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岂能引导人们做懦夫

司法岂能引导人们做懦夫

点击上面蓝字

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我们今天来聊一聊正当防卫的话题。

最近翻看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正当防卫”“无罪”,跳出不少裁判文书,但基本上是被告人或者辩护人提出“正当防卫”“无罪”,法院多判有罪;极少数认定正当防卫的,也多是没有发生死亡结果的案子;对发生死亡结果的案子,判正当防卫的是少之又少。

忽然就看到一个发生死亡而以正当防卫判无罪的案例,真像买彩票中了500万大奖,如获至宝。

先看案情。

2014年3月12日晚,被告人陈天杰和妻子在三亚市商品街一工地搅拌、运送混凝土。

22时许,同在该工地打工的周世烈、容X、容浪和纪亚练酒后经过该工地言语调戏陈妻。陈天杰便生气地叫容浪等人离开。容浪等人不理会。周世烈叫陈天杰把装满混凝土的车推走,但陈天杰站在其妻身边,不去推车。周世烈觉得陈天杰碍事,为引开陈天杰,便将车推到工地里面。周世烈返回后,用手摸了一下陈妻大腿。纪亚练问陈天杰想干什么,陈天杰没有说话。周世烈也问陈天杰想干嘛,是不是想打架。陈天杰遂与周世烈等人发生争吵。

争吵中容浪等人对陈天杰说:“你今天走不了了!”周世烈冲上去要打陈天杰,陈天杰也冲上去要打周世烈。陈妻和跑过来的刘增荣站在中间,将双方架开。周世烈从工地上拿起一把铁铲冲向陈天杰,被陈妻拦住。陈妻在劝架时被周世烈推倒在地哭了起来。陈天杰准备上前去扶其妻时,周世烈、容浪和纪亚练三人先后冲过来对陈天杰拳打脚踢,陈天杰边退边用拳脚还击。

容浪、纪亚练从旁边地上捡起钢管冲上去打陈天杰。期间纪亚练被刘增荣抱着,但纪亚练一直挣扎往前冲并将刘增荣甩倒在地,持钢管朝陈天杰的头部打去,因陈天杰戴着安全帽,钢管顺势滑下打到陈天杰的左上臂。

陈天杰半蹲着用左手护住其妻,右手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把折叠式单刃小刀乱挥、乱捅,致容浪、周世杰、纪亚练、刘增荣受伤。后其他同事赶到现场,周世烈、容浪和纪亚练便逃离现场,逃跑时还拿石头、酒瓶等物品对着陈天杰砸过来。

容浪跑到工地地下室里倒在地上,后因失血过多死亡。周世烈轻伤二级;纪亚练、刘增荣均为轻微伤;陈天杰被打后呈左头顶部浅表挫裂伤,其伤势为轻微伤。

这样的案情在司法实践中司空见惯。大多数情况下,“陈天杰”们以故意伤害罪,甚至是故意杀人罪被判刑,有些还被处以重刑。

这些有罪判决的逻辑是:“陈天杰”们和对方属于互殴行为,主观上具有伤害(杀人)的犯罪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伤害(杀人)的犯罪行为,并造成人员伤亡的危害结果,应当构成故意伤害(杀人)罪。最多在量刑时以被害方有过错对被告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实践中,减轻处罚并不常见;就从轻处罚而言,也是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是无期徒刑。

陈天杰案的两级检察机关即是持上述定罪逻辑提起公诉和抗诉的。

实事求是地说,认定陈天杰的行为系互殴从而构成犯罪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所谓的“互殴”,是双方都有实施不法侵害的故意并相互实施不法侵害行为。陈天杰在其妻被调戏、其被辱骂的情况下,对冲上来打人者进行还击,是完全合法的。陈天杰在保护被推倒在地的妻子时,遭对方三人拳打脚踢,头部还遭到钢管打击,其人身安全已受到严重不法侵害。因此,陈天杰是在被羞辱、被打时为维护自己的尊严、保护自己及其妻子的人身安全,制止不法侵害而被动进行的还击,不属于互殴,不具有伤害他人的犯罪故意。

我们再来看法律规定。

刑法第二十条 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结合上述刑法的规定,我们来分析下陈天杰的行为。

第一,案发当时容浪等人当时调戏陈妻,并施拳脚、持凶器围殴陈天杰,不法侵害行为正在发生。

第二,陈天杰虽然受到的是轻微伤,但系赖安全帽的保护,并不能据此否认容浪等人持械击打的是身体要害部位。在当时情形下,根据对方的人数、所持的工具来判断,陈天杰面临的是现实、急迫、严重暴力的“行凶”行为。陈天杰没有受到严重伤害的事实,不影响特殊防卫的成立。

第三,陈天杰半蹲左手护住其妻右手持小刀进行捅刺,是被动防御的姿势;且刀刃长仅6cm左右,只要对方不主动靠近攻击就不会被捅刺到。至于在混乱中误伤劝阻人员刘增荣,则纯属意外。

因此,陈天杰的行为符合刑法第20条的规定,依法成立正当防卫。

上述分析意见,就是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认定陈天杰无罪的理由。

看到这个判决,侯哥禁不住要为陈天杰案一审和二审法院点赞。

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长期以来,在我们某些司法者的头脑中,往往把能给公民贴上犯罪的标签,当作能力,当作成绩,当作荣耀。还有一些司法者基于“人死为大、为尊”的陈腐观念,甚至屈于“被害人”方的压力而从维稳的角度,对像陈天杰这样的人判处刑罚,以期息事宁人。

这是一种对党和国家司法事业、对人民利益严重不负责任的态度,是没有担当的表现,其结果只能是让好人流血流泪,让坏人更加猖狂!

