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被父母遗弃,40年后却找上门来,父亲:当年我们也很无奈

40年前被父母遗弃,40年后却找上门来,父亲:当年我们也很无奈

距离村子2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荒废多年的大仓库,前些年有一个70岁左右的老伯住在里面,老人把仓库装修一新,把屋顶修补一下,里面隔断成卧室和厨房,外墙也粉刷一新,门窗也换上了新的玻璃。

老人名叫李龙辉,现年73岁,满头白发,身材清瘦,精神矍铄,刚搬过来没几天就在仓库前面开垦了一片菜地,没事的时候在菜地里拾掇蔬菜和水果,刚开始村里人不明白,一个年迈的老人为什么要住在这荒郊野地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老人年岁大了,万一有个闪失该如何是好。

仓库前面是大片荒芜的土地,背后是深山老林,时常有野猫等小动物出现。每到雨季的时候,村里人经常进山采蘑菇,路过李大伯的房子前面,老人热情招呼大伙进去聊天喝茶,后来才知道李大伯和我们村子的渊源很深。

仓库原来是村里的粮库,记得小时候,每年秋天的时候,村民们打完粮食就到粮库前面的晒场上晾晒,晒干后直接入库交公粮,剩下的用牲口驮回家中作为来年的口粮,大概1987年前后,我隐约记得经常跟母亲到粮站交粮食,坐在板车上吹着凉爽的秋风,一家人在一起有说有笑,感觉无比幸福。

李大伯说:当年我就是这个粮站的会计,我从1978年来到这里,一直到1985年才离开,一晃30多年过去了。村里的刘奶奶说起了当年的往事叹气道:这都是命啊,当年老李和她爱人算是国家正式职工,两人从城里调到这里当收粮员,刚来的时候老李的爱人肚子里怀着一个孩子,怀里还抱着一个,那个时候计划生育特别严格,而老李和爱人都是双职工,按照规定两人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就因为超生了一个,老李的爱人被单位辞退,老李也被下放到大山里当了一个粮店的会计。

刘奶奶今年78岁,当年是大队书记,当过生产队长,刘奶奶说:当年老李拖家带口来到我们这穷山僻壤,大概是1983年吧,他爱人又生下了一个女孩,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营养不够,我还给他们送过鸡蛋,他们家老大就是女孩子,老李的父母一直希望儿媳妇生一个儿子,没想到孩子出生后是一个女儿,孩子还没满月,老李的母亲就回城里去了。

据说1985年前后,李大伯的爱人又怀上了三胎,为了掩人耳目,李大伯让妻子住到了仓库里,白天躲在里面,晚上出来活动,当时村里人都很少知道他老婆怀孕的事情。刘奶奶说:有一天我到粮库里送粮食,发现有一个用木板隔断的小房间,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好奇地走进去一看,发现老李的爱人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她看见我走进去,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捂住肚子,神情紧张地看着我,当时我看见她好像是马上要生产的样子,没说什么就走了出来。后来好像还没生孩子他们调回了城里。

粮库距离村子还有将近20公里路程,早年每到秋天的时候都非常热闹,村里的大人和小孩都到粮库前面的晒场里晾晒自家的粮食,分享收获的喜悦,这些年随着大量劳动力进城务工,由于路程比较遥远,粮库前面的田地也就荒芜了。

据说李大伯在城里有自己的产业,前些年老伴去世后,他一个人待在城里觉得苦闷,这才回到这里独居,有时候我们进山采蘑菇经常看见他一个人坐在粮库前面的台阶上发呆,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的马路,偶尔会主动跟我们打招呼,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李大伯对村子里那个叫大乔的女人特别上心。

大乔今年刚好40岁,老公是一名建筑工人,常年在外地打工,以前大乔经常和村里那些小媳妇一起进山,一来二去和李大伯也就成了好朋友,大伙觉得李大伯和大乔之间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每一次回城,李大伯总是给他们娘两带一些米面粮油,有时候还会带大乔和孩子进城玩耍。

李大伯对大乔的特殊关照引起了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大伙怀疑两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风言风语传到了大乔老公吴有为耳朵里,吴有为回家和大乔吵了一架之后,抄起砍柴刀就要找李大伯算账,结果被村里人给拦住了,可李大伯却不顾别人的闲言碎语,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朝大乔家里跑。

大乔的老公听说自己前脚刚走,李大伯后脚就踏进家门,一气之下又从工地上回到村里,这一次他非要找李大伯算账不可,面对年迈的李大伯,吴有为揪住他的衣领不放手,吓得李大伯浑身瑟瑟发抖,后来被刘奶奶出面制止才肯罢休,吴有为当着众人的面说道:想要我罢手也可以,除非这个老不死的说明白和我媳妇的关系,不然我绝不罢休。

听到吴有为的话,围观的村民们把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了李大伯的身上,期待他能够给大伙一个合理的解释,李大伯看了看众人,回头看着大乔一声叹息后说道:我原本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其实你们都误会了,我一个70多岁的老人怎么可能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呢,李大伯一边说话一边起身走到大乔身边,然后接着说道:其实大乔是我遗失多年的小姑娘,不信你们可以看她的手腕上这一块胎记,当年我和她妈把她放在了这个台阶上,后来我们就回城了,那时候她才几个月,寒冬腊月穿着小棉袄躺在摇篮里一个劲地哭。当时我们的心都碎了,这些年我和她母亲一直活在愧疚当中,良心上从来没有获得过安宁。

听说大乔是李大伯的女儿后,众人一片哗然,大伙都知道大乔的父母去世得早,18岁那年她就嫁给了同村的吴有为,两人婚后感情一直很好,至于大乔的身世,村里人只知道她是抱养的孩子,可没人知道她的亲生父母是谁。

李大伯接着说道:当年我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我父母都希望我媳妇生一个儿子,可是老大和老二都是姑娘,后来我媳妇又怀上了大乔,为了躲避计生办的追查,我媳妇只能躲在粮库里,没想到孩子出生后还是个姑娘,可纸终究保不住火,后来这件事还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因为严重超生我面临丢工作的风险,当时一家人都指望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没办法在大乔刚满月不久,我们就申请调回了城里,无奈之下,临走之前把孩子放在了这个台阶上。李大伯说着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青石台阶。

说道这里,李大伯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随后用颤抖的声音接着说道:可是刚回城几个小时我和老婆都后悔了,后来我又悄悄回到这里,可是孩子却不见了踪影,我们亲手扔掉了自己的孩子,这些年心里一直非常内疚,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大乔,前些年我媳妇临终之前对我说,一定要找到我们的小女儿,然后向她忏悔。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她。

李大伯说着低下头掩面痛哭起来,大乔弯下腰用手轻轻拍打他的肩膀表示安慰,看来她对当年被遗弃的事情早已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