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奥岛:美海军陆战队恶战76小时

贝蒂奥岛:美海军陆战队恶战76小时

第2陆战师的士兵涉水登上贝蒂奥岛

发生在1943年11月的塔拉瓦之战对于美海军陆战队来说意义重大,这是其在太平洋战争中两栖夺岛作战的“破题”之役。而在饱尝种种意外之后,负责主攻的第2海军陆战师在76小时的恶战后拿下了塔拉瓦环礁中至关重要的贝蒂奥岛。

1943年4月,就在美军积极筹划在太平洋战场上向日军发起反击之际,海军陆战队司令托马斯·霍尔科姆将军任命朱利安·史密斯少将为第2陆战师师长,58岁的史密斯是霍尔科心目中的理想部下,而第2陆战师已被选中执行即将到来的塔拉瓦两栖作战。

史密斯搭建了自己的幕僚班子,他选定知名的前陆战队突击队员梅里特·埃德森上校担任他的参谋长,而师部作战官戴维·舒普上校则不仅是塔拉瓦战役的主要计划者,而且将带领该师的第2陆战团参战,也就是集两栖攻击规划者和主要执行者这两种身份于一身。

塔拉瓦环礁的核心是贝蒂奥岛,那就是第2陆战师的主攻目标。史密斯和舒普确定的登陆方向是从北面通过环礁的内泻湖攻击贝蒂奧岛,他们认为那里是岛上守军最薄弱的地方。作战计划是使用大量的LVT履带式两栖登陆车,将第一波次的1500名陆战队员送上岸,然后再返回接运更多的人。

史密斯等人自然充满信心,然而,受到物资分配和战略规划的限制,海军陆战队在塔拉瓦的战术选择其实相当有限。为了提高行动的胜算,史密斯要求获得更多的准备时间,希望在主攻发起的同时于另外方向上发动佯攻,建议在邻近岛屿上建立火力基地,可是所有这些请求全都被拒绝了。

更有甚者,第2陆战师序列中的第6陆战团还将被保留在吉尔伯特岛以担任其余行动的预备队,从而使得史密斯只有两个陆战团可用。这意味着当兵力不足的第2陆战师攻击贝蒂奥岛时,士兵的数量并不比日本守军多多少,更是与美军战术教条所要求的“登陆优势兵力”的3比1比值相差甚远。尽管如此,塔拉瓦登陆已是箭在弦上。登陆的D日最终确定为11月20日。

D日的前一天晚上,运载着两栖攻击部队的美军特混舰队全速向塔拉瓦逼近,史密斯少将向他的部属发出如下讯息:“摧毁中太平洋敌人的大举进攻已经开始。海军将在明天以战争史上最集中的空中轰炸和舰炮火力支持我们的进攻。”

史密斯并没有夸大美军在登陆开始前的火力投送规模。就火力压制的持续时间和弹药的消耗量而言,塔拉瓦登陆前的3小时炮火准备超过了到那时为止的任何一场类似行动中的预备火力。

陆战队士兵正在翻越日军设置的障碍

D日到来了,1943年11月20日凌晨,集结在塔拉瓦环礁附近的美军舰队纷纷抛锚,大型登陆舰打开舱口、放下登陆艇或是两栖登陆车。从数艘坦克登陆舰中,几十辆最新型的LVT-2履带式登陆车载着第一波陆战队员出发了。

4时41分,贝蒂奥岛上的日本人打出了第一发红色照明弹,这标志着环礁上的守卫者已经进入了作战状态。10分钟后,太平洋上的破晓到来,昏暗的海平线上慢慢显露出了密排着的美国舰船。5时07分,日军的203毫米口径大炮开火了,美军坦克登陆舰匆忙起锚向北驶离,而LVT两栖车“像是被遗弃的小鸡一样”继续带着士兵们向海岸靠近。

