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知青岁月——遥祭王玉荣

我们的知青岁月——遥祭王玉荣

1975年,我到凤翔县虢王公社四家村大队第五生产小队插队,从一个城市少女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劳动者。

当时我们大队共有19个知青,集体吃、集体住,却分散劳动,一度成为县里知青的先进点。一队有个知青叫王玉荣,年仅18岁,在一次盖烤烟炉的劳动中,不幸遇难。这件事对我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让我终生难以忘怀。那是1976年秋,她和同队的另一位同学负责为建造烤烟炉拉土。在土场挖土的是个哑巴,不常干这活 ,没有什么经验,只顾不停地往崖里挖,于是就越挖越深,忘了把顶上地干土掏下来。在玉荣装土时,崖顶坍塌,把她和同伴埋在了土里。

我们一听到消息,马上放下手上的农活,全都赶到土场去救人。玉荣的同伴和架子车完全看不到了。只有她 还有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土埋的很深,我们不敢用工具,怕伤着埋在土里的人,所有人都用双手扒拉。等我们救出她的时候,玉荣的同伴已经没有了呼吸 ,只有玉荣还可以勉强说话。我们立即送她到公社卫生院,可是由于卫生院的条件简陋,我们只有把她转往县医院。好不容易找到一辆顺路的大卡车,我们把玉荣放在车厢的一个角落。长长的路途,颠簸的车厢了, 耗尽了她仅存的一点精力,没到医院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一帮知青,围着她悲痛欲绝。由于我在知青里年纪最大,我一直陪着她,整理她的遗物时,她身上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全身上下只找到几毛钱。

最后直到一切平静下来,我才想起她在临终前说的:“王姐,别告诉我爸妈,我会好起来的……”

大队为玉荣开了追悼会,县上、公社的领导和所有的知青都参加了。每个人都有说不出的难受和遗憾。现在想起来,总是很难过。她的青春年华 ,她的爱情,她的未来,她的一切的一切,都完完全全奉献给了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