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永图,这位中国入世的功臣,他以从容与睿智,赢得了世界的尊敬

龙永图,这位中国入世的功臣,他以从容与睿智,赢得了世界的尊敬

龙永图,出生于1943年5月,湖南长沙人,祖籍湖南攸县。

龙永图在贵州贵阳长大,他是中国复关及入世首席谈判代表。

龙永图先生1992年1月出任外经贸部国际司司长,开始参加中国的复关谈判。

1995年1月至2001年9月期间,他作为首席谈判代表,在第一线领导并最终成功结束了长达十五年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

龙永图先生现担任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席。曾经担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中旭商学院高级讲师、汇名家网特约讲师;同时也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学校的客座或兼职教授。

龙永图这位中国入世的功臣,以他的自信、果敢、从容与睿智,赢得了世界的尊敬。

2003年初,龙永图辞去了外经贸部副部长的职务,出任非官方国际组织——博鳌亚洲论坛的秘书长,致力于让博鳌论坛成为最活跃的国际经济论坛,成为全球研究亚洲问题最权威的智囊机构和高层次的对话平台。

2003年底,龙永图被评为央视2003年度经济人物。

2012年10月,龙永图与柳传志、柯文斯共同担任全球CEO发展大会联合主席。

入世谈判后,龙永图被委以重任。

自1986年我国正式申请恢复和关贸总协定(WTO前身)的缔约国之日起,到现在加入世贸组织,整整35周年,但距离我们加入世贸组织,其实才短短的20年。而其中15年,是漫长的谈判之旅。

15年的时间,换来了我们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为何我们会如此执着地做着一件事?为何我们的世贸之路会如此艰难?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今天咱们就来聊聊中国的世贸之路。

龙永图,与中国入世不可分割的人。

“我的英文名字是Mr. Long,所以人家外国人说,可能你做的事情是个很长的进程。”这是龙永图调侃这十五年艰难历程的一个玩笑。

是呀,别人几年就走完的路,我们却艰难地走了十五年,这个严肃的男人,正是中国入世的谈判专家,也是见证了我们入世一路艰辛的见证人,更为我们的入世做出了巨大的付出和努力。

入世的艰难,十五年的“长征路”。

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正式加入世界这个大潮当中。

为了发展经济,也为了我们不再受制于人,80年代我们开始为恢复关贸总协定(WTO前身)的缔约国身份做准备,可没想到这一走就是15年的历程。

入世问题,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双方妥协的过程,但这个妥协是对方妥协,还是我方妥协,就是其中谈判的重点了。

因为第一个阶段,审查你的准入阶段,是整个100多个成员国之间,坐在一起谈判,一个达到共同平衡的过程,能说服大多数国家,基本上只要在关键问题上,没有多少分歧,这个过程就可以顺利过去,不过我国却因为一些因素在两个环节上都经历了很长的过程。

等到了第二阶段,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他得一个国家一个国家进行交涉,工作量比之前更大,除了一些跟随英美的国家,不需要单独进行谈判,但是作为他们的领头羊的美国,却十分难对付。

龙永图1997年担任本次入世的谈判人,是个十分理性的人,但是却在一次次的谈判中失去了已有的“风度”。

当时在与美国之间谈判关于肉类进出口检疫的问题,因为中国当时还未对食品检疫如此严格,与美国在进行小范围谈判的时候就出现了意见分歧。


美国表示自己用了自己国家的检疫标准,于是提出要求,表示美国肉类进入中国市场,不需要商品检疫的。这本身就是美国一种优越感的表现,但是这种不对等,我国当然也不会接受。

当时美国的谈判官说话也相当激动,直接就跟中方谈判称:我到你们的中国的肉类市场看过,你们的肉类标准只能做狗食。

龙永图一听顿时间控制不住情绪了,直接拍案而起,非常愤怒地说道:请你们出去!你必须跟我们中方道歉,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这样的事情,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已经对我们之后中国人构成了侮辱,任何中国人听到这样的话,都无法接受。后来有人专门来解释了这件事情,称美国家庭将狗当做了他们的家庭成员,因此在他们的眼中,狗与人在本质上是一样的,这是文化差异上的问题。

