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小哥电动车电池爆炸特重度烧伤 希望能按工伤处理

物流小哥电动车电池爆炸特重度烧伤 希望能按工伤处理

“我老公很勤奋的,每天最早到站点,很晚才回家,很少请假休息。”在妻子罗丽娟眼里,49岁的陈良才是一个工作特别勤奋的京东物流员工。他2013年6月入职京东物流华南区域分公司,目前是广州市海珠区晓园站的一名配送员。7月20日凌晨2点多,在出租屋里充电的电动车电池爆炸起火,陈良才被特重烧伤。住院将近两周时间,已经花掉30多万元,巨额治疗费将一家人逼入绝境。

罗丽娟表示,公司为陈良才缴纳了五险一金,希望能按工伤处理,但是她咨询的多名律师对陈良才是否构成工伤却说法不一。“医生说我老公的治疗费需要100多万元。如果落实不了工伤保险待遇,后续治疗费用就没有着落了。”罗丽娟说,陈良才前两天清醒了,担心拖累家庭,一度要求放弃治疗,这让她心如刀割,痛苦万分。记者获悉,广州市海珠区总工会关注到陈良才的遭遇后,表示将派工会社工前往探望并积极帮扶。

事发

电动车电池爆炸引发火灾 物流小哥被严重烧伤

事发之后,罗丽娟从湖南老家赶到广州。京东物流海珠区晓园站站长告诉她,事发前一日(7月19日),陈良才本来轮休,他的电动三轮车出故障不太好骑,就想趁着休息时间去修车。“但是站长打电话来说有人有急事请假,叫我老公去顶班。在顶班途中车子坏了,我老公跟站长报告了,站点叫他借别人的车去送,把坏车放路区点维修。”

根据工友的讲述,当天,陈良才将货送完后,维修点还没有把车修好,由于维修点离位于海珠区城中村的出租房很近,为了不影响第二天工作,他就把电池抱回家充电。7月20日凌晨2点多,放在出租屋里充电的电池发生爆炸,引起房间着火,陈良才因为过于疲劳没有及时觉醒。等醒后才发现房间内烟雾弥漫,他就站在出租房阳台向邻居呼救,在邻居的帮助下挣扎着打开门跑出来。陈良才出来后,邻居看见他的皮肤已经被烧伤,赶紧打120,把他送去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

病历和诊断书显示:陈良才全身大面积特重度烧伤,体表80%至89%烧伤,全身多处烧伤80%为2至3度,呼吸道烧伤;治疗中出现血容量不足性休克,病情危重,需要烧伤ICU监护治疗;治疗过程需要8至10次手术,住院费用约100万至150万元,住院时间约2至3个月。

截至记者发稿,陈良才已做了3次手术,产生手术费近30万元。“本周还要再做一次手术,需要15万元。家里已经倾尽所有,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希望能得到公司、社会的帮助。”

进展

当事人被踢出工作群?公司态度令家属失望

陈良才的电子档案显示,他在京东物流已攒下9年工龄,事发之前配送里程3万多公里,配送时长3000多小时,配送单数30多万单,评价为五星好评。

罗丽娟表示,陈良才因为工作招来这场灭顶之灾,公司本应积极提供帮助,但是事发后公司的表现却让她感觉很失望。

“事发之后,晓园营业部的站长和华南片区经理在医院守了两个晚上,一直不愿出钱为陈良才垫付医药费。我最后找到公司跪求提供协助,公司才派了人过来,垫付了3万元治疗费,还让家属签字声明是‘垫付’。片区经理发动几个站点的员工捐款4万元。”

陈良才的儿子则表示,发现父亲已经被“踢”出配送站的微信工作群,这让他感到非常不满。

陈良才的儿子告诉记者,父亲的劳动合同,刚入职的用人单位是京东物流公司,最近续签的一份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是广东京邦达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陈良才使用的公司统一购买的电动三轮车上,依然喷涂着“京东物流”四个大字。

截至发稿前,记者多次拨打该公司华南片区张经理电话,试图核实前述问题,张经理一直没有明确回复。

正收集证据,将向电池销售商家和生产厂家索偿

记者了解到,肇事的“锂好用”牌锂电池是陈良才于2021年7月21日在拼多多网购平台上一家名为“孚能”的店铺拼单购买,花费了1648元,电池生产厂家为东莞市锂好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平台上的聊天记录显示,2022年2月11日,陈良才向孚能客服反映,“电池充满后很快就显示没电,但是充电的时候却显示还有79%的电量”。经过视频验证后,客服同意陈良才将电池寄到位于东莞谢岗镇的维修点检测。10天后,维修点将电池寄回给陈良才。

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辛钧辉表示,陈良才是因自购的电池发生爆炸而遭受人身损害,如果电池是因质量缺陷导致爆炸的,消费者可以向电池销售者或生产者要求赔偿。

广东省消委会相关人员提醒消费者,在消费过程中应注意收集和保存证据,包括宣传网页截图、聊天记录、付款记录、商家信息、订货单、发货凭证、发票等,为后期维权提供保障。一旦与商家发生纠纷,建议先通过网购平台发起维权投诉,提请平台客服介入调解、维权,同时也可以采取向工商部门申诉举报、向消委会组织投诉等方式维权。

陈良才家人表示,正在积极收集相关证据,向肇事电池的销售商家、生产厂家追讨赔偿。

焦点

家属希望能认定为工伤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如果陈良才的烧伤能够被认定为工伤,可以基本解决其治疗费用问题。罗丽娟了解到,公司为陈良才缴纳了工伤保险,但是能否被认定为工伤,实务中有不同看法。

有律师认为,《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工伤一般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为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陈良才出事时的情形无法扩大解释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工作原因,很难被认定为工伤。

但有司法判例支持“工伤”之说。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02行终545号行政判决书指出,美团骑手在家给电动车充电导致火灾死亡属于工伤。法院释法认为,外卖快递行为作为基于互联网发展所形成的新兴业态,劳动用工形式与传统用工形式存在很大差别,在劳动关系确定上存在一定困难,特别是在工伤认定时,对于工作地址、工作时间和工作原因的确定上各方认识不一。劳动者作为外卖骑手,电动车是其送餐的必要工作,只有电动车充电以后才能进行送餐工作,因此为电动车充电可以认定是预备性工作。至于是在家充电,还是在公司充电,以及电动车是骑手个人自备,还是公司提供,均不影响预备性工作的认定。

8月3日,陈良才家人向公司提出要求工伤认定,公司已同意协助其向有关部门提交认定工伤申请书。(来源:南方工报 作者:全媒体记者王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