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省会城市半年报:福州超合肥、南昌超长春、太原超哈尔滨

26省会城市半年报:福州超合肥、南昌超长春、太原超哈尔滨

每经记者:程晓玲 每经编辑:杨欢

图片来源:摄图网_401020995

全国27座省会城市半年报,除拉萨外已全部出炉。

从已公布数据看,河北石家庄上半年GDP增速达7.8%,分别高于全国、全省5.3、4.4个百分点,拿下省会城市经济增速冠军。

吉林长春GDP增速下降9.9%,三次产业增加值全部负增长,成为全国唯一经济负增长的省会城市。

从经济总量排位来看,广州成为今年上半年唯一GDP超万亿的省会城市。

此外,还有多座省会城市实现赶超进位——郑州超越长沙,福州超合肥、南昌超长春、太原超哈尔滨。增速“黑马”石家庄更是一举反超长春、沈阳、南昌,紧追昆明。

经济总量和增速比拼之外,26个省会城市经济首位度有何变化?同一省份“双子星”城市的较量又如何?

谁在逆势上位?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632646

今年以来,疫情多点散发波及大多数省份,各地投资、消费、外贸受到不同程度影响,极大考验着各省会城市的经济韧性。

压力与挑战之下,哪些省会城市实现了逆势增长?

整体来看,上半年省会经济前五强与去年排名保持一致,依次为广州、成都、杭州、武汉、南京。其中,广州实现GDP13433.8亿元,同比增长1%,也是唯一GDP超万亿的省会城市。

紧随其后的成都,上半年GDP为9965.55亿元,同比增长3%,距离万亿可谓一步之遥。与去年同期相比,成都GDP增量达到362亿元,比广州还多31亿元。

相较之下,武汉的增量更猛。今年上半年,武汉GDP实现8904.1亿元,同比增长4.3%,不仅在前五强省会城市中增速最快,其GDP增量更是高达652亿元,在所有省会城市中排名第一,接近广州增量的2倍、南京的2.5倍。

(注:乌鲁木齐未公布2021上半年经济数据)

前五强之后,长沙、郑州、济南、合肥、福州、西安上半年经济总量“咬”得很紧。在上半年经济增量超过400亿元的3个省会城市中,除武汉外的另两城,均出自这一梯队。

其中,郑州GDP增量达425亿元,居省会城市第三。由此,郑州经济总量以29亿元的优势反超长沙,在中部6个省会城市中排名升至第二,仅次于武汉。

福州则以431亿元的经济增量位列省会城市第二,上半年GDP5442.68亿元,实现对合肥的反超,将与合肥的差距从去年同期落后192亿元,追至领先其12亿元。

与此同时,还有两座中部省会城市实现了对东北省会城市的超越——上半年南昌实现GDP3409.51亿元,从去年同期落后长春279亿元的差距,追至领先长春336亿元;太原则从去年同期落后哈尔滨89亿元,追至领先其207亿元。

值得一提的还有石家庄。近年来,石家庄经济增长乏力,GDP排名一路下滑,2021年位列全国第40位。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石家庄提出目标——2022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8%以上、力争实现两位数增长、总量突破7000亿元”。

如今赛程过半,石家庄顺利完成半年任务,上半年GDP达3510.9亿元。反超长春、沈阳、南昌的同时,石家庄与昆明的距离逐步拉近。

昆明是2021年27个省会城市中的GDP增速末位,在全国城市的位次由2020年第31名下滑至第32名。云南省长王予波曾“喊话”,昆明“已经到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紧要关头”。

石家庄对自己的要求则是“到2025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元,力争综合经济实力重回全国前30强。”能否在年末顺利赶超昆明,或许是其实现未来目标的第一步。

“工业稳则经济稳”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工业经济大盘企稳回升,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4%,规模以上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8%,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28.8%,比2021年提高1.4个百分点。

在服务业等三产承压之下,工业经济也成为不少省会城市实现赶超或被反超的关键变量,生动诠释了“工业稳则经济稳”。

今年上半年的省会城市经济数据,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作为上半年的增速黑马,石家庄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其三次产业结构由上年同期的6.5∶29.6∶63.9调整为6.1∶31.2∶62.8,第二产业占比明显提升,对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比去年同期提高了21.4个百分点。

具体来看,石家庄上半年规上工业、制造业、工业投资等均实现高速增长,为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动力。

