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西方2000年来,总是害怕东方的大国?

为何西方2000年来,总是害怕东方的大国?

从地图上看,以喜马拉雅山、帕米尔高原、撒哈拉沙漠等天然屏障为界限,亚欧非大陆可以被划分为四个地缘版块——东亚大陆、南亚次大陆、地中海沿岸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大陆。

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这四个地缘版块形成了四个相对独立的文明圈,而且大体上处于“西弱东强”的基本格局。

以欧亚大陆的中心——西亚为界,其西部的欧洲地区大多时候都处于四分五裂状态,除了罗马帝国、马其顿帝国,欧洲历史上就没有出现几个像样的大国,更别说非洲。

而其东面的亚洲地区,则一直处于相对统一状态,存在多个大统一的政权,比如中国、印度,以及曾经的波斯帝国与阿拉伯帝国。其中,中国是亚洲唯一一个几乎能够延续两千多年的大统一政权。

地区统一才会产生地区大国,有了地区大国才能扩张成跨地区的大国。所以纵览历史会发现,东方大国征服西方很常见,但西方大国能够扩张到东方的却很少见。

可能有人会说,西方也曾出现世界性海洋霸主如英国、西班牙、荷兰等。但事实是,海权时代从兴起至今也不过500年时间。如果除却这“西强东弱”的500年,西方何时真正摆脱过对神秘东方的恐惧?

西方人骨子里恐惧东方是有历史基因的。因为在近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曾有三个横跨亚欧非大陆的亚洲国家征服过欧洲,这三个国家分别是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

波斯帝国崛起:世界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

波斯帝国是第一个将触角伸到欧洲的亚洲国家。它是古波斯人在西亚伊朗高原地区建立的一个君主制帝国,从公元前550年建立到公元前330年灭亡,存续长达220年。

波斯帝国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横跨亚欧非三洲的帝国,鼎盛时期的版图覆盖了如今的中亚及巴基斯坦,土耳其,埃及,利比亚等地区。当时要没有希腊抵住波斯大军,恐怕整个欧洲地区都得被其征服。

历史上波斯军队曾三次进攻地中海北岸的希腊,但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

这三场战争规模一次比一次大,仅第三次波希战争,波斯就派出了五十万军队、上千艘战舰。波希战争前后历时十几年,几乎耗尽了两国的所有国力。此战之后,波斯帝国逐渐走向衰落,征服地中海西岸的雄心,就彻底破灭了。

后来波斯人曾两次重建波斯帝国,但再也没能恢复昔日的辉煌。即使如此,欧洲人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如今的伊朗正走在崛起的路上。

阿拉伯帝国崛起:疆土延伸至大西洋的第二个东方帝国

阿拉伯帝国(630-1258),是由阿拉伯人在阿拉伯半岛建立的一个伊斯兰教国家,唐代以后的中国史书都称之为大食国。从7世纪初开始,阿拉伯帝国走上快速扩张之路。

在鼎盛时期,帝国疆域东抵印度河和中国西域,西至大西洋沿岸,北达里海,南通阿拉伯海,是继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东罗马帝国)之后又一个地跨亚欧非大陆的帝国。

据称其面积多达130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四千余万人。

阿拉伯帝国在重创拜占庭帝国之后,沿着北非一直打到西班牙,后在普瓦提埃战役中败给法兰克王国。至此,阿拉伯帝国才停止向西扩张的步伐。常年战乱让欧洲国家付出了大量土地和惨重代价。

于是在1096至1291年之间,罗马天主教教皇乌尔班二世发动了一场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性军事行动——“十字军东征”,把阿拉伯人打回了中东。而此时东方的蒙古已经崛起,一个600多年的帝国到此也就走到了尽头。

蒙古帝国崛起:让欧洲迎来近三百年的“屈辱史”

1206年,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在征服了中原之后,蒙古于1235年投入15万兵力开始西征,一路所向披靡,攻无不克。

1236年征服伏尔加河流域;1240年摧毁基辅,降服俄罗斯。在欧洲战场,蒙古动员了10万军队,而欧洲方面的参战兵力大约有28万人,其中匈牙利约14万、波兰4万、奥地利4万,结果依然不敌蒙古铁蹄。

