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退婚后,神医娘亲带娃拆王府

被退婚后,神医娘亲带娃拆王府




第一章 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

“啊!”


沈幽猛地惊醒,身上传来的痛感让她的意识渐渐地恢复。


她身上竟然压着一个男人!


昏黄的烛光下,她看不清身上男人的样貌,却发现这个男人有着一股神秘气息。


透着张扬,霸气,沉戾!


一时间,愤怒的情绪瞬间涌上心头。


“放肆!你可知道我是谁?下来,否则我杀了你!”


她愤怒地吼着,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却很无力,反而透着一股娇媚。


沈幽思绪一僵,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感觉到下半身仿佛撕裂了一般,疼得她再次晕了过去……


等到沈幽再次转醒,身上仿佛被马车碾过一样的疼痛……


当沈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唰地一下苍白起来。


她紧咬着发白的嘴唇,口中腥味提醒她要赶紧逃离这里。她顾不上看床上的男人,颤抖着身子拾起地上散落的衣裳,胡乱套在身上。


就在这时候,“吱呀”一声,屋门被人推开。


一道低笑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姐姐,看你满脸春光的浪荡模样,看来这里的小倌伺候得让姐姐挺满意!”


沈幽抬头,她一双怒目凶狠地瞪向来人。


沈雪妍,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你陷害我!”


沈雪妍闻言,笑容款款地扶了扶发钗,眼里却难掩着得意。


她看着满脸尽是横肉的沈幽,道:“姐姐,你说笑了,我啥时候陷害你了?明明是你觉得六皇子冷落你,想要找回面子,于是到清风阁找小倌来享受享受,但我没想到——”


沈雪妍的目光落在床上的落红,漂亮的小脸笑容嫣然,用着十分惊奇的声音道,“姐姐,你还真会玩的,竟然把自己的清白身给了一个小倌,要是六皇子知道,他未来的皇妃竟然失身于一个青楼小倌,那可得多震怒啊!”


沈幽一听,脸色唰地一下苍白起来。


她和六皇子指腹为婚,要是六皇子知道这件事,后果……


她想都不敢想!


沈幽压下她心里的恐惧,一如既往的骄纵,狠狠地瞪着沈雪妍,威胁道:“沈雪妍,要是你敢把今天看到的事情泄露出去,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威胁的话一落下,沈雪妍却笑得愈发猖狂。


“哈哈哈哈……沈幽,你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忠伯侯大小姐吗?你也不照照镜子,就凭你这具被人玷污过的身子,你以为你还能嫁给六皇子吗?”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就在你和小倌行鱼水之欢的时候,云府被皇上下旨抄家了!”


“知道为什么吗?你的大舅舅云明辉通敌叛国,皇上下令羁押回京审问,却不料他竟然擅自逃脱,掉落悬崖,当场身亡!”


“你的二舅舅云明轩在御林军抓他的时候,被挑断了脚筋,成了一个废人。”


“至于你的三舅舅云明泽,你知不知道,他死相有多凄惨?从茶楼上摔下来,还被一匹马给踩踏成了肉饼,他死的时候,眼睛还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呢,哈哈……”


“而最疼你的外祖父,云老将军受不了打击,当场吐血身亡。”


第二章 没想到你那么贱

沈雪妍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在沈幽的脑海里炸响,炸得她脑子一片空白,只余下那轰轰地响声。


云府……被抄家了?


最疼她,宠她的外祖父,舅舅们,死了……


一瞬间,沈幽怒火直冲头顶,她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了沈雪妍的衣襟,双手难以控制地狠狠发抖,


“不!你骗我!你骗我!”


沈雪妍也不恼,因为今天,她终于把沈幽这个挡路石给踢走了!


她得意地勾起嘴角,“我骗你?那你可以去云府看看,说不定还能给云府那些被发配流放宁古塔的女人们送行呢!”


沈雪妍说完,只见沈幽撕心裂肺地“啊”了一声,朝着云府冲去。


沈雪妍看着沈幽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快意的笑容,对着进来的一个婢女交代道:“把沈幽夜宿清风阁,和一小倌共度春宵的事情传出去!”


说完,她正准备把床上的小倌给叫醒,男人的样貌撞入沈雪妍的眼中,她的眼眸骤然一缩。


心也漏了一拍!


怎么会是这个男人!


沈雪妍永远记得当初和沈幽进宫的时候,在宫门遇见的那个男人。


一身玄袍,金眸墨发,俊美无暇,尊贵如斯。


当今皇上同父异母的弟弟。


位高权重的瑞王殿下——龙鸿煊!


和沈幽苟合的男人,不是她安排的小倌么,怎么会是他?


一瞬间,愤怒和不甘瞬间冲破了沈雪妍的理智。


不!好不容易让沈幽从天上跌落尘埃,凭什么让她这么轻易地翻身!


