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音盒

八音盒

之第一次吃狗肉

第一次吃狗肉

一杯明月2

原创

2022-7-23 13:20 · 来自山东

那是1967、68年的时候吧,我十岁左右,经常从营房到姥姥家去玩,不远,大人说5里路。有的时候住一晚,有的时候住几天,看有没有大孩子和我玩(我喜欢和比我大的孩子玩,在我心目中,他们可聪明可有本事了)。那年秋天,又到了狗狗们发情的时候了。姥爷所在的生产队四小队的饲养员屋里,四、五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在打扑克,农村那时候穷,也没啥娱乐,也没几家晚上能点得起油灯的,都是出来玩,没事儿早早就睡觉了。饲养员屋里有公家的油灯,大人回家了就成了孩子们的天下。打着打着扑克,大民说,这几天就有“芽狗子”(那时管公狗叫芽狗)在这转悠,恐怕又要来找咱的母狗子干坏事了,小瓦说,砸屎它吃狗肉!小件儿说,怎么能抓着它?小瓦说,把母狗子拴屋里,等芽狗子进来把门带上,咱们从东屋窗户爬进来不就中了?大家都说好主意!说干就干,大家七手八脚地把那个小母狗抓进来拴在锅驼机(那时候的一种柴油机,飞轮很大)架子上,又找了两根绳子接起来,有20米长吧,一头拴在当门的门环上,一头从窗户拉进东厢房里,每个人都准备一件武器,或者是铁锨,或者是撅头,或者是腊棍棒,就等芽狗子了。大约半个来小时吧,进来一黑一黄两条狗,大民拍了拍我的后背,我一拉绳子,把门就关上,那两条狗在屋里可就上蹿下跳喽,大民喊了声快点快点,关着啦!大家伙抄起家伙就冲了出去,然后又急急巴巴地从东屋窗户往里爬,等进去以后一看,心里也有点发虚~那两条狗呲牙咧嘴叫着,眼睛冒着绿悠悠的光,煞是吓人,可是为了吃狗肉也只有拼了,大民和小瓦喊了一嗓子,打呀!大家伙豁上了,劈嗤啪嚓一顿乱砸,把那条黄狗给打死了,黑狗趁乱从东屋跳窗户跑了,可算见识了啥叫狗急跳墙了,它一跳那么高,两米多高的猪舍一家伙就跳上去,顺着屋脊一溜烟往西往北就下去了。大伙把黄狗拖到院子里一看,估摸着能有五六十斤。有了狗了,怎么才能吃到嘴里呢?大家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没了主意。只听大民慢慢地说,要不送龚老头那去?他保险有办法。大家都说好。那个龚老头当时大约七十岁了,耳聋眼花的了,是个孤寡老人,五保户。敲了半天门他也听不到,于是把门端下来就直接进去了,所谓的门也就那么回事儿吧,就那么两块板子呼挞着,有点那时候的农村生活的都知道。把他晃醒了,让他看了一眼躺在当门的那条死狗,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嚷嚷着(聋汉声高)去弄柴禾去!几个人就跑到场院去,也不管谁家的草垛,每个人扯了一大抱又跑了回去,放在锅台前,老头说,你们先出去耍去吧,后半夜过来吃肉。大家寻思了一顿,也不能回家呀,万一出不来就吃不上狗肉了,干脆,还是去饲养员屋吧,打扑克!没事的就把饲养员的烟笸箩翻出来,卷着抽,那个味道我是终生难忘~烧臭袜子味,现在想想还头晕

那时候没有钟表,也不知道几点,好在离着不远,我又小,不能打扑克,就跑腿去看情况,老头总是说不用急不用了,等最后一趟去的时候,看见老人家趴在锅台上睡了,睡得可真香啊,只见锅台上躺着一个锡酒壶,大约二、三两的那种。我飞快地跑回去喊了一嗓子,忘记是喊得什么了,反正大家一窝蜂跑到龚老头家,,先把老人家扶到炕上,然后把狗从锅里捞出来,一看,少了一条前腿,估计是老人家揪一块尝尝,喝一口酒,再揪一块尝尝,再喝一口酒,就那么着,肉烂糊了,老头也醉了。我年龄最小,跑腿有功,赏给我一块最大的腿肉,因为太晚了,吃了一点我就带着狗肉回家了,把狗肉放在锅里盖上锅盖,爬到姥爷的身边就睡了,这时候还能听到他五斗橱上的座钟敲了四下。早晨姥姥起来做饭问锅里的肉是怎么回事,我把事情过程大体说了一下,姥姥说,嫩就作吧!

后来

1.龚老头(伦辈的话我管他叫姥爷)实际上喝了两壶酒,睡了一天,小朋友给他留的狗肉他没吃着,因为没放好让猫给吃了,而最不该的是,老人家为了做个狗皮褥子,把那张狗皮搭在院墙上,让人家狗主发现了,人家堵在门前跳着脚骂了一早晨,好在老人家耳聋,估计也没听明白人家骂的什么,要么就是装聋,反正人家骂累了,就拖着那张黄狗皮回家了,但是不管怎么说,老头没供出我们来,不然的话恐怕也清净不了。

2.我们回去打扑克的时候,先把人家睡觉的炕好好打扫了一下~那条狗被打得窜稀,拉炕上了。

3.忘说了,刚出锅的热狗肉确实香,真香啊。

事情过去五十多年了,想想是有点作,可那时候这种情况很多,不少的狗就是这么没的,在这里代表那几个哥们儿向狗主说一声对不起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