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星二代,都靠“叛逆”走红?

这届星二代,都靠“叛逆”走红?

谁说青出于蓝一定要胜于蓝,她们也可以成为不一样的颜色。

时尚圈中似乎永远不缺乏星二代们的身影,无论是早年间为伦敦奥运会闭幕式走秀的星二代超模天花板Georgia May Jagger,还是Chanel现今的代表面孔之一Lily Rose Depp,近年来因入行门槛不算高而前仆后继时尚圈的二代们已达到几近泛滥的程度。

比如几年前凭街拍出圈的Kendall Jenner和Bella Hadid,在大众鞭策之下也逐渐转型,如今各自在圈内站稳了脚跟,进阶Icon之列。

争相迈入时尚行业的还有超模二代Kaia Gerber和Lila Moss

而放眼当下,新势力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这一届超新星们,都不愿再去复制老一辈们铺设的造星之路,而分别发育出了脱离主流审美路线的模样,我们今天要讲的这三位就是如此。

麦当娜的长女Lourdes Leon(昵称Lola)可以说是与其本人最相似的一个孩子,不仅与天后的眉眼如出一辙,连麦当娜的反叛精神也继承地十分彻底。

自小在母亲身边接受聚光灯的洗礼;14岁与母亲共同推出时尚品牌Material Girl彩妆系列,并以这部分收入支付了大学学费和房租;最令人羡煞的一点——她的初恋男友是甜茶。

仅凭寥寥几条履历,Lola就已与同龄人拉开了不可逾越的距离,在成为模特之前,Lola可以说是满足了人们对天后之女的种种期待。但人们不会想到,一向桀骜不驯的麦当娜在教子方面却是个控制狂,而这也间接导致了Lola的离经叛道在成年之后才被释放。

她成为了一名非典型模特,性情豪放,出道时即赶上了时尚圈多元身材的浪潮,她便顺理成章成为一名反身材焦虑斗士。外加星二代光环,Lola的T台首秀就登上纽约时装周,随后又在Versace、Marine Serre等秀场大放异彩,Mugler连续两季广告片中都有她旋转跳跃的身影。

Lola还是近年来高举着“体毛自由”旗帜的代表人士,带有古巴血统的她属于天生多毛体质,而她本人也对此毫不避讳,任由毛发生长,酷似Frida Kahlo的浓密双眉是她最有辨识度的符号之一。

她是为数不多敢在Met Gala现场大秀腋毛的女明星,吐舌头做鬼脸,挑衅着长久以来困扰女性的“体毛羞耻”。此举一度遭到外媒攻击,被评价为“Dirty girl”,不禁使人回想起麦当娜早年间被大肆批判的种种“出格”行为。

而事实上,麦当娜算是最早的体毛潮流发起者之一,早在2014年就曾在一张自拍中大胆表露她对“体毛自由”的态度。

因此面对舆论,母女二人反其道而行之,还常常合体叫板这一偏见,并双双表示:“It's NBD(No Big Deal)”。

与此同时,英伦半岛的另一位星二代也正势不可挡地冲进时尚圈。一代男神Jude Law与女演员兼设计师Sadie Frost的二女儿Iris Law就是如今新晋的英伦 It-girl,她是生于千禧年的新生代模特,继承了裘花撩人魂魄的湖水绿瞳孔与精致五官,Iris的颜值在星二代中绝对算榜上有名。

有Kate Moss作为教母,Iris的职业生涯赢在了起跑线。15岁亮相Miu Miu 2017年度假系列Lookbook,姿态尚且青涩,但赢在天生丽质;出道不久还拿下了Burberry彩妆代言,气质拿捏在青春与复古的平衡之间,广告合约从此接踵而至。

如果说Iris早年间的资源和名气都凭星二代光环,那么21岁之后的一次转型就彻底让Iris把事业攥在自己手里。去年夏天,Iris一改往日清冷美女的形象,把自己推成了圆寸。都说寸头是检验颜值的唯一标准,Iris经此一举不仅证实了自己与生俱来的美貌,同时打破了往日乖乖女的印象,为自己赚足了眼球。

