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魔法师”再造男孩圆梦记

耳朵魔法师”再造男孩圆梦记

小耳畸形是面部最主要的出生缺陷之一(国内发病率5.18/10000),在头面部先天畸形的发病率中仅次于唇腭裂。出生前B超难以筛查,往往在出生后发现,影响孩子的外貌、听力、心理。很多小患者会出现自卑、焦虑、社交困难等情况,家长也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

近日,重庆松山医院耳鼻咽喉科一天接连开展三例小耳畸形全耳再造术,“以肋补耳”为患儿再造耳廓,重拾自信。

身体既有了残缺,请别划开心灵的缺口

洋洋(化名)刚一出生,爸爸妈妈就发现他的耳朵跟别的孩子有点不一样,右耳只有一点耳垂,像是花生米大小的“小肉丁”。

术前,洋洋的右耳

“外星人”“怪物”等千奇百怪的“外号”向年幼的洋洋“砸来”,自小便受到来自周遭的注目与嘲讽。渐渐地,洋洋也不爱跟人接触,除了“残缺”,他也常被贴上“腼腆、内向”的标签。

洋洋稍微长大了点,家里人就带他辗转寻医……几年间,他们去过多家知名医院就诊。直到今年7月,趁着暑假,12岁的洋洋与家人慕名来到重庆松山医院(原北部宽仁医院),向耳鼻咽喉科主任刘蓉蓉教授寻求进一步诊疗。

7月8日,刘蓉蓉教授团队为洋洋进行了小耳再造一期手术,采用国际上最主流的NAGATA法,取自体肋骨后雕刻成型,植入皮下,半年左右行二期手术。

术后,洋洋的右耳已见雏形,远远看上去,跟健侧耳朵几乎无异,洋洋一家特别满意。

暑期造耳,废墟之上重造城邦

在耳鼻咽喉科病房里,像洋洋这样度过别样暑假的还有好多孩子。在这里,通过小耳再造术,圆了自己的造耳梦,拥有一双正常的、精美的耳朵。

小耳再造的医生不仅是医者也是艺术家,方寸之间雕琢精美。耳鼻咽喉科耳再造技术进行了长期的临床研究,将高难度的耳廓软骨支架雕刻技术应用于外耳的再造。“千人千耳”,他们为每一位小耳再造的患者“私人订制”个性化方案。根据每个患者的发育情况,选择合适的手术方法,精雕细琢每一只小耳。

据刘蓉蓉教授介绍,耳朵再造手术时机非常重要,这是获得理想手术效果主要的决定因素之一。综合肋软骨发育、耳郭发育以及心理发育等因素,9-11岁是最好的耳朵再造年龄。年龄过小,因其自体肋软骨发育小、薄、软,给耳廓软骨支架的制作带来影响,从而影响最终的手术效果。而且过早的手术需要切取更多的肋软骨,负重的肋软骨多取一根发生胸廓变形的几率和程度都比年龄大可以少取一根软骨的要高和重。

最好在青春发育前完成耳朵再造手术,因为青春期孩子的心理变化较大,在青春期前完成手术,对孩子心理发育影响会小很多。随着年龄的增大,肋软骨的质地也会发生改变,甚至变黄变脆,增加了耳朵软骨支架的制作难度。(文/廖梦婕)

科室简介》》》

重庆松山医院耳鼻咽喉科是集医疗、教学、科研为一体的临床学科。学科带头人刘蓉蓉教授为原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副主任,兼头颈肿瘤手术专业组组长,临床工作经验20余年。

科室一期开展床位35张,设施设备先进,核心医护团队由原大坪医院教授、高年资主治医师、护士长组成,临床经验丰富、手术技术娴熟,工作认真负责,多年来广受患者好评。

科室配备有最新型的科医人贝多芬智能CO2激光机、奥林巴斯NBI喉镜、STORZ全高清内窥镜摄像系统、邦士低温等离子手术治疗仪、德国蔡司手术显微镜OPMIPENTERO900等配套设施。

为发挥科室专业优势,使患者得到精准化诊疗,耳鼻咽喉科开设专家门诊及普通门诊的同时,细化病种,开设了『过敏性鼻炎专病门诊』力求以最优质的技术水平服务于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