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女子跟男友回老家,却被1.2万卖给老光棍,精神几乎崩溃

2009年女子跟男友回老家,却被1.2万卖给老光棍,精神几乎崩溃

文|冬月

编辑|落史栀

男子牵着女友的手来到了一个小村庄中,这里是男子的老家。女友笑意盈盈,以为男友是带她来见父母的。

可谁知,男子却把女友带到了一户梁姓人家中。

女子被他们关在屋内,而男子却拿着1.2万,头也不回地走了……

被拐女孩

“我杀人了。”

杨闻看着这条短信,先是一愣,随即又紧张起来:“你现在在哪?你杀了谁?”

而那边很快就回复了短信:“我明天告诉你,你明天就知道了。”

发短信是杨闻的朋友崔尔信,在杨闻这里住了十几天,并拜托杨闻为他找个工作。可在前几天崔尔信突然不见了,只留下了这条短信。

杨闻

杨闻了解崔尔信,他不是那样会开这种玩笑的人,于是果断报了警

警方了解情况后,就开始寻找崔尔信

崔尔信是山西汾阳人二十九岁。十几天前,他给自己的朋友杨闻打电话,说是要去他那里住几天,顺便在四川找一个工作

因为他们是旧友,感情很好,杨闻立刻就同意了,带着崔尔信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然而几天后,杨闻却发现崔尔信并没有电话里说得那样着急找工作,反而像一个闲人那样白天在茶馆里面吃茶,晚上就去歌厅狂嗨,还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反倒是自己,为了给崔尔信找工作,提着笑脸四处打听。

崔尔信这样的态度不免让杨闻有些心寒,于是他就质问崔尔信:“你到底还想不想找找工作!”

崔尔信喝醉了,他举着酒瓶,说道:“找啊,当然找。”

(网络图片)

杨闻看着的崔尔信,有些无奈。但他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好友,也就没有过多埋怨,继续帮助崔尔信留意工作

然而,崔尔信还没住几天,就告诉杨闻,自己要带着女朋友回一趟山西老家,并告诉杨闻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杨闻点了点头,提醒崔尔信路上小心,就看着崔尔信收拾东西离开了

三天后,崔尔信从老家回来,又过了几天,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网络图片)

为了确定崔尔信是否杀人,警方一边找崔尔信,一边调查崔尔信来成都后的行踪。

调查发现,崔尔信来成都后,只和三个女人有接触。

其中两个女人是同一家歌厅的DJ,还有一个是茶楼的服务员

警方先去找了歌厅的两个DJ,二人安然无恙,但她们的神色却有些不对劲

两位DJ将手机递给民警,这是崔尔信给她们发的短信,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我杀人了!”

紧接着还有第二条短信:

“我要离开成都,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原来,她们也收到了这样的短信

警方安抚了两位DJ,表示他们会查清楚整件事情。警方离开歌厅后,就来到茶楼找与崔尔信有接触的第三个女人。

这个女人名叫周雪

警方来到茶楼,询问茶楼负责人周雪的情况。

茶楼负责人告诉警方,周雪已经好几天都没来上班了。而且是不辞而别,没有通知任何人。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也打不通。

茶楼的负责人还告诉警方,周雪来这工作了一个月,但在4月17日这天下班,突然和一个男人一起离开了,也就是从那天以后,她就没再来上过班

警方拿出崔尔信的照片,询问是不是此人。

茶楼负责人仔细查看了崔尔信的照片,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是他。”

警方当场就紧张了起来:难道崔尔信杀的人是周雪?

联想到之前杨闻所说的女朋友,警方又将周雪的照片拿给了杨闻。

杨闻一看,立刻指出:“是她,她就是崔尔信的女朋友。”

崔尔信18号带着女朋友周雪去了山西,而21号崔尔信就回来了。

但在这之后,杨闻就没再见到过周雪

警方当时判断出了两种可能结果,一种是被害了,还有一种是被卖到山西了。

四川警方更倾向于后者,毕竟崔尔信如果真的想害周雪,又何必要带她去山西。

于是四川成都警方就联系了山西汾阳警方,请他们打探一下崔尔信老家附近,有没有被拐来的少女

很快,汾阳警方就查到了结果,崔尔信老家附近确实有被拐来的少女,而且,还和崔尔信是同村人

于是,成都警方就立刻赶来汾阳,在汾阳警方的帮助下,来到了崔尔信的老家

汾阳警方表示,女孩现在在一户梁姓人家那里,而这户人家,比较穷。而他们家这个媳妇,是4月份“买”

