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

1

“你看,那个白衣服黑口罩的男生好帅啊。”身旁的闺蜜轻轻的怼了一下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那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白色的棒球服干净利落,黑色的口罩挡不住他的帅气。他低下头,略长的头发垂下,看不清他的眼睛。骨节分明的手扶起花坛里的一朵叫不上名字的花,轻嗅着花香。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为他渡上一层金色的光,白的不真实。一时看呆了神。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他起身转头,来不及躲闪的目光直直的对上了他的眼睛。棕褐色的眼眸里泛着光,宛若繁华薄澈的午夜星空般优雅温顺。只一眼,便急忙躲开目光,拉着身旁的闺蜜往小区里面走去。走的太急以至于没有看到男孩随着移动的目光和微微勾起的嘴角。

九月的风摆脱了夏日的闷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底悄悄发芽了。

高中的学习生活是忙碌而繁重的,尤其对于我这种刚上高一的新生来说。

“小柔,猜猜我给你弄来了什么?”她晃着手里的小纸条,凑过来在我眼前神秘兮兮的道。

“什么啊?”我伸出手,她便将纸条放在我的手上。

“是学长的QQ号哦。”她有些自豪,好像期待我夸她似的

“什么学长?”

“就是那天回家在花坛碰到的那个,你不会不知道吧,他是我们学校二年级的学长。可是学校的风靡人物呢。”

提到男生,又回想起那天的初遇。脸不自觉的红了。“我。。我要他QQ号干嘛。”因为紧张下意识的磕巴连自己都没注意到。

“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说道。那语气不是疑问句,更像是一种肯定。脸更红了,我攥着纸条,跑出了教室。

回到家拿出衣服兜里被攥的发皱的纸条,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果然有一串数字还有“加油!(*•̀ᴗ•́*) ̑̑”

纠结片刻后,在添加新朋友的那栏输入了这串号码。手心出了一层薄汗,心跳也稍稍有点快。好在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好友申请通过的很快。

“你们已成功加为好友”看着页面弹出的消息,激动的抱着手机原地转了两圈。

“你是?”

输入栏的字修修改改,打了又删,一句简单的话却怎么样都措不好词。

“我是一年级三班的学妹,可以交个朋友嘛”

“好的。”

短短的两个字,他的回答一直都很简便。斟酌了一下,按了发送键。

“学长怎么称呼。”

“白枫,叫我小白吧。”

“小白?”

“嗯,我朋友都这么叫我。”

“小白。”轻轻的复述了一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默默的把备注改成了“小白学长。”

2

从小心翼翼的语言到和他吐槽生活中的小事。他总是报以温柔礼貌的态度,和我一起分享快乐,认真聆听我的抱怨,有时也会和我一起吐槽。虽然大部分都是我在说,但是不难感觉到,我们正在逐渐熟络起来。

“睡了吗”半梦半醒间听到QQ提示音响起,黑暗的房间里手机屏幕发着光。是学长发来的消息。我拿起手机,光线有些刺眼,我半眯着眼睛,已经十一点了。

在我们添加好友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和我说话。我揉了揉眼睛。打开手机。

“还没,怎么啦。”

“我有些烦心,想找人聊聊天。”

我打了个哈欠,忍住困意,伸手打开床头的台灯,手肘支起身子靠在床头。

“可以和我说一说嘛?”

