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东红印迹第038期:在艰难中重建的中共胶东特委(上)①

胶东红印迹第038期:在艰难中重建的中共胶东特委(上)①

常子健(生卒年不详)

自1933年7月,中共山东临时省委遭到严重破坏后,12月,在青岛新组建的中共山东省工作委员会(山东省工委)又遭破坏。在建党初期,党组织与上级党的联系是单线的,只有主要领导知道上级机关和领导人。因此,张静源被害后,在无山东省委可联系的前提下,也就意味着胶东特委与唯一的上级北方局也失去了联系。

1933年11月初,特委委员刘经三奔走胶东各县进行联络,并于中旬在文登七乡师主持召开了由文登、荣成、牟平、海阳、莱阳、栖霞、招远7县党组织代表参加的联席会议。丛烈光代表荣成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一是立即派刘经三到天津寻找党的关系;二是未成立县委的县立即成立起来。

会后,刘经三立即着手北上。12月,他在北平同中共中央北方局取得联系。1934年1月,北方局派常子健随刘经三来到胶东。2月,在文登葛家林子西村重建立了以常子健为书记的中共胶东特委,委员有刘经三、张连珠、李厚生等7人,隶属北方局。新的特委成立后,立即在各县整顿发展党的组织。截止到7月中旬,先后成立了中共文登县委、中共牟福边区委、中共海阳县委。

文登区葛家镇林子西村胶东特委旧址

1934年8月,经北方局的介绍,中共胶东特委转归代行省委职权的共青团山东省工作委员会(团省工委)领导。8月15日,在王明“左倾”教条主义指导下的团省工委指示胶东特委立即组织武装暴动。指示指出:“胶东方面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必须组织农民广大的游击组织,采取积极进攻的政策,坚决粉碎保守或退守的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这种估计和要求,显然不符合当时胶东的社会情况和党组织的发展情况。

根据这一指示,胶东特委在莱阳、海阳等县建立了几支小型武装游击队。常子健也曾计划通过抢盐斗争等扩大成游击运动,但终因条件不足、未加利用而错失机会。1934年12月,他曾向中央写过胶东情况报告,认为现在胶东暴动的时机并不成熟,而此时的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正在被迫进行万里长征,且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而这会的山东,正是军阀韩复榘主鲁期间,其军警和特务大肆捕杀共产党员。1934年9月22日,刘经三、张连珠和李厚生三位委员去文、荣、威三地巡视。在文登崮头村宿店之时,被军警搜查被捕,后又被押送济南。崮头事件发生后,常子健感觉难以胜任工作,辞去了特委书记职务而去了青岛,这届胶东特委遂告解体。

三人被押送济南后,韩复榘亲自审问。刘经三面对敌人,大义凛然,直言不讳承认自己的党员身份,并说张、李二人不过同宿一店,事前并不认识。韩复榘亲自批复:刘经三年轻无知,以观后效。张连珠、李厚生则无罪释放。

① 本期参考书目:中共烟台市委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烟台历史专题丛书(五)《中共胶东特委史》,山东人民出版社,2018年12月;中共山东省委党史研究室:《中共胶东地方史》(1919.5-1949.10),中共党史出版社,2005年8月;中共烟台市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中共胶东区党史大事记》(1937-1949),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1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