但是与我们中国人谈判至少要知道我们中国人与西方的文化差异。更何况在公开场合这样讲话,无论哪个国人都会感到愤怒。

后来这个美方代表,也诚挚地道歉,但在采访中,龙永图称:在这种场合之下,我首先是个中国人,其次才是谈判者,任何侮辱祖国的行为,我们首先应该进行的是有力的反击。若是没有文化之间的彼此尊重,何谈往后的合作。

龙永图的身边人,还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名叫“双面人”,这个称呼着实有些可爱。

他在谈判中表现出来的从容不迫,果断勇毅,给外国人留下来很爽利的印象。但是一旦涉及到主权问题和中国外交的大小事务,他就会换一副面孔,在谈判桌上甚至会大发脾气,把对手撵出会场。

很多西方人都称他为性情中人,极其难对付。是呀,中国外交官在任何公开场合,都会将这祖国利益放在第一位,面对如此挑衅,我们不是顾维钧,孤立无援,我们的背后站着的是强大的祖国,更是十四亿中国人的力挺。

世贸组织,我们终于来了……

长达十五年的入世之路,龙永图从黑头发熬成了白头发。

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在2008年的一档节目中,回忆了自己领导入世谈判10年中的一个细节。

龙永图说,在入世谈判中,中国是有求于人,需要别人来批准入世,所以处在非常被动的状态下。但是自己在10年谈判中,从未请外国人吃过一顿饭,他不希望留下中国有求于人的印象。

1999年11月15日,中美谈判最后一天的凌晨4点,龙永图与卡西迪各带几个人开始了“工作会谈”。一开始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信号,由美国谈判代表团提议,把这些年达成的几百页协议逐一地校对,严谨到协议的每一个标点。

龙永图此时意识到,美方真的有签署协议的愿望,而不是仅仅口头上说说。

然而,中美之间仍剩下7个问题无法达成共识。美方要求中方必须接受,“如果不接受,前面谈的上百页的东西都不作数。”龙永图则说很抱歉,如果要签订协议,那7个问题免谈。

谈判再度陷入僵局。

多年的谈判经验,使得龙永图明白,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领导人的推动,谈判很难进行。

谈判桌上,美国人抛出的前3个问题,领导人都说“我同意”。

5分钟后,美方同意了中方的意见。

1999年11月15日16时,经这6天6夜的艰苦谈判,中美终于签署了中国入世双边协定——中国入世道路上最大的障碍清除了。

谈判成功后,在外经贸部一间女厕所里,美方代表斯伯林第一时间拨通了克林顿的电话,向美国总统报告:”世界上最伟大的谈判结束了!“

中国在入世之前的中美谈判,可谓跌宕起伏,百转千折。

关于入世的意义,已有大量的文章和视频为我们做了总结。

刘亚洲在《给儿子的一封信》里所写的那样:“黎明前最黑暗,成功前最渺茫,胜利前最绝望”。

龙永图:“入世”二十年,中国和世界共赢。“

以开放倒逼改革,这是一个永恒的真理。

“入世”20年,我们收获了信心,事实证明,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市场开放度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之一。中国企业坚持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经受住了开放市场的巨大冲击,深度融入全球经济,做大做强,具有强大的国际竞争力。

回顾中国入世历程,在经历15年艰苦谈判之后,中国终于完全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中国人常说:吃多大苦,享多大福。我们在赞扬中国经济成就的同时,不要忘了那些曾经日日夜夜为中国入世奋斗的人。

靠近龙永图,能清晰地看到他头上的白发。

眼前这位对关贸总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最为熟悉的中国人,脸上写满的沧桑让我难以体会其在谈判场上公认的“硬气”。

整整15年了,龙永图从司局级干部谈到副部级干部,用他的生命推动并见证中国融入世界的历史过程。

“从黑发人谈成白发人”,旁人都明白讲的就是龙永图。

单就这点,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他表示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