“嗯。”

那天我们聊到了很晚,以至于第二天上课我都没有精神,昏昏欲睡。我从来没看他说过那么多话。从那天的聊天中我知道,他是个被抛弃的孩子。父母离异,各自组建了家庭,谁也不愿意带着这样一个“累赘”。是个很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他谈过一个女朋友,分手在半年前,那是他的初恋,是和他同年级的女生。那个女生只是众多追他的女生中的一个。从他的描述中,女生对他很好,而他似乎,并不是很喜欢女生。

他人缘很好,跟谁都玩得来,班级的同学都很喜欢他。同时五官分明的脸,也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表白墙上总是会出现他的名字。除此之外,他有两个很好的兄弟,一个是同班同学,还有一个是邻居一起玩到大的。

很快,我见到了这两个朋友。

是平平无奇的周日。难得的休息。刚打开吃鸡的游戏,便接到了他的邀请。“他不会嫌我菜吧。”这样想着,手却很诚实的点了同意。进入房间后才发现,房间内除了我们两个,还有两个我不认得的人。

“兄弟们,这是我小学妹。这两个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你说过的。”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说话,他的声音很好听。格外温柔,一字一句敲在我心上。

“你好呀你好呀”打招呼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也是想打招呼的,可喉咙想被塞了团棉花似的,说不出话。他也不急,就这样等着。

“你们好呀。”终于,说出来了。有些刻意的嗓音。我听见他轻笑了两声,开了游戏。

等他们都退出了游戏,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他。

“我认得你。”笃定的语气。

“什么?”

“我认得你。”他又重复了一遍。没有任何的不耐烦,依旧温柔的语气。“你和朋友在小区说话的时候我听到过,我记得你的声音。”

他记得我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喜悦还是吃惊。只记得好像愣了神连回话都忘记了,甚至于他是什么时候退出房间的我都不知道。

心中的情感逐渐扩大,种子一旦发芽了便再也遏制不住。外面飘起雪花,为城市披上银色的装束。雪花盖住了大地原本的颜色,却盖不住内心的炙热。

3

忙碌的生活会让时间过的非常快,转眼就到了期末考试。这是我高中生涯的第一次期末考试。那天我早早的起床洗漱,准备好考试要用的东西,并把每天早上对学长的“早安”换成了“考试加油”。

“考试加油。”他的回答不出意外。在我走进学校关掉手机的前一秒,我看到了他发来的消息。

“期末考试之后,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这才猛地想起,三个月了,他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好!”

揣着轻快的心情走进考场,连考试都变得简单起来。笔尖划过卷纸发出沙沙的声音,刮蹭着少女的心弦。

两天的考试如期结束。考试结束的那天晚上,我向学长说出了我的名字。

“沈柔。”

“什么?”

“我叫沈柔。”

“很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了。”隔着屏幕,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猜,他应该是笑着的吧。

寒假来临。一直绷紧的弦终于放松下来。临近新年,大红灯笼挂起来,街上也逐渐有了年的气息。

“别吃啦别吃啦,还没过年呢,这沙糖桔就要被炫完了。”我抢过闺蜜手里的沙糖桔,往前跑去。

“等一下,我在吃一个!!”闺蜜在后面边喊边追。洁白的雪地里留下一排脚印。两个人都笑得很大声。

突然看到前面熟悉的身影,我收了笑容停了脚步。闺蜜来不及撞在了我的背上。

“什么嘛,怎么急刹车啊”她揉着撞疼的头嘟囔到。

“嘘!”我把食指放在嘴上,做出噤声的动作。她随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是学长。

我低着头拉着她往前走,却不想学长在我面前停下脚步,拍了拍我的肩。

“见到我怎么不打招呼啊。”他笑着,明明是责怪的话却说的格外温柔,他笑起来很好看,温文尔雅,暖的似乎能融化脚下的雪。

红晕迅速爬上脸颊,我有些不知所措,双手紧张的捏着衣摆。尽可能的装作镇定,对上他的眼睛,扯出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

“下次一定!”