接着,1258年蒙古军队继续攻占巴格达城,1260年占领叙利亚大马士革城。直到攻占埃及时,才受阻停止。

要不是当时西征统帅旭烈兀班师回国争夺汗位,只留大将怯的不花率领两万蒙古军在欧洲征战的话,蒙古的铁蹄估计还要踏遍整个西欧。

后来蒙古人在被征服的中东、北非、东欧地区建立了“四大汗国”,分别是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并同奉入主中原的元朝为宗主。算上这“四大汗国”,当时元朝的疆土面积不少于三千万平方公里。

元朝于1368年灭亡,但那些“汉国”后来还存续了很长时间。比如,覆盖现在俄罗斯西部、东欧大部分地区的钦察汗国,直到1502年才被克里米亚汗国击败而亡。而后俄罗斯崛起,蒙古人退出欧洲历史舞台。

自15世纪开始,世界进入海权时代。自此,荷兰、西班牙、葡萄牙、英国等海权国家陆续登场,开启了征服亚洲及美洲、非洲等大陆的血腥历史。

到了上世纪初,世界格局再次大洗牌。特别是自二战结束后,世界形成了两大阵营,一方是以苏中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一方是以美欧为主的资本主义阵营。

美苏冷战实际上也是东西方文明的对抗,既是意识形态的斗争,也是对世界资源和话语权的争夺。

随着1991年苏联的解体,美苏冷战结束。但东西方两大文明的对抗并未就此结束,因为苏联没了,但俄罗斯还在,中国还在,社会主义大旗还在。

特别是在中国走上复兴崛起之路后,让西方的美欧国家感到了害怕。因为整个欧亚大陆是山水相连的,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出现一个超级大国,对另一方都会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虽然中国多次声明不称霸,不会胁迫周边小国家,更不会对远在万里之外的欧洲国家产生非分之想,但这并不能排除他们不这么想。毕竟,历史上,在亚洲崛起的三大帝国,都对欧洲造成了巨大伤害。

当然,欧洲国家害怕的大国也不只是中国,欧洲人害怕的还有俄罗斯和美国。之所以会害怕,就是因为一个分裂的欧洲如同一盘散沙,根本不具备与大国博弈的能力。

也正因此,后来欧洲人才建立了欧盟和北约,给美国介入并控制欧洲制造了机会。纵观历史,联美抗苏/俄似乎也是欧洲的无赖之举,假如没有北约和欧盟,估计欧洲国家还会不断减少下去。

要是欧洲地区的40多个国家能够实现统一,有一个能够与俄罗斯、美国分庭抗礼的大国,欧洲也不至于会沦为美国的棋子。那么,欧洲国家为什么不能统一呢?

首先,美国会极力阻扰。因为美国不会让欧洲实现一体化从而脱离美国的掌控,这样肯定会动摇美国欧洲霸权的根基。

其次,欧洲也缺乏统一的现实条件。当年罗马帝国统一地中海沿岸的大小国家,疆土扩展到了500多万平方公里,本来可以学中国的秦始皇统一文字及度量衡,加强中央集权。

但遗憾的是罗马帝国没有这样做,未能建立一个统一化的社会体系和经济市场,所以最终罗马帝国还是走向了分裂。

因为地理因素制约,后来欧洲地区产生了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几个地区强国,相互制衡,谁也制服不了谁。所以后来欧洲也就再也没能统一过。

哪怕是当年的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但对欧洲的土地却一直无能为力。再后来,拿破仑、希特勒也都做过统一欧洲的大梦,但结果都失败了。

其实,中国的复兴崛起,也不是最让欧洲人害怕的,因为现在不是几百年前了,中国即使硬实力再强也不可能走扩张的老路,去征服中亚及欧洲。中国对欧洲人的“安全威胁”,完全是不存在的。

但中国在意识形态层面对欧洲乃至整个西方社会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了。因为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强,恰恰证明了中国制度和文明的潜在优势。

在西方制度越来越无力,“人权、民主”的虚伪法衣被扯下之后,很多人都会思考一个问题——西方还能代表人类的先进文明吗?

去年,欧洲左翼党第一副主席莫拉接受采访时曾说,如果说当今世界有哪一种主义能应对帝国主义的话,应该就是社会主义......中国通过发展特色社会主义,致力于打破这种单极体系,打破霸权对世界的统治。

如果不久的将来中国在中美竞争中取得最终的胜利,那么西方的共产党是否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西方国家会否集体向东看?所以某种程度上看,如今的中美竞争也是美苏冷战的一种延续。

西方当年用思想武器轻松地打败了苏联,而如今面对中国铁墙一般的防线,西方的思想武器却正在走向崩塌。这才是西方社会普遍害怕和焦虑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