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通‘老头环’,但是小学生”

“速通‘老头环’,但是小学生”

引子

上周触乐编辑部开选题会时,同事们聊起一个玩《艾尔登法环》的B站Up主。“老头环”的热度已经有所下降,但这位Up的视频比较特别,其中一个的标题是:

“《【全民速通法环】 PS5版 赛道A 规则速通 11分40秒 但是小学生》”。

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速通规则,玩家不用通关游戏,只需要抵达特定的赐福点

标题中大部分关键词都很常见,要点是——“但是小学生”。句子有点怪,像是在故意模仿“魂”系游戏的谏言系统。加上他的ID叫“五年级de王胖胖”——也就是说,这是小学生在玩速通?

刚开始我比较怀疑,真的是小朋友吗?B站上经常有人冒充初中生和小学生骗点击。我打算再看看。

点开主页,“王胖胖”的个人简介是“架子鼓9级惹”,只有这一句,其他有用的信息也不多,主页里一共有11个视频,7个和“魂”系列游戏有关。有一个是他在《艾尔登法环》里用盾反空降Bug跳流程的录像,还有一个是利用地形摔死游戏里的“黑夜骑士”。

另外有一个小男孩打架子鼓的视频(标题里写着“rock you”)。视频里镜头摇动,中心始终是一个挥舞鼓槌的男孩,看起来很专注。我想,他应该就是王胖胖——可能的确是个小朋友。

“聊聊看,先联系。”陈静老师对我说。

祝思齐老师最看重剧情:“问问他对‘魂’系列剧情的理解!”

“你可以问他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事,听听他的看法。”祝佳音老师见缝插针地说。

坦白说,虽然在游戏媒体工作,但我在生活中接触年纪小的玩家的机会很少。我也有一连串问题想要问他——王胖胖上学时能玩游戏吗?他的父母支持他玩“魂”系游戏吗?他理解那些碎片化的剧情吗?以及,他会觉得这类游戏可怕吗?——我就觉得《黑暗之魂》里的活死人很可怕。

还有,王胖胖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五年级的“魂佬”

我给王胖胖发了一条消息,很快收到了他的回复,还附上了微信号码。他的头像是一张《空洞骑士》同人画。游戏中的几个主要角色——小骑士、大黄蜂、“表哥”(失落近亲)以及“前辈”(空洞骑士)——贴着一起走,很可爱,像是在春游旅行。

王胖胖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请,刚好是下班时间,我在走向地铁站的路上跟他聊天。“我今年11岁,正在读五年级。”王胖胖自豪地说,“除了‘环’,别的‘魂游’和类‘魂’都打了很长时间。”

我走进地铁,把手机揣进兜里,没留神发送出去了刚输入一半的文字:“因为看到了你(速通的视频)……”等我回过神来,对面已经有了新消息。

“那个速通是我哥推荐我去试试,”王胖胖猜到了我要说的话,“练了几遍就成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还有点得意:“因为我玩了许多的‘魂游’,有基础。”

我问王胖胖,究竟玩了多久呢?他开始像报菜名一样念出自己的游戏时长:

《艾尔登法环》——194小时;

《黑暗之魂》——两个账号,大约160小时;

《黑暗之魂3》——264小时,他有一个7周目的档位,游戏时间是250小时;

《空洞骑士》——230小时;

《守望先锋》——115小时;

《堡垒之夜》(“国际服。”他补充说。)——约300小时。

王胖胖玩得真不少,而且他还有一个小号

王胖胖截下了自己成为“全场最佳”的画面。不过因为游戏是Switch版,没有中文

“我的爱好还有编程。平时就敲敲架子鼓,现在10级了。”他发来了一个“害羞”的黄豆脸表情。“还有箱鼓、中国鼓。”他继续说,他还在学习C++。我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爱好,他才说自己喜欢看《魔女之旅》。这部动画前年在B站上很火,讲的是一个魔女四处旅行的故事,女主角聪颖可爱,片子是单元剧的类型,风格有点儿像公路片。后来打视频电话时,我看见他的搜狗输入法皮肤是魔女伊蕾娜——正是动画里的女主角。

我对王胖胖说,希望能和他详细聊聊玩游戏的事,他欣然应允。我提议他也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我去问一下他们。”他说,等了一会儿,又冒出一句,“他们说可以。”

我问王胖胖:“那我们后面打视频电话吧,周一你有空吗?下午2点可以吗?”