有了新造型的Iris在时尚圈可谓如鱼得水,登上米兰时装周、出镜Marc Jacobs广告,还在今年走上了Met Gala红毯。

她顺势染成金发,让自己更具辨识度。弱化了发型的存在感,Iris的五官轮廓被凸显地愈发清晰,她也尝试起了花里胡哨的创意妆容,还时不时在头顶“大做文章”。

与此同时,Iris的私服搭配思路也被打开,用叠穿和混搭构造丰富的层次感,配色丰富,为夏日氛围感点睛。

点开Iris的社交媒体,便会发现她私服造型中的不少小心机,墨镜、头巾、腰链等配饰细节多到数不清。凹造型的姿势也千奇百怪,丝毫看不到偶像包袱,鬼马少女的天性彻底暴露,在古灵精怪与辣妹形态间来回切换。

最初,剃光头的决定并非来自于Iris本人,而是出于工作需要。但寸头形象却误打误撞成了她独一无二的个人标识,Iris本人也甚为满意,“我剃光头的那一天,我的生活改变了。”她在采访中说道。如今她也正在这条崭新的道路上探索着更多有趣的可能性,并乐此不疲。

与Iris Law同年出生的另一位星二代Willow Smith也是当下不容小觑的一位超新星,无论在她主攻的音乐领域还是时尚圈,Willow绝对算得上Z世代青年的代表面孔。

7岁出演电影、9岁以歌手身份出道、还被称作是Baby Rihanna、青少年时期便深得老佛爷Karl Lagerfeld青睐,成为最年轻的Chanel代言人。Willow Smith从出生起便一路开挂,达到同辈难以企及的高度。

不过身份标签是通行证也是枷锁,先是因“Will Smith的女儿”被熟知,后又因“Jaden Smith的妹妹”的名号被连带关注,真的不怪Willow不努力,只是家人们的光环过于闪耀。

就在哥哥Jaden Smith的事业蒸蒸日上之时,Willow紧随其后开始发力。一头不羁的脏辫和与生俱来的拽姐气质或许是大家对Willow Smith年少时的全部印象。而就在2019年,Willow经历了一次重要转型,当年那个唱着R&B的下一站天后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剑走偏锋的硬核朋克少女

Willow和艾薇儿还真在去年合作了一回,共同打造了一首单曲

她为自己画上全包眼线,套上厚底马丁靴和格纹短裙,出没在音乐节和Livehouse舞台,一身造型像极了当年的艾薇儿。同时大胆公开了自己非二元的性取向,成为了真正不被定义的一代

Willow还把自己的标志性脏辫剪去,剃成光头,曾有一段时间里,Smith一家四口都是整整齐齐的寸头造型。

同样是光头造型,黑皮肤的Willow却比Iris Law多了一分侵略性,也正是这种凌厉、反叛的气质的酷女孩气质让她从一众星二代中脱颖而出。

她成为了Mugler香水代言人,还多次与王嘉尔、Troye Sivan共同出镜Cartier广告大片。年仅21岁的Willow,在时尚和音乐领域的成绩都可圈可点。

出道十余年,Willow Smith才逐渐摸清自己的路该怎样走。近期的一次采访中,她也袒露了自己转型之后的心声:“我在音乐之外看见了自己的价值,在家庭之外看见了自己的价值,甚至在身体之外看见了自己的价值。只要我看见了,其他人怎么说都无所谓了。”

这些星二代放飞自我的路径,在国内似乎也只有在窦靖童身上才能捕捉到。一路在大众的审视中成长,从最初的不被理解,今天的窦靖童已经凭自己的才华闯出了一番小天地。如今人们再提到窦靖童三个字已经开始下意识反应,她先是她本身,其次才是天后之女。

星二代们的去标签化之路道阻且长,不过在这个主张个性而非同质化的时代里,以标榜差异美而另辟一条走红蹊径,也不失为一种新鲜有趣的解法。

图源:Instagram、Popsugar、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