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阿Q”了吗?

我们“阿Q”了吗?

鲁迅先生在那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环境里塑造了一个不满现状,虽然反抗但又被欺负而精神胜利法的反抗者形象,后来有人干脆把他解释为自欺欺人。

今天我看到网上有人把中国政府的表现也称之为雷声大雨点小,好像我们对待美国之流对待台湾问题上的那一套没有一点有用的办法,明显没有赢,但还说没有输,这不是典型的面对强敌的一种精神胜利法吗?

假如我们每次遇到强敌,干就是了,可能成为俄罗斯,也可能被揍的鼻青脸肿,因为在结果上不是所有的正义都是一脸光鲜的。

有人说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是腥风血雨打下来的,而我看抛开打杀,中华五千年是靠治理思考隐忍出来的,这就是中国文明的传承:忍中有进的一种哲学。

我不想探讨因为那个行将就木之人中国大动肝火后的最后种种可能发生的结果,因为没有意义,更可能就是美国本身希望的结果。一句话,就是来一个真雷公台湾也跑不了,反而可能损害的是中国发展的全局,因小失大。

勇愚蠢而来,忍智慧自到,因为现在我们已经看到破解这一束缚我们手脚的僵局本在于我们自身。台湾我们认为本一家,打不舍得打,就是吃了爹娘骂爹娘也一味隐忍娇惯,直到今天彻底不认祖宗,认贼作父了我们才想起我们自己惯的离谱了,是我们自己好心做错了。自家亲离叛道,打死一个挑拨离间的主就解决了吗?家和万事兴这是中国人发明的道理,中国人焉有不明白的理由,那就不是智慧了。看看全世界,分离在外的民族拼了命要回归,难道他们没有挑拨离间的吗?而台湾才分离了几天,难道就忘了他们都是中国人了吗?非也,是一小撮顽固不化的台独分子绑架了台湾社会和民意,这一枪必须先朝他们开,第一枪打死台独,第二枪打醒离散了的台湾民族民心大义。唯此才是正道。我们还可以忍,困死台独,忍到台湾民意回归的那一天。

我们没有打死一只臭虫。我们也没有“阿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