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露营还少顶帐篷的零星级酒店

比露营还少顶帐篷的零星级酒店

人类一直在精进睡眠的这条道路上孜孜不倦。


随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生活美学遍及方方面面,住宿行业也并不鲜见。


在高星度假酒店,除了舒适的居住体验,大而全的业态布局吸引了很多商务旅客和度假人群;


不同于度假酒店的大而全,民宿主要以小而美为主,并结合在地文化,与现代生活有机融合;


房车作为一种新的住宿体验,经过多年发展,渐成气候。房车既兼顾越野性,也兼顾家的舒适性,不大的空间内,床铺、厨房、厕所、电视、冰箱、空调等一应俱全。开着房车去旅行,远离城市喧嚣,在房车营地享受难得的悠闲慢时光;



近两年,随着疫情的反复,露营等户外活动需求迎来爆发式增长,一顶帐篷,三五好友,云卷云舒下共话家常。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露营营地市场规模达299亿元,预计今年市场规模将达354.6亿元。为增加娱乐性、延长消遣时间并增添附加值,露营通常会加入火锅烧烤、露天电影、篝火晚会、户外音乐会、飞盘甚至民宿等元素,打造户外娱乐一条龙,是疫情下应运而生的文旅新业态。



同样是回归自然,选择露营至少还有一顶帐篷成为最后的避风所,而露天睡在大自然里,你想过吗?


零碳零星最自然的酒店


据世界经济论坛2021年报告,自2016年以来,已有超过1.59亿人在网络签署支持自然的请愿书,全球公众对自然的兴趣和关注上升了16%,并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继续增长。


既然大家都渴望回归自然生态,有对瑞士艺术家兄弟Frank Riklin和Patrik Riklin准确抓住了人们这一需求,并作出尝试,将整张床搬到了阿尔卑斯山脉东部海拔3937英尺的地方,并命名为零星级酒店Null Stern Hotel。



没有遮风避雨的天花板和墙壁,没有隔绝噪音和蚊虫的隐私空间,更没有电视和wifi供你消磨时间,去浴室冲个澡得步行10分钟。一张床、两个床头柜、柜上的两盏灯、一个提供餐饮的管家,以及幕天席地的如画风景,就是你消费的全部。



往山下走5分钟有间小木屋,酒店服务员就住在这间小木屋里。当旅客有什么饮食上的需求时,服务员会立刻准备好并送至床前。




Frank Riklin表示,这家酒店的理念就是把所有不必要的东西缩减到最少,让旅客完全融入自然,专注于美丽的风景和天空,将一切物质使用减到最少


当然,这家酒店的建造过程也很方便,首先挖个坑,然后铺上地砖,摆上床——酒店就落成了!这恐怕是世界上建造时间最快、最省钱的酒店了。



就是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酒店,价格却并不便宜,大约1700元人民币一晚,而且天天客满……旅客选择这家,或许住的不是酒店,而是情怀。


有客人表示,阿尔卑斯山上的这家酒店直接让人坠入仙境。斑驳的灰色瓷砖,让它看起来就像是随意遗落在山上的一块石头。躺在床上,就像戴上了VR眼镜,头顶是黑暗中闪烁的星星,脚下是星罗棋布的罗纳河谷,阿尔卑斯山美景360度无死角呈现在眼前。


还有客人表示,从停车场通往床的山路又陡又窄,爬上去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在到达的那一刻,一切设施和周围的景色都令人叹为观止。起伏的阿尔卑斯山脉从脚下延伸开去,薄雾披在身上。夜里能够听到很多不同的细小声音,天上的星星也很亮,感觉像是在另一个世界。清晨天亮得很早,虽然睡得很辛苦,但至少,所见值回了住宿费。



重新定义奢侈酒店


零星级酒店并非只有阿尔卑斯山这一家。


今年7月,同期开业的零星级酒店有四个版本,但并非全都如此岁月静好,其中一家就被安置在了瑞士Saillon村高速公路与加油站旁的街道上。


加油站旁的Null Stern Hotel和Riklin兄弟


依然是没墙、没天花板、没门,依然只有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和灯,以及一名管家,但你压根儿不可能睡着。


轰鸣的引擎和尖锐的鸣笛声不断,汽车尾气和灰尘会从你的鼻孔灌进肺里,路过的车辆、行人也免不了对你指指点点,毫无隐私可言。这可能成为你睡得最糟糕的一晚,但你却需要支付300多美金来实现。



对此,Riklin兄弟认为,花费300多美金在加油站睡觉,很多人会觉得简直是疯了。但正是在这里,我们用卧室创造了一种新的叙事和社会影响,激励人们进行思想上的转型。它不只是一种体验,更是一项声明——面对气候变化、战争以及人类对地球造成的破坏,现在已经不是睡觉的时候,你该从此刻开始反思当前的世界局势,必须对社会变革作出反应。


而就是这么一个荒诞的项目,在本季为期两个半月的正式营业前,已收到6500份申请,床根本不够睡!


兄弟俩认为,这已不是他们第一次解构“酒店”和“星级”了,他们希望重新定义奢侈酒店的价值体系,并思考这个行业未来的“奢华”意味着什么。他们的目标是通过观念艺术介入社会,从而创造新的现实。“这个艺术概念与定价有关。作为奢侈品,其价值并不在于传统酒店业意义上的高价、房间里多余的赘饰和被浪费的功能。”


睡眠的价值是创造更多价值


其实,不走寻常路的Riklin兄弟早在2008年就打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家零星级酒店,其藏身于瑞士圣加仑市的一个废弃核掩体中,可以说是最早的Null Stern Hotel。



经过改造后,这家核掩体酒店还有很多地方保留着非常有特色的防核武器装置。两间卧室,每间卧室里有一张床,客人共用一个卫生间、淋浴室和休息室,卫报记者Doug McKinlay将其形容为“混凝土棺材”。



这个每晚只需10美元的房间比汽车旅馆还要简陋:不提供暖气设施,没有窗户,甚至连墙面都未经粉刷,幽闭恐惧症患者睡在这里恐怕会直接窒息。


但在第二天“重见天日”时,被新鲜空气和明媚阳光洗刷的快乐也许就是艺术家想要兜售的真实有形的奢侈。


Frank Riklin表示,这家酒店建立于全球金融经济危机的特殊背景下,不切实际的奢侈已经是过去式,经济衰退催生了新的生态时尚。相比起实际的住宿功能,这种反差带来的更像是纯实验性的社会体验。毕竟睡眠最大的价值,就是让人能在第二天清醒地创造出更多价值。


总之,一家好的酒店,始于住宿,却不止于生活。


衡量一家酒店的标准不在于其布置得有多么奢华,运用了多么繁复的设计,而是从入住的那一刻起,是否能体验到一种发自内心的舒适与安心,并引发一些思考。


一家好的酒店,会让我们在一旅一居的点滴细节中,时刻感受到幸福的要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