“好。”

没有过多的停留,擦肩而过。

“你们俩到哪一步了?”她眼里好像有星星,八卦之星!我偏过头,甩了她一个大白眼。

“说什么呢,我俩没关系。”话是这样说,脸却像熟透的桃子红到了耳根。

过了小年之后一切都变得很快,每天都是忙忙碌碌,里里外外的大扫除,不断添加的年货。到处的走亲戚串门,到处都能听到的《恭喜发财》,慢慢的商场一点一点开始关门了,街道只剩下大红灯笼和飘扬的红旗,城市又重新恢复安静,大家也都换上最好看的新衣服,开始迎接除夕夜的到来。

新年总是热闹的,象征着吉祥如意的对联,火红的大灯笼,气氛拉满的窗花和吉祥物,一大桌子的年夜饭,没什么意思但又不能没有的春晚,噼里啪啦的鞭炮,香喷喷热乎乎的饺子。大人们在麻将桌上大显身手,小孩子趴窗户看着五颜六色的烟花。一家人其乐融融,包饺子聊天,到处都是欢声笑语。新年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了。

4

新年结束,又回到校园,继续重复着忙碌而枯燥的生活。浮躁的心重新归于平静,一心投在看不懂的试卷上。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学生们一股脑的冲出教室。我收拾好书包,走在学校那条走过无数遍的小路。在校门口,我又一次看到了他。

说起来,虽然在一个学校,这确是我第一次在学校里碰到他。第一次看到他穿着校服的样子。比起初见,白蓝相间的校服显得他更有朝气。去了口罩,可以看到他立体的五官,分明的轮廓。抓着书包带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任谁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我站在原地愣了两秒,握紧拳头暗下决心。

“嘿!”我故作轻松,在他肩膀上轻拍一下打着招呼。他好像有点高,拍上他的肩膀有些费力。看他回头,我对他回以了一个微笑。

“你怎么在这?”他好像有点惊讶,眼睛亮亮呢,轻声问我。

“我说过啦,下次见到你,一定会打招呼的。”我心里得意,笑得也灿烂。好像感染了他,他也勾起嘴角和我一起笑。真特么好看。

“你一个人吗?”

“嗯。”

“你朋友呢?”他朝我四周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才开口问。

“她有事,今天没来。”很巧,闺蜜很少缺课,但偏偏今天,她不在。一时间,我竟有些庆幸。

“那。。我送你吧。”温柔的语气里透着坚定,仿佛是早就做好的决定,不是询问,是通知。“我们顺路的。”仿佛是怕我拒绝,他连忙补充了一句。

“嗯。”我看着他,拒绝的话说不出口,最后只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回家,气氛一度很尴尬。我们保持着不算近的距离,相对的沉默。走了一路。

“我怕你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他开口,似乎是想打破沉默。

“嗯,谢谢。”该死,我不应该说这个的。大脑就像死机了一样,平时滔滔不绝的话都堵在了嗓子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话音落,这段路程又重新恢复沉默。我第一次觉得家和学校的距离这么远,又第一次觉得这段路这么短。我想要结束这段尴尬的路程,又希望,能走的久一点,再久一点。

这段路终会有尽头,两人停在单元门口。

“要我送你上去吗?”

“不。。不用。”终于这场无声的对峙以我失败告终。心脏快要跳出来,我拉开单元门逃离了。速度快到连再见都忘了和他说。就更别提看到他眼底的宠溺和嘴角的笑。

接近夏季,温度越来越高了,树上的花开始竞相开放,满树的樱花为这条昏暗的小路添加了不少的色彩,也让枯燥的高中生活添加了点乐趣。

5

为了适应高中的学习节奏,我在一年级下学期报名了自习室。而后,我非常庆幸这个决定。因为,那是他在的自习室。

走进自习室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他,坐在后排的椅子上,左手撑着头,盯着卷纸格外专注,一只黑色的中性笔在他的指尖跳跃,灵活轻盈。桌面的书有十二三厘米高。

不知道是不是他过于显眼,我总是能在众多人中,第一眼找到他。

我鼓起勇气,走到他身边。

“学长,我可以坐在这里嘛。”

“当然可以。”他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他标志性的笑容,眸子里好像有一闪而过的惊喜。

