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纪事:迷茫·选择2022、8、4

流年纪事:迷茫·选择2022、8、4


2022、8、4,星期四,晴,暑热

1992年8月,我重新组建家庭后一年,妻子生下了小女儿,第二天,发生了一件我一辈子也难忘的事情:邻村约30名青年,有组织的到我所居住的地方进行地毯似搜索殴打居民,原因是前段时间,这里有几名青年殴打过他们,今天他们报复来了。我们这个居民点原是部队的营房,共3排六栋,中间一条通道分成两片,我家住在最后一排东栋,当时妻子生产了刚从医院回来不到两小时,我正在家里收拾,前面砸门打斗的吼叫声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前面一个小媳妇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惊惶失措的向后跑来,一边跑一边对我喊:快躲起来,来了一伙土匪,见人就打,见门就砸,连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妻子大惊,急忙对我说:你快跑,我一个月母子,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我说:他们敢!急取一根扁担在手,搬把椅子坐在门前,将扁担平摊在双腿上。巧了,前面2排都砸了,来到最后一排,一伙人看了看怒目相向的我,然后扭头去砸西栋,砸完后走了,没到我们这一栋来。

这场突如其来的横祸,当场打死一个人,打伤十几人,六七家被砸。事后公安机关撒网追捕,抓捕枪毙对方主犯一名,近20名被判刑。我们居民点的人都抱怨我,说人家都欺负上门了,我竟然不出面保护地方。我没作解释,因为现在不是解放前,真打到我家里,我会与之鱼死网破,但主动跑到前面上前与之拼命,闹出了人命,我到哪里去讲理呀!

第二天,总场部将电话打到居民点,让人转告我,通知我到总场人事部门找某领导,说总场部对我有新的工作安排。去年我从磷矿自动离职后,我没感到后悔,妻子也没抱怨。妻子的父母在村里开了一个小卖部,她也经常帮家里进货、售货,所以,知道怎样做生意。当时社会上流传一句话:富了海边的,阔了摆摊的。我们决定到城里租个门面,或卖烟酒副食,或卖调料干货,本钱也不会太大,怎么也比我挣那几个工资强,同时,夫妻能够厮守在一起,我也不用看人眼色过日子。要不是妻子怀孕不便,我们早就进城走了。

我没有找工作的意思,自然也不会到总场部去,可是总场部隔一天打一次,有时一天打两次。直到第七次时,我二姐火了,对我说:你愿不愿意上班是你的事,领导重新安排你是好意,但怎么你也得到总场部去一下,把事情跟人家说清楚吧!

我来到总场部,接待我的是总场分管企业的党委副书记。原来,当时社会上掀起了开发荒山荒水,大建经济之风,我们场很大一部分面积原是军马场的丘陵牧场,为了追风弄潮,市委书记亲自挂帅任总指挥长,成立了荒山荒水开发总指挥部,我们总场的党委书记兼任办公室主任,要将我老家后面的大片丘陵建成桃园。因为我熟悉老家的人和事,党委便安排我到这个办公室任职,负责具体工作。

我说我不去,态度很坚决,可那个领导竟然发了邪,任我怎么拒绝,怎么解释,他一定要我去。用组织原则,用个人感情,等等,直到最后说让我们夫妻一起就职,我才勉强答应了下来。

那片丘陵延绵7里,跨越4个生产队,总面积约7000亩,报纸、电视宣传是万亩。绝大部分是荒山荆棘,有大几百亩被当地农民开垦了在耕种。我带着5个人,用一台手扶拖拉机拉着石灰,拉线画线,忙了两个多月,才顺利完成。

第二年的一天,一个同学跟我在一起吃饭,酒至半酣,他半开玩笑半戏谑我:不是你当狗腿子,这桃园休想建成。通过同学的述说,我终于明白领导为什么一定要我到开发办公室就职的原因。

原来,这丘陵上有大几百亩被当地农民开垦了在耕种,总场部要把它们统统收回来建桃园,就存在着补偿农民开垦费的问题,打个最简单的比喻,就像拆迁,你满足了我的要求,我就拆,不满足我的要求,我就不拆。农民们要求每亩补偿500元,相关领导以农民自由开垦耕种属非法占地,不追缴农业税就不错了,凭什么还要补偿费?

在我到开发办公室报到之前,办公室其实已经成立并开展工作了三个多月,因为做不通农民的工作,就强行收缴,结果遭到了农民的坚决抵制,甚至数次殴打工作人员,以致工作人员心生畏惧,不敢下乡。这时,他们就想到了我。

因为敢于闹事的都是三十岁左右的人,这其中有部分是我的同学,有的是学弟学长,一是碍于面子,不好跟我翻脸,更重要的是跟我翻脸他们讨不了好,真要闹出了事,我穿的是官衣,他们也打不赢官司,所以,我所到之处,大家虽然很恼火,但都没有发作。

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原来是这么回事。在收缴的过程中,是有人提过补偿费的事情,但我绝对不知道他们此前进行过坚决的抵制,我向他们解释:你们都开垦了多少,我会如实出具证明,怎样补偿是上面领导的事,我无法回答你们。整个收缴过程,都是在和和气气的过程中完成的,没有一个人跟我翻脸。

可以想象,既然已经收缴了,最后以每亩补偿了他们30元了事,离他们当初的要求,差距实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