这就和周雪4月份离开成都对上了。

于是警方立刻开着警车,直接来到了这户梁姓人家的家门口。

可警方在他们的家里,却没有找到周雪

一番询问下,才有人告诉警方,周雪现在和他的弟弟,去了几十公里外的亲戚家

在询问了具体位置后,警方又来到了几十公里外的亲戚家。

在这家的屋里,警方找到了失踪的周雪

周雪看到了警察来救自己,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情绪十分激动

也正是因为周雪的情绪极其不稳定,警方就拨通了周雪家人的号码,让周雪和家人说几句。

周雪一边哭,一边给电话那头的姐姐说:“我不知道这是哪,我害怕。”

周雪的姐姐听到妹妹的声音,悬着的那颗心,也放了下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会去接你的。”

待周雪的情况稳定后,便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崔尔信和周雪是在茶楼认识的,崔尔信总是在周雪面前说,自己是煤老板的儿子,家里特别有钱,想和周雪谈恋爱,并去想带周雪去山西见自己的父母

周雪

周雪说自己不去,崔尔信就一直给周雪打电话。

周雪年纪比较小,崔尔信这样的死缠烂打,也就让周雪稀里糊涂地信了。

于是在4月17日这天,崔尔信就在茶楼门口等着她。

18日,他们一起坐上了开往山西汾阳的火车

等到了在火车站,周雪就被崔尔信推上了一辆面包车,带到了梁家,并被梁家人囚禁

而崔尔信则拿上了1.2万元,拍拍屁股回到了四川

(网络图片)

周雪被带到梁家后,情绪一直不稳定。梁家人就一直在周雪的耳边说着“安心当我们家的媳妇吧”“我们会好好对你的”“你会不了家了”“……”之类的话。

之后,周雪又被带到了亲戚家,她在亲戚家待了将近十天,直到警方来救她。而在警方来之前,一群人还在周雪的耳边说:“等会来一群人贩子,会把你卖了,不要给他们走。”

这句话让警方又生气又想笑。

5月8日,警方带着周雪,坐上了飞往成都的飞机。成都机场,周雪回到了家人的身边。

崔尔信和周雪的事情告一段落,可崔尔信杀的人,到底是谁?

另一边,杨闻仍和崔尔信保持着联系,并按照警方的要求,套崔尔信的话

后来,崔尔信终于松口,说出了他杀的人到底是谁。

“和你同房子住的那个戴眼镜的女孩子……”

杨闻瞪大了双眼。

杨闻

“……我把刀放在了你的床垫子下面。”

杨闻颤颤巍巍挪到了床边,果然在床垫下面发现了一把带血的刀

这个房子是几个人一起合租的,崔尔信所说的女孩,名叫彭兰。杨闻回忆起,这么多天过去了,他确实没有看见过那个彭兰

杨闻直冒冷汗,战战兢兢来到了彭兰的房门,当当当敲了几下。

屋内无人回应,房门也被反锁。

警方赶到这里,撬开了彭兰的屋门。

屋内十分凌乱,尤其是床上。而在铺盖下面,警方发现了早已断气的彭兰,而且已经形成了尸斑

彭兰,是四川某一大学的大四学生,大四需要在校外实习,所以彭兰就在附近一家公司打工。

彭兰的身世也很令人惋惜,她的母亲精神失常。父亲一个人既要照顾无法自理的妻子,又要为女儿赚取学费。因此,彭兰的家境并不好

所以,父亲总是盼着女儿大学毕业,然后找一份好工作,能替他共担家庭

可是,24岁的彭兰却遇害了

彭兰的母亲痴痴地望着面前的丈夫,不明白他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

警方经过搜查,发现了屋内还有两件沾着血的衣服

警方将衣服拿给杨闻,杨闻指出,这些衣服就是崔尔信的。

彭兰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身上总共有六处刀伤一刀咽喉,一刀心脏,剩下的四刀全在胸口,刀刀致命。

这样的伤口,绝不是失手杀死。凶手的怨气很大、目的性很强。

彭兰为什么会被杀害?她和崔尔信之间又有何关系?