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1%,在已公布数据的省会城市中排名第四;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4.2%、排名第三,其中工业投资28.2%,工业技改投资同比增长67.4%。

增速垫底的省会城市长春,上半年三次产业增加值分别下降6.6%、16.3%、5.4%。在降幅最大的二产方面,作为支柱的汽车产业一度因疫情影响全面停摆,成为长春乃至吉林省上半年经济低迷的重要原因。

进一步看,在已公布数据的26座省会城市中,除了增速居首的石家庄,福州、银川、贵阳等经济增势较好的省会城市,大多都表现出明显的工业经济回暖趋势。

图片来源:摄图网500358373

同样稳住的还有外贸。

从已公布数据来看,上半年至少有10个省会城市进出口总额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西宁(53.8%)、海口(36.9%)、济南(28.8%)、兰州(27.6%)、南昌(26.7%)、长沙(26%)增速领先。

相比之下,半数以上的省会城市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呈负增长。其中,降幅较大的包括西安(-9.7%),西宁(-10.5%)等。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不是西安第一次消费“失速”。去年全年,西安社消零总额仅增长0.8%,在24个万亿城市中垫底;今年一季度同比下降9.8%,分别低于全国、全省13.1、10个百分点。

消费增长乏力,也被认为是西安近两年经济回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双子星”的变局

相比经济总量及其增速,经济首位度能更直观反映出省会城市在区域经济版图中的重要性。

据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二级研究员肖金成观察,2021年以来,强省会战略已成为绝大多数省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路径选择。

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27座省会城市中,有10个经济首位度超过30%,分别是长春、银川、西宁、成都、哈尔滨、西安、拉萨、武汉、海口、兰州。其中,长春经济首位度高达53.7%,居省会城市第一。

从今年最新半年报来看,上述10城中,除了海口和未公布数据的拉萨以外,其余8城经济首位度仍保持在30%以上。

其中,经济负增长的长春首位度(54%)不降反增,依然为全国最高,这主要是因为吉林受疫情影响,全省上半年经济总量出现负增长,基数减少导致比重有所上升。

相比之下,西宁、石家庄、昆明、兰州、成都等省会城市首位度提升明显,增幅均超过1个百分点。海口经济首位度则从去年31.8%降至28.8%,在已公布数据的26个省会城市中降幅最大。

上半年经济首位度排名靠后的省会城市,包括济南、南京、呼和浩特、石家庄等,其中最低的济南首位度仅为13.1%。

事实上,包括上述4城在内,经济首位度较低的省会大多都不是所在省份的经济最强市,也就是处于双中心或多中心的省域经济格局中。

以济南和青岛为例,上半年,青岛GDP7070.35亿元,同比增长3.7%。这个增速分别快于全国、全省1.2个和0.1个百分点,在24座万亿之城中排名第5位,位列北方地区第一位。

其在全省占比由2021年上半年的16.81%,提高到今年上半年的16.95%,提高了0.14个百分点;领先济南的优势由2021年上半年的1340亿元,扩大到1589亿元,扩大了249亿元;半年增量为531亿元,对全省增长的贡献率达到18.9%。

相比之下,上半年济南GDP5481.3亿元,同比增长2.7%,低于全省0.9个百分点。近两年来,山东方面已明确提出“强省会”战略,要大力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

如何扛起省内龙头大任,济南将目标瞄准国家中心城市,提出到2035年,现代化济南都市圈全面建成,同时,国家中心城市地位基本确立。

济青以外,上半年“双子星”组合的另一大“看点”,则是泉州对福州的再次超越。

图片来源:摄图网501569939

2021年,福州以20亿元的优势超过省内经济强市泉州,20多年来首次成为福建经济第一城。今年上半年,泉州再次以195亿元的差距赶超福州,省会经济首位度也由此下降了1.1个百分点。

在不少专家看来,福州和泉州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保持“你追我赶”的局面。但无论是对各省份还是城市而言,更为重要的并非经济排位,而是能否通过做强中心城市带动都市圈乃至整个区域能级跃升。

近两年,以福州、南京、成都、西安、长沙等省会城市为中心的国家级都市圈相继获批,承担起未来推动区域协调发展的重任。

摆在这些省会城市面前的难题,不仅仅是做强自身,还有如何与省内兄弟城市共享成果、组团发展。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