自习室的气氛很压抑,除了笔和纸摩擦的声音,就只有大家翻书的声音。而有他在,似乎什么都不一样了,他好像一道风景,单单是看上两眼,都觉得赏心悦目,疲惫瞬间消失了大半。两个多小时的自习时间,似乎过的并不算缓慢。

“我们可以一起回家吗?”在下课铃打响的前两分钟,我收拾书包。听到了他的询问。是询问。

“当然可以。”我几乎没有犹豫,但当视线瞟到旁边的朋友,轻轻叹了口气。“不过你可能要等我一下,我要先送我朋友。”自觉得有点尴尬,声音也逐渐小了起来。

下课铃不合时宜的响了。我站起身来等着他的回答。

“当然可以。”同样的回答。

“等我回来找你。”话好像没过脑子,说的很快。我拉着朋友跑出教室,像是得到了什么机会一样,生怕抓不住。

回来的路上,看着昏暗的路灯打了怵。我怕黑,这样的小路我一个人是不敢走的。就在我犹豫怎样迈出这步的时候,他穿过黑暗向我走来。

“你怎么来了?”

“这么黑的路,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走呢。”他说的很自然,手也自然的接过我的书包背上。一切都显得那么理所应当。

“小白”那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嗯?”

“没事。”

风吹过,带落几片花瓣。

相比于上一次,这一次的同行简直不要太顺利,一路的话题不断,笑声不断。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彼此分享着生活中的趣事。

“对啦,你多高啊。”想起上次在校门口和他打招呼时,忍不住问了一嘴。

“180”他的回答很快。

“有那么高嘛?”我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他听到了。他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我。惨了,听说男生最注重自己的身高了。还没等开口解释,就听到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要不要比一下?”

“怎么。。”比。话还没说完,便被他伸手揽进了怀里。他的衣服上有淡淡的清香,不像是洗衣液或是洗衣凝珠的味道,格外好闻。贴在他的胸膛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夏天的衣服不算厚,甚至能感受到透过衣服传出来的体温。莫名的安心。

他伸手抚过我的头顶,放在自己身上后退一步。

“看,我还是很高的。”

“嗯。”心里小鹿在乱撞,脸红的快要滴出血。低头轻轻咬住下唇,甚至都不敢抬眼去看他的眼睛。

6

通过一年的接触,我很不争气的和他处成了哥们。但年少的暗恋从未停止过。

他是篮球队的主力,我常去看他打球。看他在球场上挥洒汗水。在结束的时候为他递上毛巾和水。

那是一年一度的秋季篮球赛。我坐在场边为他加油,手里照例拿着毛巾和水。我看不懂篮球,但看他跳起投篮,我也会为他献上欢呼雀跃。那场比赛打的很激烈。最后他们队伍以两分的微弱分差取得胜利。我看着他们抱在一起享受胜利的喜悦,我也激动的站起来,嘴角上扬。

手里的水还没递出去,我看到一个女孩子向他跑过来。女孩扎着一个马尾辫,辫子随着她走路的幅度摇摇晃晃。脸上洋溢着笑容,好像在叫他的名字。我看她把手里的水双手递给他,甚至还贴心的为他拧开了瓶盖,扬起的小脸上满是期待。

有不知名的情绪在心底炸开,酸溜溜的。脚底像灌了铅,一动也动不得。那女生的笑容明晃晃的,格外刺眼。没有身份的占有欲。尽是失望。

“小柔。”他喊我。抬头看过去,女孩站在她对面,他朝我招招手。“过来。”

我拿着毛巾和水走过去,不知所措。他拿起我手里的水,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好大一口。伸手揽住我的肩膀,用力的往里搂了搂。

“谢谢,不过我有女朋友了。”说着晃了晃手里只剩下半瓶的水,又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不清那女生的神情,好像不太甘心。站在原地好久没有动作。

他弯腰拨开我额前的碎发,用食指轻轻刮了刮我的鼻子,眼里满是宠溺。好像下一秒就会吻上来,连心跳都漏了一拍。“今天风好大,我们快回去吧。”

