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神风特攻队:为让队员“甘心去死”,军方提供毒品来壮胆

揭秘神风特攻队:为让队员“甘心去死”,军方提供毒品来壮胆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正式爆发。

最初日军在太平洋战场所向披靡。但好景不长,1942年6月初,日本在中途岛战役惨败后,就逐渐失去海上优势。

隔年,日本被迫开始从太平洋战线撤退。

为了防止盟军攻击日本本土,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提议大规模的组织——“特攻队”。

“特攻队”其实是“特别攻击队”的简称,简单地说就是以武士道精神,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艇、陆军部队、重要战略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的“特别攻击队”。

曾亲身经历这些自杀攻击,心有余悸的美军就给“特攻队”取了“俯冲恶魔”(Devil Diver)的绰号。

出击前的神风特攻队队员

不过讽刺的是,除了第一波自杀攻击是由海陆军军校毕业的职业军人组成外,后来约85%的特攻队员都是由海军的飞行预科实习生和“学徒兵”所组成。

找不到足够的职业军人志愿担任“特攻队”,日本军方辩称是由于熟练飞行员必须保护与护送“特攻队”至敌方舰队,因此必须改派飞行训练与经验不足——平均年龄只有17岁、大多数是未成年的“学徒兵”和海军预科实习生(海军预备学生)去战场出敢死任务(送死),而这也是绝大多数阵亡的“神风特攻队”队员几乎都是中尉以下菜鸟的真正原因

放置于靖国神社游就馆外的神风特攻队铜像

“特攻队”的选拔方式除了透过洗脑式的军国主义教育外,很多人其实是在集体意志压力的催化下——因无法拒绝而被迫“打鸭子上架”的。

其间就算有人鼓起勇气拒绝,但下场却可能非常凄惨,最轻的只是被羞辱、排挤甚至被毒打一顿,严重的还会因此失去性命。

神风特攻队

同时为了减低这些人面对死亡时的恐惧感,日军在出任务之前,都会给这些自杀队员服用一种由“麻黄草”内含之麻黄素纯化制成、名为脱氧麻黄碱的交感神经亢奋剂,脱氧麻黄碱又名甲基苯丙胺,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安非他命”。

所以“(神风)特攻队”其实没有如后世所歌颂的那般“爱国”与“勇敢”,被选上“特攻队”之后的大多数时间,他们满是无奈与迷惘。

日本著名的“非小说类作家(纪实作家)”——日高恒太朗在他访问战后还幸运生存的“特攻队员”后所写之《不时着(不时着 特攻--“死”からの生还者たち)》(本书荣获2005年第58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赏)”,“不时着”的中文意思是:“被迫降落”或“紧急降落”)这本书里就不客气的指出:“战后(指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最为喋喋不休地赞美特攻队(神风特攻队)的人,正是一边推着别人去特攻,自己却苟活到战后的‘菁英将校’们。至于能够写出回忆录的特攻队员,多半也是在训练和等待出击中混到战后的”。

特攻队员在等待出击时的生活状态,一般来说特攻队都需要等待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有自杀攻击任务。在等待的时间里,特攻队的队员经常苦恼、动摇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存之向往当中,其中更有三分之一的队员对于被编入特攻队难以理解。

特攻队员在等待出击时的生活状态

前面提过,为了消除自杀队员的恐惧感,军方都会给他们服用安非他命这类的兴奋剂(毒品),以毒品使他们在作战中消除对死亡的恐惧。日军生产的这种毒品之多,以至于战后流入社会,造成大量犯罪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