这一切,原本就应该属于她的!


沈雪妍冷笑了一声,轻手轻脚地站在床边,伸出手,将她身上的衣裳全部都脱在地上……


八个月之后……


“快!用力!”产婆在沈幽的耳边催促着。


“啊!”


沈幽躺在草席上,疼得她如同被抽筋剥骨一般。


那日云府被抄家,她眼睁睁地看着最疼爱她的亲人被流放,还没等她进宫求见太后,就被沈家派人把她抓回。


平时最宠她的父亲沈鹏涛,竟然面目狰狞地打了她一个巴掌,还说她和外男苟合,丢尽了沈家的脸,并让人把她五花大绑,发配到别庄。


在别庄的日子里,她平时最敬重的继母秦氏,一改平时慈爱的模样,让下人虐待她,不给她吃饱,甚至每日还要让老婆子拿鞭子抽她。


后来,她晕倒了,居然查出怀了身子。


当她以为,沈家会强行让她流掉肚子里的孩子,却没想到,秦氏居然让人好生照料她。


沈幽一天一天地感受肚子里生命的跳动,原本将肚子里孩子视为耻辱的她,竟期待孩子的降临。却没想到,就在八个月之后,秦氏竟然叫人给她灌了催产药!


沈幽感觉到渐渐地脱力了,这个时候,柴房门被人推开,沈雪妍一脸高傲地带着婢女走了进来。


“沈幽,没想到你那么贱,竟然给一个小倌生下孩子!”


沈幽睁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咬牙切齿。


“沈雪妍,是你!”


沈雪妍看着消瘦下来的沈幽,竟然露出惊人的美貌,她眼底一沉。


六皇子的母妃德妃给她下药,让他们故意养废这个贱人,还把她养得如猪一般,没想到消瘦下来的沈幽竟然有如此出众的外貌。


不过——


那又如何?


没有人知道!


沈雪妍用手帕掩住口鼻,眼里难掩狠厉,“对,就是我,姐姐,赶紧使劲,把孩子生出来!我还得把孩子带进宫,交给德妃呢!”


“知道为什么让你留下这野种吗?德妃娘娘说了,等你生了男孩,就把他变成太监,让这个野种变成奴隶,一生受人践踏,谁让你侮辱了六皇子!”


沈幽浑身一颤,随后她的脸上难掩着滔天的恨意!


“沈雪妍,就算死,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啪!”


沈幽诅咒的话才落下,只见沈雪妍身边的婢女上前甩了沈幽一个巴掌,厉声对着一旁战战兢兢的产婆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压她的肚子!”


产婆闻言,双手狠狠压在沈幽圆滚滚的肚子上。


肚子里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沈幽身子扭曲起来,她感觉到肚子里孩子微弱的踢动,她不甘地紧咬牙关,一个用力。


就在沈幽失去意识的那一刻。


“哇!”


一声微弱的啼哭声响了起来。


第三章 去找后爹

“小姐,是个男孩!”


产婆把孩子递给沈雪妍。


沈雪妍嫌弃地说道:“把孩子送进宫去!”


就在这时……


才出生的孩子,竟然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沈雪妍不期然地撞入了他的眼睛,骤然一顿!


那一双眸瞳赫然是金色的。


果然是龙鸿煊的种!


连生出的孩子眼眸都一样!


要是把这孩子送进宫,就会被人发现,特别是被龙鸿煊看到,那她一切的计划都将失败!


想到这里,沈雪妍呼吸一滞,死死地盯着这个孩子。


“小姐,这个孩子的眼睛……”


婢女的话还没完,只见沈雪妍尖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闭嘴!”她死死地握紧了拳头,脸狰狞无比。


不!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这个孩子的生母是沈幽!


这孩子的生母,只能是她!


她不要龙鸿煊给她的补偿,就凭这个孩子,她将拥有一切尊贵!


沈雪妍冷笑了一声,看着啼哭不止的婴儿,她清丽的脸上写满了残忍,“把沈幽杀了!丢进乱葬岗!对外就说沈幽在清风阁找小倌被抓奸在床,愧于皇恩,在闺房羞愤自缢。”


五年后——


茶楼内,一个说书的老者捋着胡须,面带微笑坐在众人的包围当中,他脸上带着得意之色,兴致昂然。


“神医阁阁主,英姿飒爽,在半年前的江南瘟疫中,率领神医阁旗下众多大夫,救治病人,甚至研制出治疗瘟疫的神药,救百姓于水火当中,你们说,神医阁阁主是不是比起宫中的太医还要厉害?”


随着老者的这句话,周围的茶客纷纷附和。


在茶馆的角落里,蹲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


这女娃娃梳着两个小揪揪,漂亮精致的小脸蛋如同画中走出来的小仙童。


她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听着周围人称赞的声音,小嘴巴抽了抽。


徐爷爷太无聊了!


