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致敬-民国风推理新游《山河旅探》Demo体验

不止是致敬-民国风推理新游《山河旅探》Demo体验

作为一个推理爱好者,但凡一款游戏能和推理元素扯上关系,我总会去尝试一番。而在前段时间,一款名叫《山河旅探》的,以“本格推理”为卖点的国产AVG游戏在Steam的鉴赏家大会上推出了试玩Demo。

虽然这个Demo的内容只有短短一案,但在上手体验,并在之后对游戏中的一些元素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之后,还是看出了不少值得一聊的东西。

实话说,《山河旅探》并不是那种能够在玩家初入游戏时就牢牢吸引住他们的游戏。

在标题界面,除了右侧的游戏名之外,有效的元素就只有那么一艘轮船。如果把“山河旅探”这四个大字遮住,单看这个开始界面,恐怕十个玩家里得有九个会觉得这是一款主打沉浸式慢节奏体验与国风画面的“渡轮模拟器”。

虽然在点击鼠标之后,紧跟着言简意赅而充满悬念的开场“今天是我被谋杀的日子”之后,出现了一段在此类游戏中还算得上颇为惊艳的“提笔写字”动态CG。但好景不长,当画面拉远之后,那有些简陋的场景绘制与大头娃娃,可以说立刻就让刚刚提起了期望值,已经站起来准备欢呼的玩家们又坐了回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一款文字冒险类游戏而言,画面其实往往只能锦上添花。如果内容做得足够出彩,玩家们往往会对游戏的画面报以极高的宽容度。

那么,从游戏内容的角度看,《山河旅探》在这个Demo中的表现又如何呢?

主观初见而言,其实并不惊艳。

毕竟,作为游戏内容中最核心的部分,第一案的诡计设计在我看来其实是略显平淡的。

也许是为了给整个游戏开个有足够冲击力的好头,在这个名叫“无妄之祸”的案件里,一上来,死者就和侦探一起出现了。

当然,严格来说,开局登场的其实有三个“人”——一开始背对着镜头写字的褐衣人、死者、以及拿着带血的匕首在地上醒来的主角。不过,从游戏中呈现的画面看,死者和褐衣人似乎是同一个人。

但以看到这里的各位的聪明才智,相信也能从我的描述中看出,事情肯定不会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

甚至,如果你也像我一样是个推理爱好者,可能都不需要我的描述这个小小的提醒。

毕竟,在推理小说里,当一个重要角色先前不露脸,之后却露脸时,就基本可以把“身份置换”锁定为本案的核心诡计之一了。

至于例子,《金田一》的经典案件“雪灵传说杀人事件”可谓个中典型。

作为《金田一》系列最精妙的案件之一,《雪灵传说杀人事件》中的身份置换诡计堪称经典

扯得有点远了,回到正题。既然说了是“之一”,本作第一案中用到的诡计自然也不止一种,而除了上面说到的“身份置换”之外,本案中的另一个诡计就是在制造密室时所用到的“凶手假扮第一发现人并伪造密室”。而这个诡计,其实也同样算不上新鲜。

早在1935年,素有“密室之王”美誉的推理作家约翰·迪克森·卡尔,就已经在他的代表作之一《三口棺材》里,借小说人物之口发表过一段精彩的“密室讲义”了。而本案所用到的两个诡计,严格意义上都是这段讲义中提到过的内容的变种。

《三口棺材》能在推理文学史上有如此地位,除了诡计设计的精妙之外,“密室讲义”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在“杀人”端,凶手假扮被害人的“身份置换”诡计,显然可以归入“谜团因错觉和乔装术而起”的范畴。

而在“制造密室”端,事后凶手装作是现场第一发现人的套路,也完全可以在讲义这部分的第五条:“简单有效地营造出门是被锁住的错觉”之中找到。

说回到具体的游戏内容,侦探推理游戏里主角拿着凶器在命案现场醒过来,之后的发展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悬念的——必然是被抓个现行,然后上演一出“洗脱嫌疑”的经典戏码。

在《山河旅探》中,也并没有任何“打破常规”的展开。这不,官府的马捕头一脚踹断了门闩,不由分说就把沈仲平当场拿下了。

这样的选择,固然能够稳健地激化矛盾冲突并推进整个故事,却也显得有些落于窠臼。毕竟,一种模式用多了,玩家们难免会觉得有些审美疲劳。

被“当场抓获”之后,我们的主角沈仲平就像此类桥段的经典展开一样,第一反应就是用自己“侦探”的身份来获取信任。不过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抓人的捕头显然不想听他废话。

这倒也是合情合理、人之常情。我想换成是谁,面对一个和尸体一起出现在凶案现场的嫌疑犯,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幸好,知县倒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要不是他及时出言,恐怕我们的主角就得先受点皮肉之苦了。

