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块钱的梦想

两块钱的梦想

早晨孙靖从工棚里早早的起来,胡乱的吃了早餐后,就到工地上干起活来。其他的工友也陆陆续续的来到工地,此时表上时间显示六点半。

小孙,你起得早呢,工友大强带上手套扛起一捆钢筋边走边说道。

不早了,您们也不是起了,孙靖拿着尺子量着尺寸,起早了好干活,等下太阳大,干慢点,这三伏天,把人都要晒焦了。

嗯,对呢。昨天二军就中暑了,他一瞬间倒下去,差点没把我吓死呢,大强回忆起昨天的画面,心有余悸道。

他怎么不休息一下,我刚才看到他在下面搬板,孙靖问道。

唉,他呀,家里两个孩子读书,老婆又生病,急需用钱呢。那敢休息。唉,干我们这行的那个不苦呢,大强说着又去扛第二捆钢筋。

孙靖没有在说话,心里有些沉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升的越来越高,到了孙靖的头顶时,他实在受不了了跑到一旁拧开带来的水从自己的头顶浇下,瞬间觉得有了一丝的凉爽。

他拧紧瓶子,盖上布后又继续去干活,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他抬起头望去,只见大强对着地面大声喊到,有人晕过去了,快把电梯开上来,带下去。

孙靖停了手中的活,急忙跑过去,是华山,只见他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脸色苍白,一动不动,几个工友急的脱了衣服扯着给他扇风,有的扯着给他遮阳。

地面上的人听到后急忙开了电梯上来,几个工友把他抬到电梯中下去,找了一个凉爽的地方把他放下。

工头(孙涛)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的云彩,皱了一下眉头,打了电话给了老板。

喂,梅老板

有什么事啊,小孙。

我想和你商量个事,这天太热了,中午我想弟兄们休息一下,你看能不能给上面说到时工期拖几天行不行。刚才有个弟兄又晕倒了。

小孙,我可是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到时间不能按时完成工程,我可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的,你也晓得我是签了合同的,说了那天完成就得是那天。没完成我就是违约,到时候别说让人拿钱,我自己要赔偿人家损失。

所以啊,小孙我知道这几天兄弟们辛苦了,你让他们坚持一下吧,这事情他就这样子的,是不是。我这边来客人了,回头在打给你。

孙涛握紧手中的电话,站了一会儿,带上安全帽,走向电梯口。

晚饭过后,温度降低了些,有的人回到了工棚,有的人上街去买些日常用品。

孙靖也去了街上,这个月老板转了生活费给大家,孙靖省了一些钱转给老家的妹妹,让他取了给父亲买药。

小靖,你要去买什么,孙涛问道。

哥,不买什么,去逛逛。

涛涛,我开始以为你这堂兄弟干不了多长时间呢,没想到和我们干了半年了,三林说道。

哈哈,我刚开始也担心呢,你看他弱不禁风的。

孙靖笑了一下,并未说话。

一年多前,他还是一名在校的大学生,幻想着未来美好的一切。踏入社会后才知道他是多么的单纯和幼稚。

他生在一个大山沟沟里,祖祖辈辈都是农民。

自己好不容易考上了一所大学,走出大山。毕业后四处奔波,一直未有一份稳定的工作。

城市生活让他痛苦不堪,农村他又不敢回去,回去怕辛苦挣钱,省吃俭用供他上学的父母对他的失望。以及来自亲朋好友的嘲笑

这些他都受不住。

去年父亲不幸患病,家里积蓄也用的一干二净,妹妹又在读高二,弟弟上初中。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到他的肩上,让他承受不住。

贫穷和苦难总是如影随形,这话一点都不假。越穷越要承受更多的苦难。

那时的他走投无路,恰巧堂哥在这个市区里来,二人闲聊后,他辞了卖保险的工作,跟着堂哥一起来到了工地。

刚开始笨手笨脚的,挨了好多骂,想着家中境况,默默的忍受下来。

早晓得他还是干这个嘛!那时候我要劝我幺叔不供他去上大学咯!白白的耽搁几年的时光,以前我幺叔就是干这个,我都还是他教的,为了供他上学,我幺叔吃了不少苦那时候绑模架没有哪一个人快得过我幺叔呢。

孙靖听着这话,苦笑着看脚下的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去引导他该走什么样子的路,高考过后,选什么样的大学,什么样的专业,都是自己乱填的。大学四年,他感觉自己浪费时间。他觉得教育不是要求学生完成什么学业,而是要求学生应该去学什么,能够让他在社会上有谋生的技能。有些大学,专业存在不知是为了什么,既不能满足时代要求,又不能让人为谋生做准备。让许多的人强烈厌恶自己的生活状态,工人不想做工人,农民不想当农民,只想吃国家职员这这碗饭,然而国家又只能择取其中一小部分人,大部分人只能无事可做。或者如他一般在尴尬的年龄从新去父辈那里学一门技术养家糊口。

唉,涛哥,咋个讲话呢,不读书,能看得懂那施工图纸啊,读书还是有好处呢。

嗯,你说也是有些道理,有些图纸我硬是看不懂呢,还要多亏小靖咯。

那都是些基础知识,接触久了就认识了,孙靖不自然说道。

小靖,今年回家过年,你来我们村,我给你介绍个对象。三林笑着道。

是呢,他确实不小了,才小你一岁,你都有两个娃娃了,搞得成不嘛,搞得成到时候给你猪头肉吃呢。人嘛我倒是不担心,小靖长的一表人才,我就是有点担心家庭了怕人家女孩子家觉得家庭负担重,你也晓得我幺叔家情况。

嗯,涛哥,到时候看嘛!我回去先透过底,行就电话联系。

嗯,要得,小靖还不快快谢谢人家三林哥。

谢三林哥,孙靖依然笑着,可心底却有些微痛,他突然想起了大学时候的女朋友,毕业后她说自己不能给她想要的未来就分手了。

逛了一圈回来,孙靖花了两块钱买了一张彩票。将它放在枕头低下,夜里他靠在枕头上,听着别人打鼾声,难以入眠,想着家中的境况,想着未来的路和遥不可及的梦想,想着那远去的背影。

最后想着如果他买的彩票中奖了,那一切都会好起来了不是吗?

突然之间所梦想的一切不都在眼前吗,呵呵,睡吧,也许明天起来自己就中奖了,他对自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