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阎王好当,小鬼难缠,这句话还真有道理

都说阎王好当,小鬼难缠,这句话还真有道理


我们部门曾经有个咸鱼翻身的头儿,是个女的,一脸的阶级斗争。

她刚到我们部门的时候,就怕镇不住我们这几位年纪大的,上任第一天,就给我们几位来了一个下马威。

那天早晨,新上任的头儿早早就来了,很严肃地站在打卡机旁,多年以来,我们都习惯踩点上班了,因为来早了也没什么事儿。

结果那天我们三个阿姨级别的同事都是8:00—8:03之间才打卡。

头儿回到办公室,还没站稳,就瞪着即将冒火的眼珠子说:今天早晨8点以后签到的人听好了,每人罚款五十元,必须交现金,交给李霞(核算员)作为部门的“爱心基金”。

当时我们三个谁也没吱声,因为毕竟是新来的头儿,谁也不想和她过不去。况且对这位领导,早有耳闻,气死人不偿命。

这个头儿,曾经是一个普通科员,后来听说有远房表哥,从外地调到我们这个城市主管企业,她咸鱼翻身的机会就来了。

她在来我们部门之前,在仓储部任副头儿,把仓储部的人,折磨得头发都快掉光了。

听说她调到我们部门了,仓储部的人调侃说:你们得买点疏肝顺气的药,没事儿就吃点儿,那可是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

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员工小吕的外婆病重,家人让她赶紧回去,见外婆一面,小吕便和头儿请假。

只见这个头儿,头不抬眼不睁地说:你外婆不是还没死吗?先把手头工作做完吧!

小吕听了头儿的话,眼泪止不住地流,哭着做完手里的工作就急匆匆地走了。

有一次,李姐休年假回秦皇岛娘家,好好陪陪老妈。李姐15天的年假,休完年假还有一天就是中秋节,李姐就和头儿说自己想连休,已经一年没去陪老妈了,想在老妈家多住几天。

头儿听了李姐的请求,站起身来就往外走,边走边大声地说:这个我也做不了主,你还是请示总经理吧!

结果李姐和总经理说了,总经理想都没想说:可以,难得休这么长时间,回去好好陪陪老人,尽尽孝心。看看人家总经理多会做人。

有好多类似这样的事情,她都会推诿说:我可做不了主,还是和总经理说吧,结果总经理每次都是二话不说,该签字签字,该点头点头。

不过如果谁有些事不和他说,隔着锅台上炕,她还会记仇,对人家连打击带讽刺的,穿一双小鞋都不解她心头之恨。

这头儿生怕别人认为她智商不高,特能刷个小聪明,明明很简单的事儿,她偏跟你玩路子,整得很复杂,然后兜兜转转地给你一顿指挥,结果还得简单做。

每当同事保质保量的做完了工作,不但不认可人家的工作能力,她还给人训一顿说:这么简单的事儿,非要整得这么复杂,浪费时间。

她不懂的工作,还不谦虚,自我为中心,她就是对的,说话做事抓不住重点,大事儿搞不明白,还盯着小事儿不放,和她沟通起来都能让你三天不想吃饭。

有同事说:此女就不是做头儿的料,典型的家庭妇女作风,目光短浅,只看得见眼皮下鼻子尖那点事,不懂装懂,记仇,正事不干,整没用的事儿,一个顶仨,自己啥也不是,还要吹毛求疵。

就这头儿折磨了我们两年多,后来他丈夫调动到大城市去了,她也跟着去了,听说后来丈夫出轨了。

前几任头儿走了,我们都会安排一顿饭送送,可是这个主儿,走就走了,没人搭理她,倒是她走的当天晚上下班,我们部门的同事用我们两年以来自己交的爱心基金,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顿,兴高采烈的庆祝了一番。

那天同事们都议论纷纷地说:这个咸鱼翻身的头儿再不走,咱们部门的人得集体进疯人院,这种人真是太不会做人了,凭好人不做,偏给人添堵,这爱心基金她也没花着,还把人得罪个透,真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呀!

现在想想,这种人真的好奇葩!

大家遇到过这样的人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