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独白:人生若只如初见

纳兰容若独白:人生若只如初见

#打卡挑战局#

世人都夸赞我,才华举世无双,辞藻华丽至不可方物。他们最喜欢那句: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我也曾仗剑走江湖,快意泯恩仇,只愿做话本子里不羁的潇洒好儿郎。

因此,我不屑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怕最终不得不妥协,也是只愿给那女子一名分,至于爱情,我宁寄予诗词歌赋、山水风情。

十里红妆?人人恭祝我这位新郎官,可我都不知那盖头下女子的样貌,更别说性子几何。我不敢想象,那守着女德女训的妻子将是多么无趣,于是我和旧友一醉方休,感叹今后终究是平添些许束缚了。

可是让我惊喜的是,妻子卢氏竟如此聪慧,温柔,能读懂我的春花秋月,能与我一同品茶、抚琴、吟诗。

我看着她步履轻盈,吟着浅笑,自桃花树旁朝我走来,清晨的光晕下,就似误入凡间的仙子一般出尘脱俗,好不真切!

可是为何,老天竟如此吝啬,只赐予我三年的时光啊,我和卢氏怎能够只有三年!她就匆匆离世,像是放飞了一去不回的蝴蝶,拾不到爱的残翼,留不住梦的轮廓,空剩明月当空,空剩我青丝愁白。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原来死亡,竟能抹去她存在的所有痕迹。少了卢氏的红袖添香,少了伊人的嘤嘤细语,仿佛坍塌了一个世界,仿佛幸福锁进了一场旧梦。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我哪怕寻遍人世间,也再无法拥有所谓寻常的幸福了。

我的人生,从来都是顺遂。自小便被人夸赞天资聪颖,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十七入读国子监,十八中举人,十九举进士。

我父亲更是权倾朝野的纳兰明珠,太子太傅,礼部尚书,佐领加一级,赐三眼花翎。而我后来更是成为康熙的贴身侍卫,启驾出巡,人人羡慕,那叫一个风光。

可是卢氏,我终究是奢望的,纵荣华富贵如何,纵声名显赫如何,纵前途无量如何,纵才高八斗如何?

没有了你,这些都只算是葬花泥土。可是哪怕我散尽家财,抛却骄傲,也寻不到一个你了。

卢氏啊,五年了,我念你如旧,丝毫未减,而今随驾到了福陵,二月天寒,冻枕难眠。

走出军帐,仰望天空,那繁星点点,好似你的话语萦绕,可是为何我看不到你的倩影?

夜深千帐灯,我点燃人间无数灯火,就为和天上的你遥相呼应。

“来去苦匆匆,准拟待、晓钟敲破。

乍偎人一闪灯花堕,却对著琉璃火。”

“无聊成独卧,弹指韶光过。

记得别伊时,桃花万柳丝。”

这些词都是我对你的无限怀想,不想却赢得世间风流,其实我不过是恋着你而已,工于这些词笔,不过是竭我至诚,倾我肺腑。

最美的诗歌,原来是最绝望的诗歌,有着最浓烈的眼泪,和最鲜红的心头血。

然而不应有恨,人生本是如此,花有凋败,月有阴缺,人有悲离,韶华易逝,多年的怨念成疾,我早已不堪这凡世的躯壳。

卢氏啊,我总怪你走得匆匆,留我在凡世浮沉,活得日日痛苦,太不自由!原来我也终要离开,身染如此重病,我不知还能撑过几个,这般难眠相思的夜。


“催花未歇花奴鼓,酒醒已见残红舞。

不忍覆馀觞,临风泪数行。

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

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

这人世间,我纳兰性德来过,轰轰烈烈过,可终究是很累啊。

诸天神佛啊,若有来生,我只求自由洒脱,一日三餐,粗茶淡饭,有卢氏在身旁,足矣。

#文史知识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