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狗尾巴草 是我的乡村记忆情节

家乡狗尾巴草 是我的乡村记忆情节

我从孩童时代,为讨生活求学就离开了家乡,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记忆中的那个乡村老家还是那个样子, 路也没变的多宽. 山还是一样的高, 只是,乡土 味道都变了, 再也找不到那份简简单单的儿时快乐了。

在我生活的那个小山村,蕴藏着孩童时候记忆中的狗尾草,显得格外亲切;狗尾巴草,其貌不扬,甚至丑得有点让人不敢恭维,却不料,它以其低微浅陋的姿态成为家乡的记忆符号。
记忆中的家乡,像狗尾巴草一样普通渺小,甚至会被人遗忘。遍地的狗尾巴草却是夏日家乡独有的风景。


儿时,喜欢在家乡小道上嬉戏,累了,在烈日下,躺在草地上,用手臂遮住眼睛,感受微妙清凉的风拂过的那种闲适。突然,鼻子痒痒的,像有小虫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但不断搔痒的感觉让我不情愿地睁开眼,看着好友一脸认真好笑的表情,手里一棵狗尾巴草不断摇晃。顿时,因一根狗尾巴草而起的“血案”,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们在狗尾巴草的“丛林”里跑着,笑着。
记得小时候每每走在路边总是有事没事拔一根出来玩, 想耍酷的时候或许还叼在嘴里...



偶尔,大家会用狗尾巴草编成草帽子,遮挡阳光,表示像游击队员一样勇敢。表达有统帅的能力快乐心情。 童年时对家乡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当长大后,走在高楼林立的城市时,我们会为大城市的繁华所吸引,不再思念曾养育了我们的家乡。城市中不再有狗尾巴草,却有美得惊人的花朵与碧绿整齐的草地。
当您一个人闯荡于陌生的城市时,当一个人寂寞地吃饭时,当一个人观赏中秋的月亮时,那淡淡的思乡情绪就会爬满心头,久久不能释怀。你心头那关于家乡的不舍情结从未在记忆中抹去,就像你仍会在城市某个长满草的角落找到那一棵毛绒绒的狗尾巴草。

特别是您退休之后,总把狗尾巴草作为家乡记忆的符号,它与家乡从未远离,在我们心里从未消逝……路过东湖公园环湖路,远远看见前方路边的花园里好像有一片明晃晃闪着光亮的地方,走近了些定睛一看,才知道那是一大片抽了毛茸茸穗子的狗尾巴草。家乡的那一棵棵狗尾巴草总会在你心灵深处长出来,带来问候与企盼,让你睹物思乡。正是最热的夏天,狗尾巴草悄然进入了花期,每一棵草的主茎上都抽出了毛茸茸的、像极了试管刷的穗子,嫩绿色的穗子上缀满了透明细密的露珠,像全身挂满水晶的暴发户一般,在初升的朝阳的照耀下反射、折射出一片迷人的光亮。

狗尾巴草,又被称作花尾巴狗,是一种草本植物,通常出现在旱地作物的旁边,是一种特殊的杂草,狗尾巴草已经成为了许多孩子们的玩物,其实狗尾巴草不仅对人体有许多意想不到的功效,另外它还被传说有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




那些狗尾巴草,勾起了我童年的记忆。狗尾巴草,是农村孩子最为常见且熟悉的杂草之一。每年六、七月间,这种杂草就伴随着盛夏充足的阳光、进入夏季有着丰沛的雨水在我们田地里,道路旁,田埂野地里生根、萌芽、出土,先还只是细小的嫩苗,躲在大棵的植物底下的泥土里、枝叶下,不几天,就慢慢成长起来,先是植株渐渐地长高,再是根部不停地分蘖、衍生出来,一两棵很快变成一大丛,然后像星星之火一样蔓延开来,要是不及时清理、拔除,就有喧宾夺主、鸠占鹊巢的趋势。