这每日说书都是一成不变的内容,一点新意都没有!


她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就在老者说完书,满意地听到周围对神医阁称赞的声音之后,他笑着走到角楼。


“走了,笑笑,我们回去了!”


小团子拍了拍屁股,无奈地说道:“徐爷爷,终于可以走了!您能不能别老是重重复复地说江南瘟疫的事情啊,这牛吹多了,会上天的!”


小团子的话说完,只见一个栗子敲在她的小脑袋上。


老爷子狠狠地瞪了一眼她,没好气地说道:“我这样做,那是在扬我们神医阁的威名!”


软糯的小团子听到老爷子的话语,无奈地翻了一记白眼,说道:“用不着您这样,我们神医阁的威名早就响彻整个明城了!”


老爷子:“……”


老爷子正想说话,只见小团子转身就走,似乎方向搞错了。


“笑笑,你去哪?”


小团子叹了一口气,道:“我去找我爹……”


老爷子瞪大了眼睛,“啊?!你爹在京城?”


“不不不!”小团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娘说,我爹的坟头草都三丈高了,所以我得去找个后爹,那种长得好看,又有钱,养得起我娘,舍得给我和小夜银子挥霍的男人,让我娘嫁给他!”


小团子说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带着亮光,越说越兴奋。


第四章 叔叔,您缺个女儿吗?

老爷子闻言,嘴角猛得抽搐!


丫头,你确定要帮阁主找一个夫婿?


你信不信阁主听到你这句话,保证让你饿上三天三夜!


老爷子在心里吐槽着,才恍惚了一下,等回过神来却猛然发现身边的小丫头不见了!!


“笑笑?笑笑!”


老爷子大声叫着,周围却毫无应答声。


老爷子吓得后脊冷汗涔涔。


糟糕!


要是阁主知道他把笑笑给弄丢了,到时候不削了他脑袋才怪!


而此时,小团子正胡乱地在大街上走着,漂亮的小眼睛在周围乱瞄着。


她的小嘴巴嘀哩咕噜地说着。


“不行,这太臭了!”


“这人看起来还行,就是太矮了。”


“这个满脸色眯眯的样子,肯定花心!”


……


突然,小团子脚步一顿,小脸放光,莫名的,她的眼睛迸出激动的亮光。


只见一个身穿玄色衣裳的男子骑着一匹高大威武的黑马。俊美的容颜不怒自威,金色的眸子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小团子看着这男人,她的小身子激动地颤抖起来。


这个男人不就是老天爷送给她的爹爹吗?


就在男子骑马渐渐靠近她的时候,小团子一鼓作气,冲到了马前。


龙鸿煊奉旨进宫,却在街道被一个小身影拦住了去路。


他赶忙拉住缰绳,座下的黑马扬起前蹄,止住了脚步。


避免了这个小团子丧命于马下。


龙鸿煊俊脸色阴沉无比,冰冷的眸光落在小团子的身上,


当他的目光落在这软糯的小脸上时,表情顿时一滞。


这是他儿子龙烨霖吗?


不对!他家小崽子平时冷漠着一张脸,绝对不可能穿着女娃装!


而且这个时候,小崽子正在皇宫里面陪着太后呢!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大街上!


不仅仅是龙鸿煊吓到了,就连他身边的侍卫陈平也是惊讶地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地说道:“主子,她?小世子?不对……”


陈平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小团子虽然长得精致漂亮,尤其是那一双凤眸,简直像极了小世子龙烨霖。


但两个人的眸色不同。


小团子看着面前一张冰冷的脸,毫无畏惧,一双眸子灿若星辰,一眨不眨地看着龙鸿煊。


她声音软糯糯的,奶声奶气地说道:“叔叔,您缺个女儿吗?就是很可爱,很漂亮,特别是像我这种如同小仙女般的贴心小棉袄。”


跟在龙鸿煊身边的侍卫陈平惊呆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孩子竟然会自告奋勇当王爷的女儿!


冲着这神似王爷的样貌,该不会是王爷在外的私生女吧?


龙鸿煊闻言微微皱眉。


这一刻,他又想起了五年前。


当年他被陷害中了春毒,确实碰过一个女人,但他苏醒之后,身边躺着的女人是沈雪妍。


他一直怀疑,他碰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沈雪妍。但后来沈雪妍怀孕,为了不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他才不得不把沈雪妍纳为侧妃。


如今这个和他儿子长得如同双胞胎的小团子哪里来的?


他非常确定,当年沈雪妍只抱了一个孩子进王府。这一刻,龙鸿煊有些怀疑起来,到底当年他碰的女人生了几个孩子!


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小家伙的脸,随后,眼睛微微眯起,“你娘是谁?”


声明:本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