对日本守军而言,配置在贝蒂奥岛西南和东端的4门203毫米海军炮是他们最为重要的支撑,与这几门大口径火炮配套的火控系统包括安装在21米高的观察塔上的测距仪,大炮自身可以发射重达115千克的穿甲弹,射程超过22千米。

海军陆战队上尉华莱士·尼格伦正随着一辆LVT-2逆潮流而上,他后来回忆起在相互交织的两栖登陆车中间,敌人的203毫米炮弹忽然射来时的感受,“一股巨大的水龙卷在我们正前方朝空中腾起,仿佛有无形的力量自黑暗中伸出,穿过我们的前方。两栖车彼此剧烈起伏动荡,我们有被自己人撞翻的危险。”

然而,贝蒂奥的日本炮手被海面上过多的目标分散了注意力,他们虽然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开火,却错过了每一艘登陆舰和登陆艇。而在判明日军火力方位后,美军舰队中的两艘战列舰马里兰号和科罗拉多号开始以其406毫米主炮发出猛烈的齐射。

舰炮火力很快就摧毁或压制了全部4门日本火炮,并炸毁了其中一处弹药库。在有效的火力配合下,海面上的LVT两栖车继续不受阻挠地朝塔拉瓦环礁北面的泻湖进发。

战斗结束后,史密斯承认陆战队在D日犯了很多错误,但他补充道:“日本人犯的错误比我们更多。”此前,贝蒂奥守军的指挥官柴崎惠次海军少将在是否应在塔拉瓦北部海岸布设水雷一事上犹豫不决,就此错过了良机。而当他的部下朝美军登陆部队还击时,还倒霉地遇上了弹药麻烦,率领登陆波次冲入环礁泻湖的美国驱逐舰“灵戈尔德”号至少两次被日军炮兵直接击中,但两发炮弹都是哑弹。

由于受到逆风的影响,满载士兵的LVT两栖车无法达到预计的4.5节的前进速度,这使得登陆部队的行进时间拖长了,而在距离贝蒂奥岛北岸几千米远时,陆战队员们第一次看到了他们将要去的这个岛。

贝蒂奥岛长4.8千米,宽度则不到800米,大量棕榈树点缀在成片的沙丘之间。从军事地图上看,贝蒂奥就像一只仰卧的大鸟,头朝西,长尾巴朝东。550米长的码头从鸟的腹部延伸到礁石边缘,虽然全岛周边遍布防御工事,但最可怕的日军阵地就位于码头一带,那里有一系列相互支撑的要塞,美军将这处地方称作“口袋”。

按照史密斯少将的计划,第2陆战师沿着贝蒂奥北岸的西侧区域划定了3个登陆海滩:红滩1号——从“鸟嘴”向东穿过“口袋”;红滩2号——从“口袋”延伸到码头西侧;红滩3号——从码头的东侧直到机场东端附近。而在这些登陆场的西面是被标定为绿滩的另一处滩头,那里的地势更平整,但因为布满了水雷而仅被列为预备登陆场。

负责抢滩的第一波部队,就是由舒普少校指揮的第2陆战团,该团还得到亨利·克劳少校的第8陆战团第2营的增援。舒普以一个营为预备队,以约翰·肖特尔少校的第3营攻击红滩1号,赫伯特·艾米中校的第2营登陆红滩2号,克劳的第2营抢占红滩3号。按计划,第一攻击波次的陆战队员全部乘坐LVT两栖车上岸,而各营营长和后续兵员则乘坐希金斯登陆艇前进。

经过几个小时的艰苦跋涉,87辆两栖车将大约1500名陆战队员送上了贝蒂奥岛,这些LVT在敌人的炮火中只损失了8辆。前所未见的履带式登陆车让敌人感到惊讶,柴崎少将在9时30分发给夸贾林总部的报告中将其称为“两栖坦克”,可以“从海上很远的地方穿过裸露的礁石,向海滩放下突击部队”,而有的日本人则认为那是“带轮子的小船”。