“2点我要学东西。”对话框里冒出一句,“4点吧。”

喜欢游戏

周一到了。下午4点,我拨通了王胖胖的微信电话。他告诉我,父母为他配了一部手机,随时都可以用。

视频刚接通,我的手机上就冒出一张圆脸,准确地说,只有半张脸。一个小男孩正盯着我,他把手机捧在手上,所以视角很低,我能看到他的鼻孔。他穿着白色短T恤,头发整齐,看起来很硬,中间的部分笔直地竖了起来。我刚打完招呼,还没说两句,他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跟我讲他玩游戏的经历。

“我从一年级和二年级就开始玩游戏了,但那时候玩的是手游,像‘王者’和‘和平’。然后玩着玩着,大概玩到三年级,我表哥先买来游戏机,我看他玩,我也想玩,他说,如果我期末考总成绩在390分以上,他就送我一台Switch。”

王胖胖的嘴巴像连珠炮,顺溜地从游戏机聊到了考试成绩,还有父母怎么帮他制定玩游戏的规矩。他在浙江上学,小学三年级后一共有4门课程——数学、英语、语文、科学,满分都是100分。

“所以那次考试我非常紧张,因为爸妈跟我说:‘如果你没到390分,但是在385分以上,你可以玩游戏,但是就没有游戏机了。’”

“成绩一出来,384.5分,”王胖胖又重复了一遍分数,大声地抱怨,“0.5!心态都炸了!哪怕考385分,没游戏机就算了,还能看电视。结果电视都看不了了。”

王胖胖举起手边的Switch。后来他还是得到了一台Switch作为生日礼物,他把手机摄像头朝向Switch屏幕,让我能看见游戏信息。他点开游戏库,从上往下扫过去,除了上面提到的游戏,还有《泰拉瑞亚》《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健身环大冒险》《茶杯头》《挺进地牢》等。他的Switch是灰黑配色,机体外层包裹了透明的塑料保护壳。我注意到屏幕的左上方显示有两个账号——王胖胖告诉我,两个账号一个在日服,另一个在美服。他不认识美服的女生头像。

我让他把摄像头凑近一点,因为屏幕发光,曝光太强了,不容易看清。我有点费劲地说,应该是林克和塞尔达公主——女生头像是《塞尔达传说:黄昏公主》中的塞尔达造型。他“哦”了一声。我想,他玩过《旷野之息》,但应该没玩过《黄昏公主》 。

“气死了!”王胖胖快气昏了,“就差一下!!”

说起游戏,王胖胖会有说不完的话。这让聊天持续了很长时间,每当我提出问题,王胖胖会礼貌地等我说完,然后继续说他想说的话。有时候我会再重复一次,但他依然乐呵呵地跟我讲他在游戏里的奇妙经历。

说得最多的是“魂”系列,这是王胖胖的最爱。

“那条大飞龙!断尾!”

“开局我直接用万能钥匙,反向跑黑森林,杀黑骑士拿关刀!”

“混沌温床!真的恶心……宫崎老贼!”

“防火女的灵魂能用Bug复制,我就用望远镜捏魂,他们说可以用原素瓶,但我觉得太浪费了……”

说起喜欢的游戏,王胖胖语速变快了,说话的声音也更大了,语气词(像“哇”“真的”“很喜欢”等等)拉得长长的。我能听出来那种兴奋感,因为我曾经也经历过那样的阶段,只要是聊到喜欢的游戏,甚至不用亲自上手,心脏就“扑通扑通”地跳,脸上也热辣辣的。

只是后来我玩游戏的时间多了,就逐渐失去了这种兴奋感。可能是游戏变得唾手可得,玩游戏也变成了一件普通的事——它不再是一种特殊的娱乐方式了。看见王胖胖,关于游戏的快乐回忆像电流一样穿过我的脑海,但我发现它们已经离我好远好远。

“你知道我怎么打过女武神的吗?”王胖胖又回到了“老头环”,我想象他搓着手柄苦练躲避“水鸟”的场景,然后他说:“就扛一个魔力盾,然后全靠招来的人输出。”

