了。我和大姑妈、小姨妈以及三个孩子坐在天井的圆桌上。


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主要还是看顾小孩子,慢慢吃,倒也吃得很开心。盛宴过后,小婷的大表哥笑着问她:“妹啊,今天吃得饱不饱?下次再做主角,可就是嫁人的时候了”我心想,是啊,在我们这种行事低调的村庄里成长起来的孩子,朴实无华是我们的底色,我们总是在水到渠成的机遇里,享受难得的相聚。

对于出花园的女孩子来说,祝福与憧憬是父母内心深藏的秘密。而对于欢聚一堂的亲朋好友来说,将深深的祝福转达给孩子的父母,终是转化为眼里深深的笑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