想起十几年前在西政读研究生时的一件往事。

课堂上,老师讲一个案例。

一男生和女朋友约会,遇到流氓调戏其女朋友。男生奋力反抗,持匕首将流氓刺伤。问同学们,这个男生构不构成正当防卫。一个曾经从事过司法工作的同学回答说,不构成正当防卫。老师问为什么。他说在司法实践当中,这种情况要认定故意伤害罪,如果造成死亡结果还可能认定故意杀人罪,不定罪是不现实的。

老师问:“如果是你处在那样一个环境当中,你会怎么办?”这个男生回答:“如果是我,我会跑。”老师问:“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吧?”这位男生有些羞涩地回答说:“没有。”老师笑着说:“就凭你今天这句话,在座的女生恐怕没有一个人愿意做你的女朋友。”老师的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又想起唐代柳宗元所著《童区寄传》所记述的一个机智勇敢小男孩的故事:

当时湖南郴州一带盛行贩卖儿童。

两个强盗劫持一个叫区寄的孩子,想带到集市上卖掉。强盗并没有把区寄放在心上,在窝点里休息后一个强盗离开前去集市谈生意,另一个把刀插在地上,躺下来睡觉。区寄看他睡着了,就把捆绑自己的绳子靠在刀刃上,上下磨动。绳子断了,他拿起刀杀死强盗,逃了出去。

可是逃没多远又被回来的强盗抓住。那强盗要杀掉他。区寄说:“做两个主人的奴仆,哪里比得上做一个主人的奴仆呢?他不好好待我,你果真能保全我的性命并好好待我,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强盗盘算:“与其杀死,哪里比得上把他卖掉呢?与其卖掉他后两个人分钱,哪里比得上我一个人独吞呢?幸亏杀掉了他,好极了!”他越发把区寄捆绑得结实。到了半夜,区寄转过身来,把捆绑的绳子就着炉火烧断,拿刀来又杀了第二个强盗。

按照陈天杰案检察机关的逻辑,当时二强盗均处熟睡状态,对区寄而言,不法侵害不具有急迫性和现实性,甚至不认定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也不是没有可能;且两个强盗没有伤害的故意和行为,更不要说杀人,只是侵犯了人身自由,区寄却连杀二人,显然不具有相当性。

按研究生同学的观点,区寄当时是可以“跑”的,却持刀致人死亡,明显具有杀人的犯罪故意,且杀死二人,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严惩”,判个无期徒刑是要的。

而实际上呢?差吏把这件事报了官,刺史不但不认为是犯罪,而且非常欣赏区寄的机智和勇敢,在区寄不愿意做小吏的情况下,赠给衣裳,派人送回家乡。

有时候静下心来仔细想想,我们有的司法者,真的连1000多年前的古人都不如!

再进一步想想:

如果连自己都不能保护,遇到爱人被辱都不能挺身而出,首先选择的是“跑”,当外敌入侵时,又怎么指望他去保家卫国?

如果司法惩罚那些勇于维护自己和他人人身安全、人格尊严的人,长此以往,我们的人民还能一点血性吗?若干年后,我们还有底气称中华民族为勇敢的民族吗?

正当防卫的制度设计,意在倡导和鼓励公民对一切不法侵害行为和严重暴力犯罪行为作斗争,但是长期以来这个法律规定被雪藏、被僵尸化。本应当认定为正当防卫的,却被司法机关判为有罪,与人民群众期待的公正司法产生了很大的差距。

近年来,由于自媒体的成长和壮大,这些案件被屡屡披露,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对司法公信力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最高司法机关对此非常重视。

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此发布了若干关于正当防卫的指导性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也强调,坚决防止“谁能闹谁有理” “谁横谁有理” “谁受伤谁有理”等“和稀泥”做法,让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温度;让群众有温暖、有遵循、有保障,争做法治中国好公民。

最高法院院长周强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

2019年第七次全国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也指出:设置正当防卫制度的目的也在于鼓励公民与不法侵害作坚决斗争,办理具有防卫情形的案件,就需要准确把握上述立法旨趣,将司法专业判断与弘扬正义的刑法价值取向结合起来,设身处地为防卫人考量,准确判断处理防卫人因恐慌、激愤而超过防卫限度等情况。

但是在目前的环境中,还能看到教导人们遇见这种事情要“立马跑路,躲避殴打”的情况。

“跑”是正当防卫吗?真是匪夷所思!

在这种思维倡导下,甚至发生了这样的荒唐事:两个女子开着三轮车偷西瓜被瓜农阻止拉扯时,膝盖擦破流血。小偷——不,法律上应该称之为抢劫——居然能够理直气壮地报警。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警察不仅不处理违法者,反而让正当防卫的瓜农赔偿抢劫者300元钱!

毫不客气地说:鼓励“跑”,就是引导人们做懦夫!

引导人们做懦夫,绝不是司法的荣耀!

我们应当认清形势,及时更新观念,认真研究指导性案例,大胆准确适用正当防卫的规定,作出合乎天理、国法、人情的判决,保障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这不仅仅是司法者有无担当的问题,这更是司法者无可推卸的责任!

点击下面蓝字,找回错过的精彩!

航班延误险,是个什么鬼?

我不是为陈有西说话

No.3:诗三首

No.4:惩罚近了,你们应当悔改!

No.5:如果我是本案审判长

No.6:徐昕教授,学生不同意您对“法无授权不可为”的解读

No.7:关于南京航延险诈骗案的再思考

No.8:冰冷的从来不是法律,只可能是人心

No.9:这个雨天,你只属于我

No.10:高空抛物、抢夺方向盘,不宜单独入刑

No.11:这个抗诉未获二审支持,冤吗?

No.12当心:谁先吃完,谁先走!

No.13黄岛法院的补正“笔误”裁定何以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