“当初那个人真的震撼到我了。我找一下看照片还在不在。当初那个人真的把我震撼到了。”王胖胖说完,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我只能和摄像头一起盯着天花板,他捣鼓了一会儿,重新捡起手机,PS5上已经调出了当时的录像。

王胖胖的角色站在女武神雾门前,他的防具是一套罗德尔骑士盔甲,拨开昏黄的浓雾前,他召唤了两个援助者,有一个人戴着“白金之子”头套。

“他不穿任何衣服,只用一对血鞭去抽女武神,打她出血。”解说录像时王胖胖近乎手舞足蹈了,“另一个人拿着一把对刀,用双刀打出血。”

战斗开始,王胖胖给自己上了一个“魔力盾牌”Buff,躲在后排,被他召唤的勾指负责输出

随着视频中的小人挥舞血鞭,王胖胖的解说也尤为高亢:“然后就跟打速杀一样,几刀一个出血。然后就过了。”虽然只是重看录像,但是王胖胖的嘴巴张得超大,眼睛里仍然写满了“难以置信”。

他最后告诉我,Boss战结束时,他还“磕了个鸡爪”(消耗型道具,能增加敌人掉落的卢恩),一口气拿到了49万卢恩,他把这笔钱快乐地比喻成“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问王胖胖:“你听说过国外有一个玩家吗?他叫‘Let Me Solo Her’,也是不穿防具,只戴一个头套。专帮人打女武神。”

王胖胖想了一会儿说:“没有。”

他继续说他挑战“女武神”的经历:“嘿,你要不要看?我第一次打的时候,竟然被她炸过来一招秒了……”

重要的事情

王胖胖想到什么说什么,话题从天南转移到海北,我们很快聊到了《空洞骑士》——这也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我问他喜欢的理由,他撅嘴,扬起小脸告诉我:

“首先是玩法,然后招式也很帅,像冲刺斩!特别是技术打好了就真的超帅!”

“那个那个——竞技场的小Boss,我看人家最后冲刺斩直接就把他劈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感觉就很帅。”

王胖胖成功挑战了“五门”,花了超过40分钟,我知道很难

他还发给我了游戏完成度的截图

我知道《空洞骑士》的剧情在类“魂”游戏中算是比较直白的,于是我问王胖胖在5个结局中,他最喜欢哪一个。“我最喜欢的结局还是小骑士彻底地把辐光消灭了,而且圣巢也在慢慢地恢复。”他回答。

可是圣巢真的有复兴吗?在我的印象中,《空洞骑士》的结局好像戛然而止了,即使消灭了辐光,圣巢仍然是破败的。而且打败辐光后,还有一个小骑士被虚空吞噬的比较黑暗的结局。

我又问他《黑暗之魂》的剧情。“我记得好像是火要灭了,葛温就把自己烧了,就变成乌薪王了。”他说,“然后不死病蔓延,很多人变成了不死人,失去了理智。”

他不觉得“黑暗之魂”系列的角色设计可怕。“我觉得不吓人,特别是视频看得多了,像‘生化危机’里的婴儿怪其实也不怎么吓人。”他说,“我爸妈可能会觉得很恶心,但是我问题不大。”

我小时候就害怕这一类型,但王胖胖觉得不吓人

“那他们会反对你玩吗?”我问。

“不会,因为我爸妈也觉得我会……把握住这个度。”他说。

相比游戏剧情和设定,王胖胖更喜欢钻研游戏技术上的细节,比如卡Bug跳关,各种Boss的“邪道打法”。他的B站主页上传了几段成功触发Bug的录像,我们聊天时,每次说起来这些他都很兴奋。但在剧情上,每当被问到细节,他总是挠头:“我想想……视频怎么白看了。”

王胖胖上传了利用盾反无敌时间“跳关”的视频

“君子协定”

王胖胖告诉我,他随时可以用手机,玩游戏也没有限制。

“除了要先做完作业。”说完,他又想到了一点,“哦,期末考试的成绩也不能太差。”

