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受到敌人袭扰,川军提前占领赤水县城,毛泽东另辟蹊径出奇谋

林彪受到敌人袭扰,川军提前占领赤水县城,毛泽东另辟蹊径出奇谋

离开遵义之后,红军面临的每一场战争几乎都是生死之战。

红军之所以能够挫败敌人,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的运筹帷幄,三军将士的舍生忘死。


刘伯承拿着电报,神色匆忙地走进了指挥室。

简陋的指挥室里,毛泽东抽着烟,在屋里踱着步,朱德、周恩来凝视着眼前的地图。如果林彪不能在预定时间攻占赤水县城,那么三万红军将再次受到川军、黔军合围,凶多吉少。

“主席,这是红1军团发来的电报!”刘伯承递过电报,报告说,“红1军团林彪受到黔军和小股民团袭扰,再加上山路滑陷,行军缓慢,距离赤水县城还有一天的路程!”

毛泽东听了这个消息,双眉紧锁:

“我们可不要小瞧黔军,他们熟悉山地作战,爬山过林,一点也不比我们差啊!”

周恩来说:“伯承,你立即给林彪发电报,命令他们加速前进,要不惜一切代价,攻占赤水县城!”

红军和川军都知道赤水县城对于双方意味着什么。红军夺取赤水县城,作为前线支撑,可以掩护红军主力顺利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

川军总司令刘湘也知道,只有率先攻占赤水县城,才能阻挡红军渡过长江,进入四川。阻止红军进入四川,才不会重蹈王家烈被蒋介石吞并的风险。

刘湘派出了手下第一得力干将郭勋祺旅长率领教导旅不分昼夜地追击红军。早年,郭勋祺和朱德、刘伯承关系还不错,也比较同情共产党,但是自从投靠刘湘之后,深得刘湘赏识,他为了报答这份知遇之恩,因此非常卖力。

郭勋祺率领七八千的川军日夜兼程,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梅溪了,距离红军总部不足半天路程。

毛泽东临机决定,命令红五军团董振堂在梅溪打一下郭勋祺,最好能够打痛他,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再追击红军了。


梅溪上面有一座石板桥。

二营营长蒋树凯奉命前来守桥。他察看了一下地形之后,准备把这座桥炸了。他已经在石板桥梁柱之间填埋了炸药。这时军团长董振堂来了。

他站在桥上,踢起了一个石子,石子落入河中,泛起了几个水泡。他对蒋树凯营长说道:

“蒋营长,这桥不炸了!,调一挺重机枪,四挺轻机枪,埋伏好,等敌人来了狠狠地打!河不宽,水很浅,防止敌人在上游和下游偷渡,选拔一些枪法好的战士,等敌人半渡之时进行伏击!”

红五军团的二营刚埋伏好,川军一支先头部队就来了。

他们看桥安然无恙,心里还是疑惑,不敢前进,于是川军营长命令士兵先火力侦察。两个川军抱着机枪开始疯狂扫射。

四周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有几只飞鸟受了惊吓,扑棱着翅膀从灌木中冲天飞起。

川军营长见没有敌情,于是命令一个班士兵冲过桥去。敌人刚跑到桥中央,轻重机枪的子弹雨点一般地招呼到过桥的川军身上,他们全被打死在石板桥上。

川军被红军压制在桥头,寸步不能前进。郭勋祺这时到达了桥头,他看了一眼石板桥,说:

“红军之中有高人啊,这叫‘虚留生路,暗藏杀机’!”

郭勋祺也发现这条河面不宽,河水不深,于是派出两个营分别从上游和下游实施横渡,然后迂回包抄,配合正面攻击,准备拿下这座板桥!

偷渡的敌人遭到预先埋伏在那里的红军的伏击,最终放弃了横渡,狼狈地逃了回去。在这座石板桥上,川军寸步难行。红5军团二营撤退之后,川军才得以过河。

林彪紧赶慢赶,到达土城时,前方接近赤水县城的红2师报告说:“川军已经进驻赤水县城了!”

林彪脸色阴沉。

黔军和民团的袭扰,再加上山路难走,可是这不是这位优秀红军将领不能先于川军抢占赤水县城的理由。

他夺过聂荣臻手里的电话,声嘶力竭地命令:

“李聚奎!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夺取赤水县城!”



李聚奎是红1军团1师师长。

李聚奎接到命令,他不敢怠慢,他知道这位年轻的、不苟言笑的军团长得厉害,并且,作为职业军人,他们早已习惯了攻城夺地的重任。

李聚奎带人去赤水县城侦察。他发现了一个“智取”的方法。

赤水县长为了讨好川军,让附近的村民挑来稻草给川军铺床。李聚奎说:

“我们可以学习刘伯承智取遵义的方法,也来一个智取赤水县城!”

他派一连的战士化装成附近的山民,挑着稻草。在城外,他们遇到了一队川军,因为口音,被川识破,于是双方发生了枪战。

红1师智取赤水县城的计划失败了!

当刘伯承把这个消息报告给毛泽东、周恩来、朱德时,周恩来、朱德显得都很着急。

朱德说:“没想到川军进军速度这么快,林彪没有拿下赤水县城,问题严重了。”

周恩来:“我们北上的路线让川军给阻断了。”

正在他们为林彪军队迟滞、没有按预定时间抢占赤水县城而懊恼时,刘伯承又送来一个坏消息:郭勋祺离总部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了!

毛泽东向朱德、周恩来、刘伯承说:

“打不赢就走,告诉林彪,不要跟敌人拼消耗,更不要去打赤水县城这个堡垒。没有了这个桥头堡我们就另辟蹊径,再谋出路嘛。”


毛泽东说,郭勋祺部离土城还有半天的路程,离赤水县城就还只有一天的路程。现在我们北去的路被川军挡住了,西边是赤水河,后面又是郭勋祺,看来,我们只有一战了,用战斗胜利的局面打开新的局面。

毛泽东又接着说:“我回来的时候,发现青杠坡就是一个很好的伏击点,这是一个狭长的葫芦形地势,两边是高山,很适合打伏击。”

于是,毛泽东在这里调兵遣将,布置下重兵,彭德怀、董振堂都参与了战斗,还调来了红一军团的第2师作为总预备队。

但是因为对于敌情掌握得不是很清楚,第一次渡赤水战斗进展得并不顺利,但是这却拉开了毛主席“四渡赤水出奇兵”的序幕,更多精彩内容,我们以后再聊。欢迎关注、点赞和转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