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的doris写给29岁的刀姐:从世界观粉碎到焕然重生

32岁的doris写给29岁的刀姐:从世界观粉碎到焕然重生

致三年前的刀姐doris :


展信佳。


我是 2022 年的你。


我本来想用文字的形式给你写一封信,但我发现三年后的自己似乎很难下笔了。


2019 年的你还保持着写日记的习惯。但两年后你每天要忙着搞公司的运营,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会,还需要对外对接很多的人......这个习惯被你逐渐遗忘。人真的很容易失去和自己对话的能力,我觉得写日记这个习惯,真的有必要保持!


于是我突发奇想写下的一封“语音信”,自言自语地分享了自己的这三年来的成长与蜕变。


也是分享给更多「正在迷茫寻找自己」的朋友听吧。


这期播客也得到了很多听众朋友的正反馈,看着大家的留言,很感动。


如果你迷失了,可以常常来听听它。



他们中有很多像现在的你,和哪吒一样,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而我比你多经历的这三年,就像是一场“臣服实验”,我逐渐开始接受自己的天赋,也接受随之而来的副作用,开始接受自己的平凡和不完美,并且选择原谅那些不完美的自己。


这三年的变化是一个新的 doris 从原来的身体上生长出来,并且内心越来越强大的全部过程,我把它记录下来,希望能对你有些启发。


——————————————————


刀姐,2019 年你虽然 29 岁,却自称自己是个姐,变成了一个 KOL,你正觉得自己牛逼的不行。


但你不知道的是,你面前的 3 年,会让你彻底怀疑自己、否定自己,甚至找不到自己。



01

父母变老的速度



你不会知道,往后的 3 年,你会经历亲人的离开、新生命的诞生,你也不会知道,一场疫情之后,出国旅游会开始变成奢望。那些你很害怕的东西,在接下来的 3 年,都会一股脑地向你涌来。


你一直很害怕自己成长的速度赶不上父母变老的速度。为此你一直在奔波劳碌,想要快一点,再快一点成长。


但事实上,你就是赶不上父母变老的速度。为此你也无能为力,有很多事情超出了你自己的能力边界。你以为只要自己再拼搏一点,就可以给父母更好的生活。但事实是,更拼搏的你,反而错过了和父母相处的时间。


你不会知道,当你亲人真的濒临离开的那个月,你还会忙着在办峰会。当你 6 个月没回家的时候,你的父亲已经在隐藏的病痛中渐渐消瘦。


你能做的就是,在不牺牲掉自己的空间的情况下,多陪伴。



02

关于创业



事业上,你今年也离开了原有的平台,开始创业。


作为创业者,你需要操盘全局。你会发现这个阶段,战略上的选择比战术上的努力更重要,从职场打工人到创业者的身份转变,中间会有一个巨大的 gap 需要你去填补。


以往你总是想把每件事做得尽优尽善,但是在做创业者以后,抓住核心的机会点,来倒推核心的矛盾点才是关键。因为有太多坑要补,如果总是想要优化细节,你可能会顾此失彼。


刚开始做公司时,你有时也会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做起。很多原来理所当然的东西,变成自己的知识盲区。但你的行动力很强,快速地尝试、摸索出了公司的商业模式,渐渐地,你聚集了一群很信任的朋友,搭建起了自己的早期团队。


你会发现战友和朋友还是不一样。做公司你需要的一群有相似的理想,愿意一起趟过坑的战友。在战斗中越来越欣赏彼此。战友不是靠相濡以沫,不是靠讨好和互相夸赞,而是一起在战役中淋漓尽致,为了问题能够敞开互相聊开,结束了以后一起喝酒吃肉分赃。而朋友,可以继续保持着谈心观月。


但你要准备好,有聚就有散的那一天。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是很正常的事。而这满天星,也会长出更多散布在各地的火花。你不必为这暂时的分开而难过。


而朋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03

世界观的瓦解



后面的日子里,你要做好把自己过往的观点和想法揉碎、甚至清零的准备。但也不用太担心,这个过程中,你也会重新审视自己,并塑造出一个新的自己。


亲人的离开会突然让你开始怀疑自己,你会在眼前打开一个新的世界。


你小时候喜欢看的《钢之炼金术师》,你记得喜欢的爱德华,穿越过那道门吗?


你会亲身感受到那道门,那是生命之门。


你会看到无数生命片段在面前闪过,那一刻潜意识里隐藏的片段会逐渐缝纫成一个电影。


你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过去像哪吒一样的自己,乘着风火轮想要"我命由我不由天"。


但当你慢慢发现那个总是在朋友圈夸赞着你的那个人从此不见了


你会突然发现原来你的那个哪吒的自己只是想要得到父母的认可。


那一瞬间你的世界观体系会在你面前瓦解。



04

看到新的自己



你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自己的动力到底来自于哪里?