秋天的风很大,甚至今天有点冷。但他的笑却暖到了我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我都觉得,我们就应该是这样。热恋中的情侣。

心底的种子开出了花,绚烂夺目。

不知道那女孩是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和他说再见。他怀里的温度,眼里的温柔足够让我沦陷。我呆呆的看着他,笑意爬上嘴角,一句话也没说。

他的手离开我的肩膀,我竟有些贪恋。

“好兄弟,借你挡下桃花不介意吧。”他语气轻快,好像刚才发生的事都只是我的一场梦。

“嗯?”

“你不会觉得我真的喜欢你吧。”他突然和我对视,难得的认真。

“怎么可能。”我装作不在意,挤出一丝苦笑。

“真的?”

“真的。”我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说完便匆匆逃离。

篮球场很吵,所以我不会听到他把手中瓶子捏响。更不会听到他那声带着失望的叹气。

时间就这样过去,好像一切都步入了正轨,我们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改变,微妙的平衡。但其实有时我会觉得,他也是喜欢我的,有时也会让我觉得,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我们就一直这样,维持着这种友情之上,恋人未满的状态。这种感觉,好的不真实。

直到那天,学校食堂。

7

“我和你说件事。”他坐在我对面,放下筷子,有些纠结。

“什么事。”我夹起一口饭塞进嘴里,头也没抬,被米饭塞满的嘴里说出的话有些模糊。

“我。。前女友前两天来找我复合了。”他似乎有些犹豫,尾音拉的很长,声音很轻。但却字字句句敲在我心上。我听过他前女友的故事。握着筷子的手有点抖,筷子在盘子上乱划,眼底迅速蒙上一层失落,头低的更深了,用力的扯着嘴角却怎么都扯不出一个笑容。

“嗯”我机械的嚼着嘴里的饭,努力的藏起所有的情绪。漫长的沉默。气氛有点尴尬。

“那你同意了嘛?”

“但是我没同意。”

几乎是同时,两个人一起开口。

默契的对视,把两个人都逗笑了。阳光透过窗照在身上,很暖。

“小美女。”QQ发来消息,我拿起手机看了看。我记得这个人,是学长的同班同学,在一起打过几次游戏。我们没有任何交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我发来消息。带着疑惑,我打开了手机。

“嗯?”

“你最近好像和白哥走的很近,你喜欢他?”直白的话毫不留情的戳穿我费力的伪装。深呼吸两次,平息了情绪。

“没有,你想多了。”

“最好没有,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说是庆幸,倒不如说更像是警告。我思考了一下,没有回复。

“你知道他处过几个对象吗?”对方的问题发过来,没有犹豫,好像这个话是早就想好的。

“一个。”我记得他说过。

“呵,他就是这么告诉你的?”“不止。”

不止,吗?我记得很清楚,他和我讲过那个女孩的故事。

“所以呢?”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能尽量表现的不在乎。

“他跟你说的是他的初恋吧。”肯定的语气。仿佛是早就预料到的。

“难怪,你知道他有多喜欢他的初恋吗?”

从他的描述里,我听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版本。

女孩追他的事很轰动,全校都知道。女孩生的很漂亮,个子也很高。乌黑的长发披散着,夏天的短裙可以露出她那条又白又长的腿。两人郎才女貌,十分登对。他对女孩很好,从不发脾气,无微不至的照顾。两人为数不多的吵架都以男孩的低头而结尾。他会在大雨天为女孩送伞,在节日的时候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

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女孩的转学,分手之后他一度萎靡不振,成绩大幅度下降。拉着他的朋友喝了好几天的酒。在那之后,他处过很多对象,每个都像她。而他半夜和我说话的那天,是女孩回校看老师的日子。

