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庙的传说

老爷庙的传说

齐家原本是南方一家大户,主人识文断字也有功名在身。他娶了当地,另一大户家的小姐为妻。

世上的事,还真说不准哪块云彩有雨。

小姐家里,有一个看家护院的家丁,一身力气,武艺也不错,长得人高马大,还能说会道的。

按理说这样的人,主人也是会重用的。岂不知这人心术不正,别的毛病还好,就是太好色。

如果他正经看上哪个丫环、或是本分人家的姑娘,主人是一定会成全他,给他娶一门亲。

哪知道,他偷偷摸摸的,把府里的大丫环、小老妈,有点姿色的,都调戏勾引了一个遍。

该着出事,丫环里有一位长的漂亮,跟大小姐陪嫁到齐家,这天大小姐回娘家,她也跟回来了。

这丫环得了空,就去找那些亲姐热妹的小丫头聊天。下人房都在外院,也就是员工宿舍吧。她走进一个小姐妹的房间,想给她个惊喜,倒撞见这小姐妹,正跟那个高大护院鬼混。

这可不得了,丫环当场吓愣了,估计也尴尬得够呛。那小姐妹怕她说出去,推推护院,使个眼色, 护院跳起来就抱住丫环,也想着拉下水,就不泄密了。

哪知这个丫环,心气高,也见过世面,又抓又咬,拼命挣脱了,出屋就大喊救命。

护院偷鸡不成,蚀把米,当场就被捆了。

主人家也觉得太丢人了,没有声张,打了一顿,轰出家门了事。

护院一瘸一拐出去,想来想去没地方可去,看有招募兵俑的,就报名从军了。

都说运来铁成金,护院当兵没几年,剿匪平乱的就立了功,最后居然做了府官。

这一年,朝廷给齐家主人,任命了一个知县的位置,他带着十几岁的大儿子去上任。

家里就留下齐夫人,也就是大小姐,带着小儿子打理家业。

齐家主人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见上官,巧不巧,这上官就是护院。

尴尬吧!

双方还假装没事人一样,寒暄叙旧。护院还专门安排酒席,款待齐家主人。

酒过了三巡,双方都有了醉意。

护院就露了底色,说:“老兄啊,照老理,你还是我先前家的姑爷子,那也是一方首富,怎么你老兄穿了这么一双旧鞋,你看看我这鞋,二十两银子一双啊,可比你能鞋强多了。”

要不说酒能误事,齐家主人一听也不高兴了,就说:“你别看我的鞋旧,我底子好啊。”

说话到这,就是聊天聊死了,齐家主人讽刺护院出身低微,还品行不端。

护院哪能听不懂,哈哈一笑,心里这个恨啊。

齐家主人回到府上,也是担心又后悔,心里忐忑不安。

没多久,山上又出了匪患。

护院一直记恨齐家主人,就派他去剿匪,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

齐家主人是个文官,不擅长打仗啊,结果就是被匪徒打得大败。

那个时候,打败仗就是个死罪。

护院不但没给说情,还给按了很多罪名,结果就判了个极刑——蒸刑。

行刑前,齐家大儿子买通看守,见了齐家主人一面,齐家主人留下遗言:“我死之后,你扶棺柩速回老家,卖掉田产铺面,一家人有多远走多远,千万不要被仇人斩草除根了。而且,从此齐家人,再不许入仕途。”

没多久,齐家主人就被行刑了。齐家大儿子哭着领了尸首装棺材里,就往家赶。

大儿子到家时,家里人都收到信儿了,大家都忍不住扶棺痛哭。

齐夫人本是大家小姐,也不是白给的。当天夜里,让家人把齐家主人偷偷地安葬在选好的一块风水宝地,嘱咐家人保密。

然后紧张罗,把田地铺面出手,安排船只逃命。

这一家人顺水路逃难。往哪里逃?不知道,先走了再说。

齐家一大家子,连主人带奴仆几十口人,在船上走了几天,真是愁云惨淡。

齐夫人看脱离了危险,这才顾得上哭。

夫人想念夫君,儿子想念父亲,又是背井离乡,真是一个惨字不够。

看来世间事,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还遇打头风。

原来这些船家就是水匪,平时赚些走船的钱,遇到富户就是劫匪。

齐家是典卖了家业出来的,那金银细软可不少,船家早盯上了,就等到那夜黑无人的地界,就要杀人劫货了。

这天,船家给齐家上下人,都下了蒙汗药,女人一个个捆了,男人就要杀了扔水里。

就在最关键的时刻,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位红脸大汉,架着一条小船就冲过来,跳上船头,举起手里大刀,就把领头的匪首杀了。剩下的匪徒吓坏了,跪地求饶,大汉让他们好好驾船,没要他们性命。

齐家一大家人,对这个红脸大汉感激涕零,问恩人姓名,他也不说。

就这样直到天亮,大汉让船家在一处洲镇靠岸,让齐家人去买马匹车辆。不走水路了,走旱路。

大汉在官道上,又送他们一程,就告辞了,临别大家千恩万谢,大汉说,自己骑的这匹枣红马,到哪里不走了,你们就在那里安家。

最后,这匹枣红马越走越近山,到了这山脚,就卧下不走了。

据传,枣红马卧下就化成一块石头,就是老爷庙门前的那块石头,看上去真像一匹马,这块石头村人都叫它“卧马石”。

于是,齐家就在这山脚下安了家,起屋造院,置地开田。

齐家人感念红脸大汉的救命之恩,后来,怎么思忖,都觉得这红脸大汉就是关帝爷,于是盖了这座关帝庙供奉,尊称老爷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