你会开始疯狂地看许多书,去找自己。你会重新怀疑和思考生命的意义。


但是你一定会找到那个自己,因为她从来没离开过。


你会在一本叫《清醒的活》书里突然意识到过去的自己,从来不是真正的自己。


你突然发现有一个"AI 刀姐"和一个"真实 doris ":


AI刀姐是那个因为过去的经历而出现许多自动投射的过去自己。


“真实 doris”是看到"AI 刀姐",能自我管理的蜕变后的自己。


你突然明白了我思故我在的我,是看得到自己思考的那个自己。是我的 being。


当你开始对内思考,经常会把自己投射到天花板上去看着自己,观察“ AI 我”和“真正的我”。


你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前所拥有的憧憬和目标,其实是父母期盼下的一种目标投射,是来自于父母从小就训导的“你要变得优秀”的自我催眠。


你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你会很喜欢《高效能人士的 7 个习惯》,你甚至会写读书笔记在各大平台。里面有一句话是“以终为始”,于是你开始思考,墓碑上如果要刻一段话,我们到底要去做什么样的一件事情,能够让这一辈子没有枉活一回?


这是自我觉醒的时刻,我,或者未来的你,意识并决定未来的时间都为自己而活。



05

冒名顶替综合症



在经历“找到自我”的同时,你也在创业。在创业的过程中,你会越来越发现有很多东西自己是无法控制的。当初“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拼劲,成为了一种反动力。


以前你做职业经理人的时候,觉得自己非常棒。你知道自己有挺多优点,也有一些缺点,只是没有那么清晰地去分辨、去剖析自己。


但作为老板,作为一个“小网红”和 IP,你会被团队、大众打上聚光灯,放在中间用放大镜去观察。你越来越发现自己是不完美的,然后不由自主地进入自我 PUA 的状态。


你会觉得自己“不配”了,但同时你又很希望自己能配得上,于是陷入“虽然我现在是假的,但我需要撑住去 (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 的状态”。


那个曾经让你能够不停变强的 fake-it-until-you-make-it,你不知道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它会让你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好,却要装的变好。


在后面的一两年里,你为了立住“营销圈专家”的人设,心态变得又自卑又很狂妄,态度也非常的高傲且暴躁。你进入了一种非常不健康的状态,每天都很紧绷,一直都在害怕这份事业所带来的巨大的不确定性。


转折点发生在一次沟通中。你去见了「得意忘形」的主播张潇雨,他这样描述创业焦虑期的你:头上有好大一朵乌云。


你和他聊了你的创业经历,他说:“你就像是在高速公路上开了一辆快车,虽然你不知道车速为什么要越快越好,但你就是在高速上努力开、越开越快。这个时候,你如果在路上碰到一点小障碍,就很容易翻车。”


当时真的是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结合那个阶段你对自我动力来源的追寻,你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处在“快车状态”里?自己开得这么快是想去哪?是想要证明一些什么?


你一度进入自我怀疑、自我体系崩盘的状态,这一个阶段对你来说是很痛苦的。但它也正是你重塑自我的开始,也是你今后会频频回望的重要人生时刻。


当时你找了很多心理医生,包括人生教练,很积极地跟他们聊自己的状态。在和教练佳莹沟通的时候,你说:“我觉得我的内心有两个我。一个是大的刀姐,这个刀姐我觉得她是很强大、很权威、很厉害的;另一个是小的 doris ,她是真正的我,她很单纯,也挺风趣幽默、挺有意思的,但她其实不完美。”


佳莹让你把两个自己画出来,你知道自己画了什么吗?


你画出了一个很大的刀姐和旁边一个很小的 doris 。


教练问了你:“刀姐和 doris 之间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和关系?”


你说:“大刀姐正在抽打小 doris ,小doris 在那边抱着自己哭。”


说到这,你直接就哭了。你跟教练说:“但是我觉得那个小 doris ,才是真正的我。”


那是你第一次看见真正的自己。


不知道 2019 年的你能否感受到我那一刻难以平复的心情——在事业和生活上忍了这么久、努力了这么久,但当你回头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想要呵护的小 doris 正在被抽打。


那一瞬间你知道了,这个大的刀姐是基于爸妈期望和自己要求下,努力营造出来的“完美的营销专家”。但真正的自己,那个我心中非常活泼可爱、天真的,有很多有趣的段子,特别的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好、自己带坏的小 doris, 正在被大的刀姐不停地抽打着。


你突然明白自己这几年为什么会如此痛苦了。在 30 岁之前,你的人生很顺利,但你远没有达到自己内心的和谐,你的内心其实还是会慌张、不安的。你只是任由大的刀姐主宰自己、吞噬自己,并没有“寻找自己内心的小 doris ”的意识,然后在不确定动力来源、目标不明确的情况下加速前进。


以前你做 doriskeke 公众号的时候,内容选题都是“我在纽约 MK 做新媒体经理”“伏帝魔(在北京的上海人)”“互联网黑话”“我为什离开纽约”等等,当时你的其实就是真正的“我”,是小 doris



但创业之后,面向外界的则是大的刀姐,她穿着一件红色上衣、抱着肩,是一个很强大的人。我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我,或者她只是我的一部分。



06

允许自己



每一次重新审视小的 doris 后,你会发现,自己在创业前期里大多数的不安和焦虑,其实都来源于大刀姐和小 doris 之间没有达到和谐的状态。当你看到内心的小 doris 的时候,你就希望这个真实的我能够长大。


接下来你会花 2 年去经历、去感受这两者的存在。


看到的那个瞬间,变化就在发生。


那怎么才能让她长大呢?