“不知道他跟你说没,前两天他初恋来找他复合了,你猜他会不会答应。”他的话像石头砸在水里,心里泛起涟漪,久久不能平静。“不会”这两个字,怎么也没有勇气说出口。

原来,他也是个痴情的人呢。

8

夏天的雨总是来的很急。闪电映亮一片天空,雷声透过窗户传到教室,压住了老师讲课的声音。

拄着头望着窗外发呆,阴雨的天气连带着心情也跟着压抑起来。雨声很大,但又觉得格外的安静。

视线所及处,教学楼下,有一个男孩。也不知道是谁下雨天了还要跑出去,刚想挪开视线,却发现,那人有些眼熟。定眼仔细看去,高挑的个子,白皙的皮肤。是学长。

教学楼外站着一个女孩子,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很高,头发很长,好像没带伞,衣服被雨淋湿,头发贴在身上。雨水顺着发丝流下来,楚楚可怜。学长几乎是小跑着过去的,他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女孩抬头看着他,好像和他说些什么,然后伸手抱住他,整个人埋在他的怀里。身体微微抽搐,好像哭了。抱了很久,我看到学长的手缓缓抬起,抱住她轻轻拍了两下她的后背。然后推开,将手里的伞塞到女孩手里。

我想起他朋友和我说的话,

“你知道他对他初恋有多好嘛”

“后来的每一个对象都像她”

“你猜他会不会答应和她复合”

雨下的更大了,除了哗哗的雨声我似乎再听不见其它的声音。心里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格外沉重,压的我喘不过气,连呼吸都忘记了。

雨水落在窗户上模糊了外面的景象,眼睛里也起了雾。

心里的花在最茂盛的时候被大雨浇下,宣告着花期的到达。

我没有再问他是不是和前女友复合了,只是后来,我再也不会拿着毛巾和水去看他的篮球赛,也不再和他分享生活中的趣事,不会在周末的时候和他一起打游戏,不再和他一起吃饭,不再和他一起回家,甚至连自习室也不去了。心里的热情被那场大雨彻底浇灭,冰冷的雨水灌进来把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

他最近的话很多,主动和我分享很多事,这要是放在以前,我应该会很开心吧。只是现在,我没有什么心情去听。学习忙被我当成了不回消息的借口,对于他分享的敷衍的回答,刻意的疏远。

“你最近,好像在躲着我。”终于,他还是问出来了。他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吧,也是,这么明显,连我自己都觉得不自在。

“没有,你想多了。”冷漠。我好像从来都没这样回答过他的问题。从那天以后我们在也没见过面,或者说,我在避免和他见面。

高考百天的倒计时准时开始,每天堆成山的卷纸,每周一次的考试似乎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让他无暇分心顾忌其余的事。而事实也是,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纠结过我躲着他这件事了。久到我以为,我们两个就这样了,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9

算完数学最后一道大题,我放下笔,刚好考试结束的铃声打响。走出考场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他穿着白色的半袖,坐在桌子上,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考场的出口。不知道等了多久了。见到我之后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我面前。

我有些紧张,从那次以后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你怎么在这?”

“我带你去个地方。”他没我回答我的问题,伸手握住了我的手腕,自顾自的往前走着。他的步子很大,有些着急。我只能小跑着跟上。

我们爬到顶楼,打开了消防通道的门。是天台。我很少来这。

“为什么带我来这?”我歪头看着他。

“景色好。”我有些不理解,皱了皱眉。

“你看,”他伸手指着天边,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是很漂亮的日落。太阳像一个大火球,把周围的云烧的通红。很壮观。这里可以算得上是绝佳的观测点。没有了建筑物的遮挡。我可以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接近地平线。没有繁重的学习,看不懂的卷纸,同学的吵吵闹闹。耳边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安静的好像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

我们在这里看了很久,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天上的云又重新恢复洁白。我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他才开口打破寂静。

“你最近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是吗,可能学习累的吧。”我躲开他的视线,敷衍道。他好像看出了我的敷衍,有些失望,轻轻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我理解,快高三了。”

