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沐珠桃源

民间故事:沐珠桃源

古时候,中原地区有一乡绅,家主王长生自祖辈起就是当地富户,到了他这代家中到达鼎盛,金银满仓多不胜数。王长生虽生的一表人才,却极其好色,年纪不足二十就纳妾数十房,即便如此,他却仍不满足,每日寻花问柳,乐在其中。

每日王长生寻欢作乐之时,身后总跟一帮家丁欺男霸女,百姓在他身后指指点点,怒骂他是个好色的短命鬼。此事传到王长生的耳朵里,他问管家道:“我们寻欢作乐,夜夜笙歌,欺男霸女,会不会短命呢?”

王长生管家名叫宋小丁,自幼饱读诗书,他一脸谄媚地笑着说道:“您将心放到肚子里吧,绝不可能,您不仅长命百岁,还极有可能长生不老!”

王长生不解,宋小丁眼睛一转道:“这是修炼,有助于延年益寿!那药王孙思邈早就将真理说得通透了,孙思邈在《千金方·房中补益》中有云‘昔黄帝御女一千二百而登仙’。除此之外,庄子也有其文,在《庄子》中有‘御女三千,白日飞升’一说,您可曾听说过?”

王长生摇摇头,那宋小丁又旁征博引,听得王长生云里雾里。宋小丁见他不解,忙从腰间抽出一本书,他指着书名说道:“我追随您这么久,一直将《素女经》带在身上。书中云:‘男女相成,犹天地相生也,天地得交会之道,故无终竟之限’其含义是您娶妻纳妾、寻花问柳数量远远不够!依我看来,您不仅要加大力度到处找,还要找尚未成亲的姑娘才行!”

王长生听后开怀大笑,拍拍宋小丁的后背道:“这我就放心了,回去赏你十两银子!老子吃肉,你们这帮家伙也跟着喝汤,接下来几天你们要帮我寻找容貌靓丽的黄花闺女,到时候赏你们银两。”

宋小丁连声致谢,不出三天便向王长生说道自己发现了一个容貌俏丽的姑娘,她名叫水仙,正值二八佳龄,但他们也打听到水仙性格刚烈,不爱金银珠宝。不少达官贵人找她提亲都被拒绝。若是将她纳为小妾甚好,但怕是难如登天啊。

王长生曾见过她,水仙长得的确艳压群芳,可自己曾提过几次亲,都被她拒绝了。这时王长生满脸不悦地说:“老子不想多费口舌,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哪能由她决定?这次你们将她绑来,大不了事后给她点银子将她打发走,我就不信她能把我怎么样!”

宋小丁道:“此举不妥,她一介贱民自是不能把您怎么样,可如若她事后想不开寻了短见,对您的声誉也有影响。倒不如我们夜深人静之时潜入她家中用迷香将她迷晕,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

王长生听后大笑道:“甚妙,甚妙!就依你所说,事成之后赏你白银五十两!”宋小丁难掩心中喜悦,连连说道一定会将此事做好,并表示今后定为王长生尽犬马之劳,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几天之后的夜里,王长生正在跟小妾饮酒作乐,宋小丁鬼鬼祟祟的来到他身边,小声的说道:“事情已办得妥当,您看现在......”

王长生对宋小丁使个眼色,两人来到门外耳语一阵,紧接着王长生便和宋小丁骑着骏马狂奔而去。他们来到水仙家中,宋小丁将他领到一处厢房之中,指着正在酣睡的水仙道:“她生的闭月羞花,不知是否合乎您的心意!”

王长生见过她的长相,眼前躺着的就是水仙无疑,倾国倾城,肌肤似雪、身段玲珑,他心跳不止地对宋小丁说:“你去外面帮我把门,待我叫你之时,你再进来!”

宋小丁笑眯眯地走出门外,王长生猥琐笑道:“如此无双佳人,真是艳压天宫七仙女,今晚由不得你了!”

正当他欲动手动脚之时,忽听门外一阵大笑传来,连屋檐都似乎要被这笑声掀起。王长生气愤不已,心中又惊又怒,不知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来扰乱他的好事。正待喝问间,却见门扉轻启,一人已飘然而入立在床前。王长生定睛一看,却见来人居然是个须眉皆白的老道,衣衫破旧,此刻正笑容可掬地看着自己。王长生一见不由勃然大怒,当即叱喝道:“你是哪来的野道,竟然敢闯入我的房间偷窥男女私事!”

老道听罢又是一阵大笑,抚须对他道:“男女大欲,王者不禁,有何讳言?”

话音未落,宋小丁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这老道甚是无礼,还请您不要见怪,我不让他进入房间,却拦不住此人!”