总结来说,就叫允许自己。在我的观察里,大刀姐和小 doris 前期的相处模式是大刀姐在抽打小 doris ,那我首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停止抽打。这个“抽打”化身到职场和生活中,可能就是勉强、强迫自己去接受某些东西。


停止抽打内心的小我,先让自己处于一个比较舒适的状态。


我给你分享一个例子,是一个你以后要面对的难题——创业初期的公司招聘问题。


你当时的想法是“招自己喜欢的人”,倾向选择那些有创业者精神、积极主动、比较聪明的人。


它也成为了你的合伙人指出的问题:招员工的兼容性太差。她认为,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需要海纳百川,需要包容各种类型的员工,如果只招自己喜欢的,就很容易把公司做成一个小作坊,做成一个个体户。


当你看到一些比较核心的高级员工离开的时候,你会想着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才留不住自己喜欢的人才。


所以当合伙人指出你的问题的时候,你开始刻意地要求自己去兼容。招人的时候,你会想,这个人的某些风格和处事方法我可以去包容,只要他最后拿出一个好的结果就行。


但很多东西它不是用结果来衡量的,在这个兼容的过程中,你一直在放宽自己的标准,为了所谓的兼容而否定了自身的一些偏好。


事实上,直到今天刀法依旧还只是 30 人左右规模公司,企业现阶段的核心能力、核心资源其实都来源于创始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不是可以自私一点?先让自我处于一个相对舒服的状态,然后再去讨论所谓的兼容性问题。


于是你会发现,自身的的优点其实是和缺点一起来的,它是双刃剑。没有耐心和不兼容的反面,是因为自己的高标准和对统一公司文化的追求。既然在当前阶段“不兼容”不会带来什么非常大的代价,那何必要兼容一个没有刀法特质的人。


如果按照 lululemon 的企业文化,公司要招的人,可能就是知道刀法的人,这些人甚至可以是我们的读者和用户。


所以你决定允许自己“任性”,先去满足自己内心的 小 doris 的真想法,再让她慢慢提升,其实这种过程才是健康的。


你会开始进入一种正循环。你对自己的了解越来越清晰,你知道自己哪里好、哪里不好,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


你一直希望都自己能变得更好,之前的做法是立刻改正某个缺点,但是现在你会先接受这些缺点和问题,然后再告诉自己,你现在还没有办法立刻改正,没办法立刻做到别人希望的那种程度。你会跟团队说,“这可能就是我目前的状态,我会努力去提升,但是短期内我没办法承诺自己能够快速改变。”


在这样的一次一次的允许自己的过程中,小 doris 慢慢地开始成长起来。


你甚至会开始写刀姐 doris 的个人使用说明书,什么样人能跟自己配合好,怎么样才能跟自己配合好。当你很坦诚地去描述自己的时候,就能吸引更多可以跟自己相处得好的人,并且和他们愉快共事。


当你越来越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你也开始知道了自己的底线。你不断地把自己的边界和标准外化,开始主动说出自己的需求背后的原因,去让所有人去理解,并且很认真地和对方去划清这个边界,找到符合自己偏好的人和环境。


一些你原来很拧巴的事情也都慢慢被解开。比如在创业初期,你对自己的要求是成为一个“营销专家”,但后来你明白了:营销这件事是与时俱进的,没有人会成为永远的营销专家。而且你如果不在一线操盘,其实也很难保持在营销技术与科学工具的最前沿。


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我最擅长的事情”和“这个世界上的社会问题”之间相挂钩的点,用自己的能力去解决某些问题。


于是你决定不做武林高手,做一个武林平台;不做营销专家,而是做一个营销圈生态的平台。


你想做的事情从成就中国好品牌,进一步升级到打造全球品牌的新营销智库。虽然刀姐 doris 本人不能帮所有人解决所有问题,但是刀法知道谁能帮你解决,而且,刀法也知道哪些人能解决哪些不同的问题。


那一刻,你舒服了。做的事也不拧巴了。



07

做一棵树



渐渐你会发现,这两者都是你。刀姐是你,doris 也是你。爱你的人,从来爱的也从来不只是那个装b的刀姐,而是那个不完美的小 doris。


世界也许一直是有两股力量交织在一起, 而它们的源泉都是良智。


你会发现这些痛苦,不仅仅是你在经历,许多人都在经历。但在感受和经历这些的过程中,你会焕然新生,重新脱胎换骨,并且过上一个更加自洽的生活。


你会发现自己的愤怒和纠结,都是因为没找到真正的自己。而看见真正的自己的那瞬间,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就从心头涌起。


你会发现你能够慢下来,你能够享受爱和美好,你开始能看到周围许多能量的流动,但是你也不会停下进步的脚步。


2022 年的刀姐doris

8 月 3 日誊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