“嗯。”

“不过兄弟有件好事,你可要为我高兴啊。”他见我不说话,自顾自的往下说道。好像真是什么大好事一样,他的语气里隐隐透出几份笑意。

“什么大好事呀?”我也笑着,开口问他。

“我有女朋友了。”眼底的笑意迅速被悲伤代替,嘴角的笑意僵在脸上。我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怎么了?你不会喜欢我吧。”他的目光落在我的头顶,盯得我浑身不自在。

“没有。”口是心非,眼泪却快要溢出来。我转过身背对着他,让他看不见我的情绪。

“和前女友复合了?”我问出了我一直的困惑。

“当然没有,是个高一的小学妹。小丫头挺可爱的……”他还在说,我已经听不清了,泪水终于突破眼眶,顺着脸颊滑下,又被吹散在风里。心里的疑惑解开了,心结也解开了。我想,或许,就应该到此为止了吧。

趁着他不注意擦干眼泪,脸上又重新挂上那副笑容。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不再牵强。转回身对上他的眼睛,不再躲避。

“恭喜啊!真为你高兴。”很轻快,是真心的祝福。

毕业季,分手季。

我放弃了,我结束了我长达两年的暗恋,放弃了那个第一眼就走进我心里的男孩。在最好的年纪遇见最好的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那是我最炙热的青春。

10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紧张繁重的学习,永远应付不完的考试,怎么也做不完的作业,每天枯燥无味的重复。又是一年高考。

有几个学校已经把传单发到了学校,街上开始有了志愿者,到处都是高考加油,连笔上的图案都是金榜题名。老师反复的强调中性笔多带几只,不要弄丢准考证。考试前老师还在押数学的大题,和语文的作文。

离考点好远的地方就开始拉上了警戒线。不允许任何车辆进入。街道上的车很多,堵在学校门口过都过不去。连着考点周围的宾馆价格都翻了好几倍。考生们清一色的耐克,家长也穿上了红色的旗袍,为孩子讨一个旗开得胜的好彩头。

考试前的拥抱,一声声的加油。老师们喊着每个同学的名字,一句句的重复着别紧张,正常发挥。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也都碰了头,互道高考加油。记者们蹲守在校门口,等着采访第一位出来的考生。#言情#​#故事#​

六月的天气没有风,闷的喘不上气,胳膊粘在桌子上的感觉并不好受。看着他们将书本撕碎扔下楼,我也顺利的进入高三。

“小柔,有人找。”我放下笔,看到班级门口站着的那个熟悉的少年。

“你能给我签个字嘛?”他把校服和笔一起递给我。在校服上签名,似乎是每一届毕业生的传统。

“签在哪?”他把校服打开,指着胸口处的空白“这!”不知道是不是我听错了,好像有一瞬间的激动和欣喜。只是还没等落笔,便被打断了。

“小白。”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的女朋友,是个可可爱爱的妹子,个子不高,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心里泛起说不出的滋味,我放下笔。

“算了。”

高中似乎很少有不用穿校服的时候,毕业照绝对算得上一次。很巧的是,他拍毕业照的那天刚好是我们班的体育课。

我远远的看着他,他还是初见时的那个白色棒球服,高挑的个子在人群中很出众。一眼就能看到。

我看着他的兄弟们把他放在c位,看着他和每一个老师告别,看着他拥抱每个朋友,看着他和所有人拍下合照。至始至终,我都只能远远的看着,任凭风吹乱秀发,眼泪模糊视线。

“后来呢,后来呢?”室友们看着我,等着我继续往后讲。

我叹了口气,扯起嘴角。“你们当写小说呢,哪有那么多后来啊。”我拔掉了正在充电的手机,爬上了自己的床。“故事讲完了,关灯睡觉吧。”

后来呀,我看着他穿着那个带着所有人签名的衣服出了校门,上了大学。唯独没有我的名字。

——END——

文/卿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