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混社会的哥们最终低下头申请低保了

以前混社会的哥们最终低下头申请低保了

我见到他时,看到他光着膀子,额头青筋爆出,一身的腱子肉,八块腹肌,肱头二肌也足够大,不过最亮眼的还是纹身,左臂膀上闻着一条青龙,岁月也不曾消淡痕迹,而右臂上则是一把似青龙偃月刀的大刀,霸气依旧,后背也有个纹身,乌漆麻黑的,但没看出是哪类怪物。#我要上头条#​

据说以前是道上的风云人物,在江湖留过名,他风光的时候,凶悍霸道,左邻右舍唯恐与他产生矛盾,从他那独栋破旧的房子的不敢侵犯式布局可一看出一二,附近都是邻居退让的痕迹,而他各种得寸进尺,占得便宜。

他村里的人直言不讳地说,要是在以前,这种人不配给他这个,实在就是个混子,在村里为非作歹的事没少做,村里多少人被他欺负过,可大家也是敢怒不敢言,没少人蒙受过阴影。

而他在辉煌的时候,是市里某派的知名打手,打架特别有猛有力,响当当的“社会我哥”式的人物,而后来的一系列事件的参与,他的江湖上的兄弟进去的不在少数,他竟然能幸免于牢间之苦,安然回到了乡下。

好多年前,他突然间回来了,那身身经百战的腱子肉还在,那些在明显不过的纹身也清晰可见但人老实了不少,学会了夹着尾巴做人,最重要的是营业方式大变样,以前拿砍刀的手现在拿起了镰刀。

那会他的一个系列表象,令左邻右舍惊叹不已,一边众说纷纭他的传说,另一边却也疑惑他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知道有一天他农忙时晕倒在田边,大家才恍然大悟:他之所以不再混道上,是因为早已病入膏肓,道上那个江湖早已不属于他了。

他就这样挣扎了几年,老实巴交的一个中年大汉表现,要不是太熟悉,没人知道他是个粗鲁的大混子。

勤恳务农,团结街坊,还把以前侵占的东西都还了回去,他看起来变成了个与人为善的好邻里。

可也掩饰不了他曾经的罪恶以及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棱弱,因为周围崭新的砖瓦房四起,他家曾经如此霸道的住房已经不忍直视的模样了,而他在风中苟延残喘!

村里原本不屑于给他申请这个救助,实在看他一家子不复当年,再也没有了当初的蛮横,才在他多次恳求之下,提出了申请。

在他家走访调查时,他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以前所作所为的悔恨,还是那样的霸气,但这次表达的是他早已洗心革面,早已重头做人了,希望能看到他家遭遇的一系列报应,能给予些帮助。

我们在拍取入户照片时,细心的同事提醒,穿好长袖衣物,别把纹身露出来,那些纹身在以前如何彰显,在今天就如何卑微,以至于在这一刻抛头露面都不适合了。

离开他家时,跟他年龄相仿的那人不止一次感叹,好在他落魄如此了,以前是真的很猛,没少被欺负,怕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