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代:中国历史没有夏朝,也没有商朝

商代:中国历史没有夏朝,也没有商朝

中国如世界其它地区一样,从原始社会逐步发展到21世纪。得益于文字历史的连续性,中国历史从公元前1300年的甲骨文开始就有不间断的记录。

在这些文字历史基础上,从古代王朝开始,史官就把中国古代历史总结为一种朝代史。一个王朝被推翻,另一个王朝建立。间或有几十到两三百年的多个王朝并存期。它的开端是“商朝”,结尾是“清朝”。

二十四史全套

这种朝代史很清晰。不过它也造成了学术方面的困扰。首先,它把中国的历史同质化。它过于关注政治事件的记录,缺少对特殊时代必要的区别对待。这给后人造成所有王朝都是类似的错误印象。比如南北朝、元朝、清朝全部被当成中原王朝一般记录。其次,它以中原王朝模式去理解周边民族历史,对它们的政治制度差异缺少深刻认知。

这样的朝代史还模糊了东亚文明不同的发展阶段。最明显的就是把“商代”称为“商朝”,并且极力寻找所谓“夏朝”的历史遗迹。在中国,正统历史由后世王朝为前朝修订。这导致所有的正史都由王朝的史官撰写。商代的那些历史事件由周朝史官和后世史官编写。这确实容易让人忽视第一个“朝代”的特殊性。

商朝疆域

“朝代”类似现在所说的“国家统治政权”,同时又有一点“时期”的含义。它给人印象更多的是“王朝”。翻译成英语时更明显,是“dynasty”。按这种方式称呼各个朝代时,除了夏朝和商朝外,其它都说得过去。

不能称呼“夏朝”和“商朝”的原因在于,“夏朝”不存在,“商朝”不是王朝也不是国家。“商代”是更合适的称呼。它应该是一个时代(age)的名称,而不应该是一个王朝、国家的名称。也不能有“夏代”的称呼,因为没有这个历史时期。

文字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具有关键作用。美国民族学家摩尔根在《古代社会》中把文字的产生作为一个部落或民族进入文明社会的标志。人类最早的文字是中东苏美尔的楔形文字,约公元前3200年。中国的甲骨文产生于约公元前1300年,正是商代晚期。整个东亚文明时代的开端正是由于商代甲骨文的产生。没有商部落那些装神弄鬼的卜官,就没有现在的中国文明和东亚文明。商代是东亚原始社会发展的顶峰。

卜甲 商王武丁时期

“商朝”称呼错误的原因是商部落并没有建立一个国家。它的首领并不是国王,而是酋长。当时的商部落仍旧处于部落联盟时期,并没有进入封建社会,仍处于原始社会。原始社会包括母系氏族社会和父系氏族社会两个阶段。战争在原始社会的部落之间也很常见。商部落经常攻击周边部落或者被攻击。甲骨文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卜官用它来推断战争吉凶。商部落虽然好战善战,然而它始终没有意识到建立国家制度的可能性。它甚至可以把臣服部落的酋长封一个比自己酋长低级的称号。然而,正如美洲印第安部落联盟内部实行民主制不会改变它的部落联盟性质一样,商部落在部落联盟内部实行专制同样不会改变它的部落联盟性质。后来的北亚游牧部落也经常采取类似于商部落的做法来创建部落联盟。一个部落战胜别的部落,使它老老实实呆在原有地盘,甚至跑到别地,这改变不了各自都是部落的本质。即使战胜的部落成为霸主,可以勒索贡品,依然如此。

商部落仅仅满足于部落的强大和胜利,直到它被周部落击败。周部落随后通过分封制,破坏了部落联盟制度,这才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家:周。这个周国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称之为“周朝”。因为它是封建制度的国家,而不再是部落联盟制度中的部落。周朝创造的中原政治文化逐步发展成中国独特的封建主义文化。因此,商部落所处的时期,称为“商代”、“殷商时代”、“古殷商”、“古商”等更确切。

古希腊的历史可以做个参照。古希腊不会被称作希腊王朝、希腊王国、希腊帝国之类的名称。它也是一个部落联盟时代的称谓。古希腊的文字起源于克里特人使用的一种线形文字。几百年后雅典兴起后,雅典语才成为希腊语的主要形式。苏美尔人也没有因为创造文字,进入了文明时代,而能避免覆灭的悲剧。全世界有两千多个民族,三千多种文字,如今却只有两百来个国家。商部落创造的文化尽管开启了东亚文明,也只能同90%的部落一样,没能跨过历史发展的门槛。

古希腊帕特农神庙

国家如何产生是个复杂的问题,有很多理论。我将在后续文章中借助中国历史来做更深入分析。这里再举两个例子强调一下,是中国人很熟悉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属的民族。公元前1000年左右,犹太人祖先雅各的12个儿子的后代形成的十二个支派,在巴勒斯坦统一成一个国家。因为雅各后来改名叫以色列,所以这个国家就叫做以色列。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理论中,氏族部落内部阶级分化,阶级矛盾不可调和后产生了国家。犹太族建立的这个以色列看起来挺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恩格斯是德意志人,属于日耳曼民族。马克思从国籍来说也是德意志人,民族却是犹太族。由于罗马帝国对北方蛮族的征服,有很多日耳曼人的政治、社会的历史记录。在其中可以看出,日耳曼人内部的私有制和阶级分化已经很明显。而且正是罗马人的征服,才促使日耳曼人在公元纪元开始时从部落时代进入部落联盟时代。公元2世纪时,氏族公社制度解体,4世纪时开始大规模向罗马帝国境内迁徙。418年,在高卢西南部建立西哥特王国。这是第一个日耳曼王国。从日耳曼人的历史可以看出,私有制和阶级分化完成后,有至少两个世纪的时间,日耳曼人仍然处于部落联盟时代,而不是进入国家时代。回头再看看犹太人的以色列,不难看出,公元前1000年的以色列只是一个部落,还远远达不到国家层次。

日耳曼王国

夏部落即使通过文字可以找到蛛丝马迹,也没有特殊价值。它既没有发明文字,也没有建立国家。它只是东亚大陆上成百上千部落中的一个。它不具有划时代的影响力。称呼“夏朝”或者“夏代”都只是后世华夏族傲慢的文化观使然。相比而言,良渚文化,三星堆文化甚至蒙古高原上的马粪等考古发现比所谓夏部落更重要。

如今的中国历史也不能仅以商代作为开端。当今的中华国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那个中国。周朝统治范围在黄河中下游到长江沿岸之间,其最强势时期国土面积也只有现在的三分之一。在如今的中华国的地理范围内当时存在多个独立发展的文明体系,直到清朝才大致形成如今的版图范围。仅仅把殷商时代作为中国历史或者文明的起源,与事实不符,而且是一种文化专制现象。在原始社会阶段把匈奴、藏族、百越族、东夷族等历史上存在的民族的发展史与殷商文化并列,更能反映历史真相。

中国新石器时代主要文化遗址分布图

在当今时代,能够由本民族建立自己独立国家、撰写本民族发展史的比例已经很低了。而且,相对于人类历史中的众多关键意义的事件来说,这样的民族史可能也过于平庸。然而,对于完整的人类历史而言,仍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