王长生闻听心中更加惊怒,拔出腰间匕首指着他要取他性命,宋小丁也拔剑相向。老道不慌不忙摇手对两人笑道:“二位请息怒,这姑娘再美,也只是凡间女子,算不得什么稀奇。您要修炼阴阳之术以求长生的话,单凭凡间女子远不能及。贫道有个办法,可如您所愿,不知您有没有兴趣一探究竟!”

王长生听他此言奇异高深,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心道暂且先看看再说,于是便点了点头应允了下来。只见老道从袖袍中缓缓掏出拂尘平放在他面前。王长生见这拂尘没有任何异常之处。他满腹狐疑地看了看老道,正欲张口询问,老道却微微一笑,拿着拂尘对着窗户轻轻一挥,窗外便越来越明亮,最后像是白天午时一般,外面春光明媚,美女如云,个个都生的闭月羞花好比那天上仙子,这一幕将王长生和宋小丁看得是目瞪口呆。外面放了几张玉石床,上面镶金边,床帐低垂未卷,银钩铮铮作响,声如碎玉细微可辩。

王长生一见大奇,急忙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床帐。少顷便见中央的那张床帐左角半起,伸出一只女子的玉足来,肌肤白皙纤细修长。随即便听窗外女子娇滴滴抱怨道:“皆说夏姬练就采战之术得以容颜永葆,妾等久习此术,无奈无人与我双修,真是让人遗憾?”

这时,老道对王长生说道:“莫要再欺良家女子,你去窗外与佳人双修,岂不是两全其美?这地方名叫沐珠桃源,贫道承诺,你们在此一月即可满足毕生心愿,到时候才能出去!”

王长生犹豫不决,宋小丁说道:“道长莫要用诈,你究竟有何企图?这地方我们绝不会去!”

“贫道我记得你当日的话,那日你们有言道‘能看上她是她的福分,哪能由她决定?’今日也是如此,贫道这个心意,你们领也得领,不领也得领。”

王长生低头一看,身边这个名叫水仙的女子已经消失不见,自己欲和宋小丁走出门外,谁知一推窗便走进沐珠桃源。

王长生起初很是心慌,宋小丁对他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我们出不去,倒不如按他说的做,一月之后,我们肯定能出去。若是这白毛道士欺骗我们,会损他修行,想必他没必要骗我们!”

王长生听后稍感心安,起初在桃源之地放不开手脚,可几天之后,他看到眼前数不清的美女飘来飘去,便按捺不住心中邪念,为所欲为。

几天之后,王长生和宋小丁都感觉头晕脑胀、身困力乏,可这群美女仍旧纠缠他们。王长生怒上心头欲教训她们,谁知这群美女竟横眉竖眼,面部青筋暴起,耳朵、鼻子越来越大,最后竟然都成了一个个猪妖。

王长生细细一看不由险些失声惊呼出来,那宋小丁也吓得屁滚尿流,猪妖道:“如今由不得你,一月为期,中间有一天不满意,便打的你们皮开肉绽,这事由不得你们!”

二人哭笑不得,跪在地上哭诉道:“我们骨肉凡胎,哪经得住这等折磨,求求您饶了我们!”

这猪妖哪里会心软?她们持藤条抽的二人痛苦不堪,叫天天不应叫地不灵。

一月之后二人骨瘦如柴,两人被折磨都不成人样,还分别被猪妖打伤了一只眼睛。老道出现在二人面前,王长生哭着求道:“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让我出去吧!原来这都是您的变戏法,没有听懂‘沐珠’二字,所谓的沐珠桃源,实乃母猪圈!”

老道指着腰间的葫芦说道:“这里装的都是骷髅,若是你们罪大恶极关在这里三月,便会被掏空身体化为枯骨。这些无一例外都是自作自受!古语有云‘色是刮骨钢刀’,你们可记下了?”

王长生道:“记下了,记下了,别说三月就是再待三天我绝对会没命!”

老道又说道:“所谓长寿者,要多行善事,清心寡欲,若想与欲海中求仙,无异于痴人说梦。自古以来,凡纵情欲海者,皆早早丧身,即便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君王也没能例外,你又怎会长生?”

王长生听罢此言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于是急忙噗通一声跪在道人面前道:“弟子无知,请您饶我一命!”

那道人挥一挥拂尘便消失不见,王长生和宋小丁转身一看,自己正在一处荒废的道观之中。二人赶紧跑回家中,王长生自此遣散妻妾和家丁,散尽万贯家财积德行善,宋小丁也出家做了道士,二人再也没做过任何非分之举。

关注我,明天的故事会更精彩!

本故事为纯原创民间故事,寓教于乐,旨在丰富读者业余文化生活,所有情节根据民间口述整理而成。纯文学作品,借古喻今、明道讲理,勿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抄袭、侵权必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