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梦境(6):碗里的人头

走不出的梦境(6):碗里的人头

老车,认得路!管敬思愣住了,只听过老马识途,没想到居然还有“老车识途”!他试着又问:“什么时候停车?”

大妈依然微笑着:“别急,到了地方就会停。”

在大妈的示意下,他再次回到座位。她说车到了地方就会停,会是什么地方,这一车人都像僵尸,目的地不会是郊外的公墓吧,又或者是火葬场?

在忐忑中,车外又渐渐有了光亮,车子似乎回到了市区。随着正常的光线、声音传了进来,车里的人也好像慢慢地恢复了,不再那样呆滞。


车子终于到站了,摇摇晃晃地缓缓停了下来。管敬思早已站在了门口,等车门一打开,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去。

落地后又是一路飞奔,跑出几十米后回头看了一眼,大妈和其他乘客陆续下了车,几个人有说有笑地各自分散,和平日里普通公交车上下来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管敬思不由得又生出了那个想法,刚才看见的莫非是幻觉,这就是一辆普通的公交车。但他没有胆量回去看看车上到底有没有司机。

又跑出很远一段,他才停下来,这次离公交站牌远远的。

他四下打量,一切都很正常。他还在一条大街上,车辆来往不断,灯光闪烁,路旁各种店铺的招牌闪闪发光。

接连受了几场惊吓,拼命跑了两回,这时,浑身的冷汗被晚风一吹,感到了阵阵凉意,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来,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走了几步,路边有一家面馆,门面不大,但灯光比别的店铺要亮堂许多,隔着玻璃门就可以看见里面的桌椅收拾得特别整洁。

如果是家昏暗的小店,管敬思此刻未必敢进去,但这家店让他觉着很安全,就进去找了张桌子坐下。

店里没有其他顾客,打扫得很干净。服务员小妹穿着短裙,扎着马尾,大大的眼睛,长得特别清爽。再加上后厨飘来的香味,管敬思的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觉得又回到熟悉的生活节奏中了。

点了一大碗牛肉面静静地等待。服务员小妹闲坐在一边,点开手机放起了音乐,舒缓的小提琴曲听着很舒服。管敬思有点惊讶,一个服务员居然有这样的艺术品位!

身体已经非常疲劳了,在这样的环境下,管敬思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困意慢慢涌了上来。

就在快要闭上眼的时候,小妹端上了面。他揉揉眼睛,定定神,道了声谢,拿起筷子,把面碗端到了面前。

碗很大,全是浓浓的汤,看不见面,汤上面漂了几丝黑乎乎的东西,像是海带丝。

“这是我要的面?”管敬思问。

“是的,请慢用。”小妹很有礼貌,声音也很甜。

我要的是牛肉面,有这样的牛肉面吗?管敬思疑惑着伸出筷子夹起了碗里的海带丝。但这海带丝特别长,他的手举得老高,海带丝还没有完全从碗里夹出来。

仔细一看,哪里是海带丝,分明是人的头发。吃惊之下,他索性站了起来,用力一挑筷子,只见“哗啦”一下,随着筷子上的头发,一个人头从碗里拉了出来。是一个女人的头,汤水顺着脸颊淋漓而下,但还能看见脸上有几粒雀斑,睁着两眼看着他,嘴角上翘,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

这不是心理咨询室那个前台姑娘吗!管敬思大叫一声,扔掉筷子,跌跌撞撞地转身就跑,身后的桌椅被撞倒了一大片。

就在这一瞬间,店里一下变暗了,刚才乳白色的灯光变成了一片惨绿,服务员小妹手机里的音乐也变得嘶哑难听,像是饿鬼的叫声。

管敬思撞倒了桌子,撞在了一个人身上,服务员小妹的声音不再甜美,她阴森森地说:“先生,你的面还没吃,怎么能走呢?”

在绿光下,小妹的面容也变得特别狰狞。管敬思又惊叫了一声,急忙后退。刚才忙乱中不知道把人头扔在哪儿了,现在似乎被踢了一脚,在地上滚来滚去。

管敬思心胆俱裂,只想夺门而逃。他跌跌撞撞地躲着服务员小妹和地上滚来滚去的人头,几乎把店里的所有桌子都碰倒了。小妹的手里又端了一个碗,追着他一直说:“先生,你的面。”

在店里连滚带爬地转了几圈,终于找见了进来时的那扇玻璃门。可门却怎么也拉不开,小妹拉住了他的胳膊,把面碗送了过来。

他用力一挣,滑倒了,头撞在门上,却没有感觉到疼,原来门上的玻璃是软的,就像是用胶水做成的。他试着用力一推,双手居然从门上穿了过去,伸到了外面。大喜之下,他的整个身子从门穿过,奋力地爬了出来,感觉就像是从一滩浆糊里爬出来的,但身上又是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粘上。

他顾不得多想,爬起来就跑,依稀还能听见后面服务员小妹“先生,吃面”的叫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瘫倒在了一片草坪上。忘了是怎么蹿进马路中间的绿化带里的。草地很软,索性就躺倒了。也不知道喘了多久,胸口才平复了一些。

今天怪事虽然接二连三,刚才的一幕却最为惊悚。要说那辆公交车是“鬼车”的话,刚才的面馆就是“鬼店”了。管敬思的世界观彻底被颠覆了,世上居然有这么多怪异的事情!以后谁也别和我说世上没有鬼!

从碗里拽出来的那颗人头仿佛还在眼前,就是下午的那个前台姑娘,脸上的雀斑,诡异的笑容,绝不会看错,就是她。她只剩一颗头了,还在对着我笑!难道她也是鬼,难道那个心理咨询室也不正常?那个声音柔美之极,还挺幽默的女医生,她是人是鬼?

突然又想到,给老婆打电话的时候,老婆说自己就在家里,家里那个“我”会不会是鬼怪变化的?老婆是不是被鬼迷了,她会不会也变成鬼?

甚至,管敬思开始怀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正常的人吗,会不会有鬼怪化身其间,只是自己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