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洋河今夜无眠

尼洋河今夜无眠

牛英才

我看过祖国大地上很多的河,但没有哪一条河像尼洋河一样在如此漫长的河域里保持着那么生动的美,它的美多的甚至有些奢侈。

2007年7月,为了追寻心中的那个梦,我二次进藏,又来到了尼洋河畔。


和学生普尼玛、格理在尼羊河畔

听说我们要来,林芝的十几位学生,开了三辆车,跑出几十公里来接。虽然二十多年没有见面都不认识了,但一听名字,我还能依稀记起他们上学时的模样:央宗、梅元、李建成、白玛拉姆……学生里有许多“半藏半汉”,也就是说,他们的血脉,一半是藏族,一半是汉族,他们自称为“团结族”。


林芝八一中学门留影

走在八一镇大街上,我想寻找二十年前的记忆,可是,除了林芝毛纺厂还有几所旧房子外,一切都变了,连我生活了两年的八一中学也完全没了旧时的模样,变得认不出来了。


作者身后为八一镇

山还在,水还在,尼洋河还在昼夜不停地流淌。

在八一镇逗留的三天中,除了吃请、会友、逛景点,和二十年前一样,泥洋河毫无疑问成了我最爱去的地方。

这天晚上,学生们在尼洋河边为我举办了一场篝火晚会。


尼洋河边上的晚宴

在河滩绵软如毯的草地上,熊熊的篝火燃烧起来了。微醉的学生们围着篝火尽情地舒缓一天的疲劳。他们把上衣围在腰间,手拉着手,唱着藏族民歌,跳起快乐的“锅庄”。脸膛被篝火照得通红,身子随着节拍不停地晃动,雪山、森林 、河流、城市也跟着摇晃起来。没有乐队,没有音响,只有仓央嘉措的情歌在尼洋河谷回荡、回荡......

在那东山顶上,

升起皎洁的月亮。

年轻姑娘的面容,

渐渐浮现心上。

黄昏去会情人,

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

脚印已留在雪上......

月亮从山顶升上来了,明晃晃的,好像一只白玉盘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


趁学生们不注意,我独自来到尼洋河边。

月光下的林芝真美,月光下的尼洋河——真美!

这里的月光是雄浑璀璨的,洒在高原的每一寸土地上。熠熠生辉的月色并不朗照,仿佛仙女撒下银粉,将远处的雪山照耀得晶莹剔透、清澈透明,让世间万物都变得如此的纯净。

夜色缓缓下沉,远山如黛,朦朦胧胧,似乎早已陷入混沌的睡梦之中。

夜空繁星如银,闪闪烁烁,似无数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尼洋河。


与学生在尼洋河边

一群飞鸟在河面上自由自在地飞翔,它们时而分散,时而聚拢,时近时远,忽高忽低。这是一群在夜间也不忘捕食小鱼的水鸟,是它们连接起了月色与尼洋河之间的时间与空间。

月光下,尼洋河在舒缓的流淌,犹如身着蓝绸睡衣的睡美人儿,显得那样的安详,那样的静谧,那样的富有诗意;偶尔吹来一阵凉凉的河风,心灵受到洗礼,心胸顿时明净。

不知是月在动还是云在动,苍茫云海间,月亮时隐时现,忽明忽暗。透过淡淡的云层,映在平缓的江面上泛着幽幽的光影。远处的群山静静地伫立,像一群勇士衷心地守卫着心中的女神。月下那河、那山、那随风摆动、“飒飒”作响的河滩柳,构成了一幅水墨画,而那夜色的深蓝则是画的底色。

夜深了,月亮渐渐落下山林,闪烁着霓虹灯的小城已经安静下来,一切正在下落的声响正在悄然消失,只有陷入昏暗的尼洋河,在暗涌中闪烁着隐秘的光泽。


夜朦胧意朦胧。此时此刻,我的思维异常活跃。白天与学生们重逢时的激动与兴奋,深夜漫步河边的沉醉和痴迷,还有晚饭时同学们讲的那些关于林芝、关于八一中学、关于尼洋河的古往今来,让我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恍惚中我觉得自己正在变轻,灵魂正被轻轻托起,飘出梦幻般的尼洋河,飘越开满桃花的比日神山,溶入星辉斑斓的夜空中,溶入《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的歌声里——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有我可爱的故乡

桃树倒映在明净的水面

桃林环抱着秀丽的村庄

啊,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