暑假期间,王胖胖每天要上两三个课外班。“我每天都要学东西,下午一般1点到5点都要学,不过今天上午学了,所以下午学到2点半就好。”他在视频电话另一头向我解释。

王胖胖一共要上5个课外班——作文、英语、篮球、编程、架子鼓。一开始,我和他说的是“补习班”,这个词让王胖胖有点困惑,“学英语的话,它是课外的,不是课内的”。——因为“双减”后补习班被全面叫停,可能他已经不常听到这个词了。

“我们的作业真的没变多少。老师天天挂嘴边说‘双减’给我们减了很多,我可感觉不到。”提到减负,他的声音又提高了。

王胖胖的PS5是和父母“赊账”买来的。父母每月给他70元零用钱,如果期末考试成绩不错,还有现金奖励,再加上过年红包,这些钱他都可以用来买游戏和游戏设备,只要事先和父母说明就行。不过,父母有时候也会“网开一面”,就像这台PS5,他们替他垫付了——双方事先约定好,这算是预支零用钱,王胖胖以后得自己“挣回来”。

自从玩过主机游戏后,王胖胖就几乎不再玩手机游戏了。他的同学们喜欢一款网页游戏,经常在学校的微机课上偷着玩,但他不愿意玩,原因是,“我看网上很多人说它抄袭‘空洞’”。

“我看有一个Boss跟辐光一模一样。”他说。那个游戏中有一个叫做“钦原”的敌人,招式和《空洞骑士》中的辐光高度雷同。钦原的造型是一只黄蜂,攻击方式是从屏幕边缘插下尾刺;辐光是飞蛾,招牌的攻击模式是矛状的针刺。有玩家截取两款游戏的画面,放在一起,发现连弹幕的数量都一样。

知道这些后,王胖胖就更不想和同学们一起玩那个游戏了。他向同学推荐过Switch,可是大多数家长不愿意给孩子买游戏机。他告诉我,有时候同学叫他一起玩,“但我不理他们”。同学们偶尔会玩《和平精英》,但大家时间都少,他最终和同学们还是各玩各的。

王胖胖有固定的游戏伙伴——他的表哥。表哥比他大5岁,但两个人能玩到一起。王胖胖玩的许多游戏都是表哥推荐给他的,包括“魂”和《空洞骑士》。“表哥推荐我玩什么,我就玩什么。”王胖胖说。

但最近,王胖胖感觉表哥陪他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像《黑暗之魂2》和《只狼》,他说他要和我玩,但他没玩。”——表哥今年读高一。

“我的‘任亏券’还剩一张,到时候等我哥有什么好玩的告诉我,我再去看。”他告诉我。

“比如《喷射战士3》?”我提议。

“‘喷射战士’我要跟我哥玩,如果我哥不玩,我自己也不会玩。”

最快乐的一天

那天是1月18日,王胖胖的生日。

班级群里刚公布了期末考试的成绩。他的分数是384.5分,很可惜,和父母约定的只差0.5分。

王胖胖心想,完了,这个假期是盼不到游戏了。他在卧室里很郁闷。突然,表哥透过门缝问他能不能进来。王胖胖拉开门,看见表哥双手环抱住一个大箱子,表面上有几个马克笔写的黑字——“学习资料”。

看清字迹后,王胖胖的脸皱成一团用过的纸巾,但表哥憋住笑,举起手里的箱子:“我带了一个任务,你要在假期内做完。”

他催促王胖胖拆开包装,王胖胖有点不情不愿,但嘟囔着还是打开了箱子。里面露出了电线,还有光,星星点点的小彩灯在箱子里串联起来,变成迷你的星空。

彩灯的光洒在箱子里的一角,那里静静地躺着一个Switch包装盒。打开盒子,他发现里面真的是一台主机——灰黑配色,全新的Switch。新拆封的塑料制品散发出一点气味,臭臭的,但很好闻。游戏机,属于他的游戏机。机体比他想象的更大,也更沉。他高兴得快跳起来,赶紧装上一层水晶保护壳,把游戏机包裹得结结实实。

表哥还送了他一款游戏,是《超级马力欧:奥德赛》,这也是他的第一款主机游戏。后来,他花了45小时收集奖励,从酷霸王手中拯救了桃花公主,从星空追逐到月球。他奔跑、跳跃,穿梭于不同的世界,还截了许多获得“崇高之月”的图片。

两年前的1月18日,那是王胖胖最快乐的一天。

一切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