塔拉瓦的一处日军地堡,美军正对其展开围攻

当第一波LVT两栖车终于抵达裸露的礁石时,泻湖上出现了超现实的寂静。一支由侦察兵、狙击手和工兵组成的突击队在第一波陆战队到来之前登上码头附近,开始用火焰喷射器和冲锋枪攻击隐藏在桩柱之间的日军机枪手。

9时10分,第2陆战师的士兵们开始蜂拥上岸,第一辆靠岸的LVT据说是昵称为“我的德洛里斯”的49号两栖车,它那尖尖的车头一下插进了海堤。不过,更多的两栖车“掉链子”了,很多LVT未能越过海堤,而当日本人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后,便开枪射杀了不少陆战队员。

一些司机开始驾驶空车离岸,开始如计划那样去接运后续波次的登陆部队,但隐藏在“口袋”区域的4门75毫米大炮在那时开火,虽然没有直接打沉两栖车,却让许多车体上布满了弹孔,导致它们在进水后沉没。

不少陆战队员跃入水中,开始在暗礁间涉水而进,而他们距滩头还有几百米远。塔拉瓦战役在美军中有着“失落的潮流”的别称,这是因为D日早上的潮水不仅没有上升到预期的1.2米左右,而且在接下来的30个小时里几乎都没有上升——这一现象是在整个1943年里只发生过两次的异常潮汐现象。

各营的军官们乘坐希金斯登陆艇到来了。当克劳少校的希金斯艇猛地撞到一块礁石上时,他跃入水中,把他的参谋人员安全地带到了红滩3号。第2营的艾米中校则很不幸,他在红滩2号附近的浅滩上被流弹击中身亡,当时他正试图开始介入指挥。第3营的肖特尔少校仍被困在礁石丛中,他的希金斯艇搁浅了,由于登陆场交火剧烈,他觉得自己的营很可能陷入了困境。“我没什么可指挥的了。”他在无线电里绝望地报告道。

尽管营长缺席,但是第3营在迈克尔·瑞安少校的带领下绕了一圈,最终在绿滩的边缘地带登陆,而且只遭受了轻微伤亡。另外几支分队在被炮火冲击后也发现了这处避风港,瑞安把这些迷路的人打造成了一个小型陆战营——人称“瑞安的孤儿”。

与此同时,船坞登陆舰“阿什兰”号靠上塔拉瓦的泻湖,迅速放下了14辆“谢尔曼”坦克。在坦克手们向泻湖边缘驶去的过程中,有5辆坦克沉入了深不可测的大坑,许多坦克手被淹死,而在幸存的9辆“谢尔曼”中,只有6辆得以参战。从这些坦克投入战斗后的表现来看,第2陆战师此前很少进行坦克与步兵的协同训练,现在,坦克部队不得不接受昂贵而残酷的“实战培训”。

展现美国陆战队攻击贝蒂奥的画作

第一支海岸火力引导分队随着陆战队员登岸了,这支队伍的到场,使得美军的舰炮支援火力情况得到了显著改善。引导分队配有精良的地图和无线电,能够准确召唤舰炮火力压制日军的阵地。正是在猛烈而准确的海军炮击之下,准备向机场附近的指挥所转移的塔拉瓦守将柴崎惠次海军少将及其全体参谋人员全部中炮身亡。

那时,负了伤的舒普上校一瘸一拐地登上了红滩2号,在一个被日军遗弃的掩体里建立了他的团指挥所。他可以通过无线电与红滩3号的克劳通话,但无法与“口袋”对面的瑞安联络上,也无法与坐镇“马里兰”号的史密斯少将沟通。

舒普指示第10陆战团在码头以西部署75毫米榴弹炮,炮手们为此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他们把每门火炮分解成6大部件,然后把它们一件一件地扛上岸,到了D+1日的黎明时分,第一批榴弹炮终于装配完成,并做好了近距离射击准备。

