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柿树

老柿树



漂泊半生,事业停滞,发现自己很累,连夜回到老家,躺在老家老屋的床上,辗转难眠,遂披衣而起,走入院中,院落中早已没有了小时候栽在四边的姹紫嫣红的花木,只剩下过人半腿的杂草!在半暗半明的月光下,就着不知名的昆虫鸣声,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在这片院落里和兄妹之间的打闹嬉戏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暮然回首,却是人到中年,浑浑噩噩过了大半辈子了!


院落中唯一不变的那是那颗已有百年历史的老柿树,斑驳的枝节上灰青相间的树皮诉说着它的百年沧霜,像极了常出现在我梦里已仙逝的外婆久经岁月洗理的脸。微风拂过,柿叶沙沙作响,仿佛是唠叼的外婆在嘱咐我们兄妹:吃饭端着碗,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要与人和睦相处……


乡愁啊乡愁,人到中年,万般滋味,意犹而味不尽,忘不掉的是那外婆那矮小苍老的身躯,站在那柿子树下,皱看那满脸的菊花,看着我们兄妹几个在院落里嬉笑打闹!那情景,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一辈子都记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