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仁波齐让思绪如风

岗仁波齐让思绪如风

不要认为是标题党哈,只是想表明写的象风一样东一下西一下的乱,虽然我也尽量往岗仁波齐上扯。

(一)岗仁波齐,高不及珠峰却无人登顶

岗仁波齐近年热搜起来,首功是摄影发烧友和他的好相机以及好技术还有好网络,让我们能在手机上看见空气稀薄中尽显的苍凉和纯净,听见五彩经幡在烈风里呼呼齐唱,感动朝圣者那风雨霜如刀的脸和脸上写着的坚毅和虔诚。似乎念"岗仁波齐"这四个字,自己就变的不一般了。


(二)岗仁波齐与唐古拉山

上世纪80年代,我第一次从西藏休假回川,本来乘飞机公家报帐,凭机票还领补助。自己为了显得另类,专门买一部价值半年西藏高工资的理光R10相机,在拉萨农牧批发市场寻了两天才搭上一辆贩牛皮回甘肃的解放车,就为穿越青藏高原,能在"唐古拉山口. 海5231米"这块碑前照张相。回到老家好在同学主要是女同学特别是班上就那几个长相好的女同学前显得与众不同,那些年评价女生还没有"气质"这些个虚头巴脑的,咱只认长相。

老天不负有心人。当我拿岀在青藏高原拍的照片,说实话,女同学看照片的惊讶和一闪而过的崇拜至今都令我享受,虽然最后也没得到任何实惠。

打青藏铁路通车,青藏线那点名堂大家都懂了,再拿唐古拉山说事,估计无人搭理或者搭理也是岀于礼貌。此时,岗仁波齐就脱颖而出,刚好具备山高路远人稀以及耗体力费银子这些网红特征,再以宗教神山加持,逐渐成为当下旅行达人、真伪文人吸引眼球不二的选择,也是年轻潮人的配置之一。

(三)岗仁波齐的神山形象早已植入

又回到上世纪。我们在拉萨无所事事,唯一方便又令长官放心的就是读书。那年月就崇拜文化人,马丽华、扎西达娃和阿毛这些西藏作家于如神一样的存在。我至今还记得马丽华在《西行阿里》扉页那句"人类从来不曾是大地儿子以外的东西,大地说明了他们,环境决定了他们",尽管一直没整通透,但就是记住了。

某一天,有机会坐在角落聆听这些真文人聊天,我第一次听到岗仁波齐。后来又在他们的书中读到"去冈仁波齐是一次精神之旅"、"岗仁波齐,一座东方的万神殿"之类句子。时间久远,其他的已不记得,但岗仁波齐昰植入了。

由于自己工作岗位,全藏除了阿里都能以岀差的方式去玩耍。阿里确实太遥远且公交好象不曾有过,与休假回家又是反方向,所以从未踏足。岗仁波齐也就如石碑立于心中,时间久了便封存起来了。

(四)咋忽然说起岗仁波齐

这日子过得平平常常的,何又扯到八杆子打不到的岗仁波齐?主要是几天前傍晚接到侄女的一个电话。

"把全家人的身份证号发我"侄女在电话那头说。

我在半躺看电视,问什么情况。

她说单位放假在西藏旅游,要给家人挂个经幡。估计是怕佛主保佑错了,写上身份证号码稳当些。

我心想在西藏跑了10多年,又在阿坝与寺庙和高僧打交道3年多,哈哈。

见我没反应,电话那头又传来侄女热恋男友的声音"我们在岗仁波齐,是神山,灵的很"电话里急促的呼吸都让我感觉到疾风掠过和高原缺氧。

岗仁波齐触电一般从记忆里启封并燥动起来。

年轻人晚辈都跑去了,我这个老藏区还没去过,不公平。

正好老板放10天假,马上买票就启程,趁眼前身子骨还算硬朗。

(五)岗仁波齐的标准答案

不打无准备之仗。尽管咱对岗仁波齐有认知底子,但功课还是要备。今天网络发达到了过份的程度,让你无知识盲区,不像当年想要的书买不到,更別奢望查你想找的资料。

这不,答案一目了然。

(六)岗仁波齐,去还是不去

郑钧说"当年若去过拉萨,我一定写不岀大家听到的《回到拉萨》。有些东西以一种精神存在更显魅力。"

岗仁波齐,也许就应该以你以为的样子存在于心里,时不时的启岀来念想。这样才能让自己做一个精神畗足的人。

从这个角度,岗仁波齐,我去还是不去?机票都买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