在贝蒂奥之战的第一个晚上,陆战队员普遍因为过于紧张而无法入眠。已经有数千人穿越暗礁而来,但伤亡人数也不下千人。破碎的海岸线上,到处都是激战过后的景象。史密斯少将后来说:“那是战场上的危机时刻。”资深战地记者罗伯特·谢罗德登上了红滩2号,他深知日本人在夜间作战中的熟练程度,“我很确定这将是我在地球上的最后一夜,”他说。

夜幕降临时,超过1000名携带火焰喷射器和机枪的日军士兵在他们的预备阵地上集结起来。根据柴崎生前发布的命令,日军本应在敌人登陆的第一个晚上就发起反击,然而,由于贝蒂奥岛的大多数高级军官已死于炮击,夜间行动被推迟了。所以,尽管登陆部队在D日的晚上其实非常脆弱,但他们却平安无事。

D+1日到来了,潮水仍然低得令人费解,岸上的舒普和舰上的史密斯仍然无法沟通。史密斯派出了他的预备队,由劳伦斯·海斯少校指挥的第8陆战团第1营。当这些在过去20小时里一直呆在希金斯艇上的陆战队员朝红滩2号接近时,却遭到了机枪和大口径高射炮的击杀。

战斗间隙的塔拉瓦环礁一景

关键时刻,在西边的绿滩,“瑞安的孤儿”以及两辆幸存的“谢尔曼”坦克采取了坚决的行动,他们沿着绿滩向南发起了攻击,并且取得了重大突破。到上午11时,瑞安的部队已经席卷了整个西海岸。一名陆战队员挥舞着旗杆,向后续部队发出信号,让他们都到绿滩来。

“瑞安的孤儿”传来的捷报,让史密斯少将喜出望外。就在那时,此前被划出的第6陆战团正式归建,史密斯立即把威廉·琼斯少校的第1营送上了绿滩。随着登陆兵力不断增加,美军已经可以掌握局势。舒普上校在当晚的形势报告中写道:“伤亡众多,死亡人数占比不详,作战概况:我军正在取胜。”

开战第二天的晚上,史密斯的参谋长埃德森上校接过了舒普的的指挥权,其時登陆部队已经发展到了8个陆战营和一个炮兵营的规模。史密斯称舒普在登陆最初的36小时里成了“塔拉瓦磐石”,现在他可以集中精力指挥第2陆战团,继续压缩日本人在“口袋”的阵地了。

11月22日,也就是开战的第三天,潮水终于达到了正常水平,这让运送物资的大型登陆艇可以直接驶抵海滩,更多坦克和自行火炮被送上了贝蒂奥岛。琼斯少校率领生力军发起了猛攻,克劳少校的人也终于取得了突破。史密斯少将本人在当天上岸,亲自指挥全师的行动。

直到这天晚上,日军的反击才姗姗来迟,日军士兵表现出了近战技能,但被美军的优势火力无情击退。天亮之后,“口袋”地区已无防御者的迹象,第2陆战师的各营联手肃清了这一地区。

在贝蒂奥岛登陆76小时后,塔拉瓦战役结束了。大约有5000人于发生在各处的近距离战斗中死亡——其中1100人为美海军陆战队士兵,其余的是日本人。散落全岛的尸体让当地臭气熏天,战地记者谢罗德写道:“假如派一百万只秃鹰进来,那么贝蒂奥会显得更适合居住。”

史密斯少将在战役结束后的报告中表示,物质短缺、决策失误、缺乏经验和运气差导致陆战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但重要的是,两栖攻击的战场价值得到了证明。塔拉瓦之战7个月后,第2陆战师在另一场两栖攻击中拿下了塞班岛,从那时开始,太平洋战场上的两栖登陆战接连不断,而这些行动大都受益于美军在贝蒂奥所获得的宝贵教训。

责任编辑:刘靖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