而之后主角的讲述,在我看来主要的作用就是向玩家们交代事情的前因后果——比如死者是谁,与主角有什么关系,主角为什么会来到这座小镇,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凶案发生的现场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讲述的中段,死者罗佩与主角沈仲平的对话内容,又是一波相当明显的暗示。

其实游戏玩到这里,虽然可能连5分钟的流程都不到,但许多朋友应该已经50%地锁定了案件的凶手。

没错,不管怎么看,本案的凶手大概率都只能是开场出现的那个“第三人”。而这之后的游戏流程,玩家们实际上只需要找出他的真实身份即可。

而进屋之后,吃了潮糕被迷晕的发展,无疑更验证了先前的判断。

不过,游戏里的角色们,可并没有玩家这样的上帝视角,此前认定了沈仲平就是确凿无疑的杀人凶手的马捕头自然不会只凭一席话就改变想法。毕竟,表面看来,现场是个完全的密室,所以把凶手锁定在身处密室之内的主角沈仲平倒也是合情合理的。于是接下来,就进入了一个经典的“调查举证”流程。

没错,相信玩过《逆转裁判》系列的朋友们对此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种“拿出证据,或者GG”的桥段,在《逆转》历代中已经成为了不可或缺的经典桥段。

对于《逆转》的玩家们来说,举证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操作了

当然,作为一款制作组亲自认证了受到《逆转》等经典侦探推理类游戏影响的作品,《山河旅探》中的致敬元素远不止这一点。

像是那些设置出来就是纯粹为了搞笑的选项:

以及现场勘察,

甚至人物设计上,都能够看到端倪。甚至,连推理举证环节的BGM,也有着几分微妙的相似。

游戏中“阿福”的人设,很像是糅合了《逆转》中的宝月茜和《大逆转》中的福尔摩斯和爱丽丝·华生的产物

也许看到这里,在你的心中已经为《山河旅探》打上了一个“模仿者”的标签了,但实际上,如果认真体验和挖掘了游戏的内容,我们就能发现,它其实远不止于此。

作为一款背景时间设定在清末民初的游戏,《山河旅探》无论在人物的形象衣着、时代特点还是当时的一些有趣的历史事实上都还原得相当到位,至于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那当然是被官方自己放进视频里的《月球殖民地小说》了。

没错,这部小说是实实在在出版于清末民初时期的最早期国内科幻小说之一。不过,值得吐槽的是,这部发表于1904年的小说,虽然名字叫《月球殖民地小说》,但大部分的篇幅都用在了“驾驶豪华热气球找老婆”的内容上,等到终于找到了老婆,要出发去月球一探设定中在那儿留学的儿子的血统问题时,作者就直接来了一波经典的太监操作。而结果就是,这部未完成的小说显得有那么点文不对题。要我说,不如直接改名叫《气球寻妻记》好了。

除了这些背景设计上的用心之外,在游戏本身的故事内容中,主角沈仲平脑中的“第二人格”也是一个颇具看点的设计。这个从画风到话风上都与沈仲平有着明显差别的人格,在后续的故事中想必将会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可以预见,这个“第二人格”的戏份不会少

不仅如此,虽然目前Demo的第一案显得缺乏难度与新意,但从逻辑上看,还是相当通顺的。先是通过对尸体的调查,确定了与主角见面的“罗佩”是凶手假扮的,而彼时真正的罗佩,已经被主角同款加了蒙汗药佐料潮糕药倒并塞进了衣柜里。

我并不是个喜欢挑刺的人,但到底是檀香还是樟木香,我觉得还是应该统一一下的

之后又根据衣柜中出现了断裂的门闩上掉落的木茬的物证,以及在官府来到现场后,主角打开之前,衣柜一直处于上锁状态的事实,推理出门闩早在马捕头踹门前就已经断了的结论,并最终据此锁定了案件的真凶。

鉴于第一个案件通常都只是只是开胃菜,我们或许有足够的理由期待后续的案件能够带来一些惊喜。而从游戏第一案结束后就马不停蹄地接续出下一起案件的紧凑节奏来看,玩家们至少不用担心游戏会冷场了。而随着如此快节奏的案件推进,相信游戏伊始时就已经埋下的,作为真正主线的“陈年旧案”伏笔,或许也将会慢慢展现于玩家们的眼前。

第一案紧接着第二案,看来仲平兄也是死神体质啊(滑稽)

总之,就这个只有第一案和第二案前奏部分的Demo来看,《山河旅探》绝对是一款值得国内推理游戏爱好者们保持期待的游戏。退一万步讲,就算它后续的内容真的《逆转》浓度过高了,那么能成为一款民国风的“中国的逆转裁判”,某种意义上也是个不错的结果,不是吗?

毕竟,能被拿来和公认的神作比较,本身也算是种嘉奖了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