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孙女不吃蛋黄到一口气吃掉三个全蛋想到,“毒教材”必须铲除

从外孙女不吃蛋黄到一口气吃掉三个全蛋想到,“毒教材”必须铲除

早上五岁半的外孙女的一个举动吓了我一跳:平时吃蛋黄困难的她,竟一口气吃掉三个全蛋!

不吃鸡蛋或只吃蛋白,大概许多孩子都有这样的“怪癖”,我外孙女就是这样。为了让她吃蛋黄,女儿什么招都使了,还买了两个“拉蛋器”。经过高速运转把蛋白与蛋黄打散成“混蛋”,煮熟后鸡蛋成浅黄色,口感Q弹。

这样孩子倒是吃蛋了,但却忙坏了拉蛋人。女儿告诉我,用手工拉蛋器要会用“巧”力,一个鸡蛋至少拉20下。拉完后要用手电照一照,拉好了没有。孩子一次吃两个蛋,要拉老半天,还要单独煮。好在,孩子上幼儿园,一般都是晚上要吃拉蛋,我操作的机会不多。

为了省事,女儿又买了一个电动拉蛋器。疫情期间,我真正领教了它的“威力”。鸡蛋大或小都不行;看不到裂纹的鸡蛋,一按开关马上碎,蛋液弥漫,浪费不说,还要洗拉蛋器……

所以,为了孩子能吃鸡蛋,说“心力交瘁”一点也不为过。反思一下,还是从小的教育出现了问题。

直到有一天,孩子看了一本书。

暑气逼人,我们带孩子回烟台消夏,女儿前几天也回来了。前天,女儿找书,外孙女看到了她妈妈初中时买的一套“袖珍”知识手册,“如获至宝”地“阅读”了起来。孩子从小让大人不厌其烦地读绘本,认识不少字,但说能阅读初中读物那是就是“瞎说”了,她大概是被小书小字不同于绘本的形式所吸引。但昨天傍晚,她喊到:“姥姥,我要吃鱼!”她指着一张图表说:“蛋白质来源有鱼类、蛋类。”原来她在“阅读”生物!

我说:“今天吃鱼来不及,吃个鸡蛋好吗?”“好!”她没失言,几口就把鸡蛋吃了。

早上准备早餐时,我想起昨天外孙女吃鸡蛋的情形,就为她多准备了一个鸡蛋(四个人,剥了五个,加了点味极鲜)。外孙女起床了,喊着:“我要吃蛋白质!”结果一口气吞掉三个鸡蛋,而且连蛋黄的渣渣都不掉!

这确实太神奇了,一张图表竟有这么大的作用!

从这件小事上,我深刻感到白纸黑字的教材比大人的循循善诱管用。因为在孩子们的幼小的心里,书上的东西都是对的,比大人们说得靠谱。

写到这里,我想到了两个多月前发生的对“毒教材”的大声讨。当时人民教育出版社、教育部都表态,要做出整改,新学期用新教材。


还有二十多天新学期就要开始了,新教材会是什么样呢?但得到的结果令人失望了。有网友调查,新教材“改与不改一个样”,还是那样的风格。

网友还扒出我山东7月印刷的教材,背面标注是“第9次印刷”——根本没有修订嘛!

儿童的心灵是单纯而明净的,他们真诚地面对一幅图片,一张图标,一首小诗,用这些涂抹着他们的人生的底色。所以,为了孩子的明天,“毒教材”不管有任何理由,都应该铲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