屋内并没有被盗过的痕迹,而死者虽然衣冠不整,但却没有遭到性侵。

“叮叮叮——”杨闻的电话响了,而打来电话的正是崔尔信

崔尔信仍是不停告诉杨闻,自己真的杀人了。

警方让杨闻稳住崔尔信,问他现在在哪里。

崔尔信告诉杨闻:“我现在在去西安的路上。”

得知这个消息后,警方立刻在沿途的几个火车站搜寻崔尔信,并请求附近民警协助。

经过多地民警协助,终于在广元火车站查到了崔尔信的身影。

崔尔信

当地民警通过监控追踪崔尔信的去向,在路边找到了崔尔信

两位民警迅速下车,陈其不备擒住了崔尔信,然后将他架到了警车上。

崔尔信被抓后,并没有显得慌张、不安,而是非常平静,立刻承认了自己杀人和拐卖的事情。

崔尔信还交代,自己和彭兰根本就没有见过几次面,完全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为什么还这么残忍地将她杀害?

崔尔信的父母在他三岁时就离了婚,崔尔信从小由奶奶抚养长大,在崔尔信读完小学后,他就离开家外出打工。

或许是因为从小缺少父爱母爱,崔尔信的性格才会变得孤僻怪异2002年崔尔信曾因盗窃罪,被送入了监狱,直到四年后,才从监狱出来。

这四年的牢狱之灾对崔尔信的影响很大,在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他便决定要改过自新

于是崔尔信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也攒了一些小钱

(网络图片)

后来,崔尔信又无意间认识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是一个大学生,两人谈起了恋爱。这是崔尔信第一次心动,女孩也是他的初恋。

他们感情很好,就像是双飞的比翼鸟

在这份甜蜜之下,崔尔信将自己的童年的经历还有坐过牢的事情,告诉了女朋友。

可是,女朋友却和崔尔信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

“因为你做过牢!”

(网络图片)

这段原本甜蜜的爱情,就这样不欢而散。不管崔尔信如何挽留,也没有换来女孩的回头

崔尔信的情绪有些失控,变得暴躁、易怒。不久后他辞去了工作,带着攒下的三万块钱,离开了这座城市。

崔尔信来到成都,在成都打麻将、喝酒、唱歌……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可他还是痛苦

崔尔信结识了三个女孩,在相处后崔尔信得出结论:女人就是想要他钱,女人没有好东西。

于是,他将周雪带到了自己的老家,卖给了同村的梁家。然后又回到了杨闻的出租屋

(网络图片)

一天,崔尔信在屋内看电视,那是一对甜蜜的恋人。之前的记忆瞬间涌了出来,明明之前他们也是这样亲密无间,为什么会变得这般决绝?

崔尔信的悲伤逐渐变成了愤怒,他想到了那个女大学生彭兰,今日彭兰休假,这房子内也只有他们二人

崔尔信敲响了彭兰的房门,想要对彭兰进行侵害。但仅存的一点点良知拉回了崔尔信,他又转念一想,他们的故事,与彭兰无关。

彭兰打开了门,只看到了崔尔信落魄的背影

崔尔信又回到了电视前,而此时电视里播放的画面却刺激了崔尔信。

崔尔信几乎失控,拿起菜刀,冲进了彭兰的屋里。

一刀咽喉,一刀心脏,四刀胸口,残忍至极。

后来,崔尔信脱了沾血的衣服,又将凶器藏在了杨闻的床垫下面,逃离了这里。

在崔尔信交代了所有事情后,四川人民法院法院审理了此案,并一审判决崔尔信死刑

(网络图片)

拐卖妇女、故意杀人,一段爱情的失败,让一个女孩留下了阴影,一个女孩离开了人世。

崔尔信的心理及其扭曲,他将所有的错都归结与女人身上,他觉得女人都是那样翻脸不认人。于是他把所有女人都当成了敌人,对她们实施报复。

短短十天,他伤害了两个女孩

可从失恋到被抓,崔尔信却从来都没有看看自己,反思自己身上的过错。

他后悔,后悔自己犯了错。可却始终都憎恨着女人,憎恨着抛弃。

(网络图片)

恶有恶报,崔尔信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知耻而后勇。犯罪坐牢瞒不住也盖不住,如果崔尔信不那么极端,偏偏去追问“为什么我坐牢了就离开我”,而是更努力弥补错误,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更何况,坐过牢会影响后代,影响配偶等等,女方提出分手也并没有什么不妥

对此,您怎么看待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