一丛丛狗尾巴草在地瓜,花生地里、芝麻地里、玉米田里以及各种蔬菜瓜果地里长高、长旺,直到把所有的主角都掩藏在它们“伟岸”的身影之下,向上放肆地抢夺阳光雨露的沐浴滋润,向下也毫不羞耻地吞噬着泥土里的营养……而当它们得意忘形、猖狂肆虐之时,便也是它们无限接近被“斩草除根”之时

我的老中医外爷爷曾给我讲过,狗尾草是一味中药,有清热利湿、清肝明目、解毒利尿的功效。主用于痈瘀、面癣、风热感冒、小便涩痛、目赤涩痛、目赤肿痛等的治疗。

在我小时候,我们常常在放学以后背上条筐到田野间去割草,那时,当年我去花生地里清除狗尾巴草,在小草还不很旺盛和茂密的时候,喜欢用手拔,把手贴近狗尾巴草的根部,先是用力往下压一压,再垂直往上轻轻一拉,狗尾巴草长在泥土里的根须就和上面的茎叶被一并拔除出来了,三五下,就能凑成满满的一大把。虽然时间长了小手指那里会拽得有点疼,但这样拔出来的草更加完整,粘在草根部的泥土也更少,地里也清理得更加干净,很少会有“漏网之草”。

每当清晨或者傍晚大汗淋漓地背着满满一大条筐草回家,就算没有得到父母的表扬,心里也有满满的成就感,自留地里的杂草少了,就帮家里减轻了一份劳动负担,而且,家里的家畜们也有了口粮。开过花以后的狗尾巴草就老了,那时的草含水量更低,也更适合放在太阳底下晒,晒成一捆一捆的草干,收在养猪养牛的屋子里,留待缺少青草的冬天拿出来当作牛儿的饲料。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当我生活在城市里,每当听到这首歌唱的就是自己挚爱的狗尾巴草。在城市的角落或沟渠山坡草地林下,每一次偶遇狗尾巴草,那些长满狗尾巴草的陈年旧事,就会从记忆里逐渐散开。

城市里的狗尾巴草活得卑微小心。我们童年时的狗尾巴草,那叫长得舒畅自在。家乡村前小河畔长满了狗尾巴草,深秋时节虽经雨雪风霜仍风韵犹存,精神抖擞的披针形叶子上,挂着一穗穗毛茸茸的种子。漫天的夕阳从河畔田埂洒下,落在大片大片的狗尾巴草上。原本低贱卑微的狗尾巴草草尖,忽然就变得晶莹剔透高贵矜持起来,宛如一排排竖着金色乐器的交响乐团,就等着秋风来奏响乐章;又如骑着白马的英俊少年手持武器快马扬鞭。

那时候我们可以采摘下好多狗尾巴草,运用各种压、绕、盘、拉等技巧,变成一个个毛茸茸兔子,蝴蝶等小动物。我们这群屁孩子。等夕阳完全西下,父母喊孩子名字吆喝声此起彼伏,我们才各自心满意足回家吃晚饭。
在负重前行生活节奏紧张的生活中,我们总习惯抬头向前,往往会忽视身边的一草一木,偶尔一瞥,也是带了漠视和优越感。闲暇时候难得低头,在城市的边缘,也会看见一些流浪儿。除了流浪猫流浪狗,在那些修剪得非常漂亮整齐的绿植后,还有些很野不听话的异类植物。

就是散落在城市角落里,风餐露宿活命着的蓬蒿、龙葵、狗尾巴草等低贱卑微的植物。狗尾巴花的花语是:坚忍、不被人了解的、艰难的爱,暗恋。所以野外生生不息的狗尾巴草,可以在乡村摇曳生姿,可以在诗经里附庸文雅,可以在游子心底肆意生长,也可以是歌手安旭歌声里的初恋:轻轻地耳语 动听的天籁,一杯水都有世间最美的味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