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说:“讲责任,第一是我,第二是彭德怀,第三恐怕是黄老”

毛主席说:“讲责任,第一是我,第二是彭德怀,第三恐怕是黄老”

黄克诚年谱

5月23日 出席彭德怀主持的第一百五十三次军委会议,讨论军委扩大会的开法。黄克诚发言说:这次扩大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整风,大鸣大放,提高思想,统一认识;再一个内容是整编,而以整风为中心,以便在建军的某些问题和军队训练问题上取得统一的认识。会议开得比较大一点,也有同志认为太大了发表意见有困难。还开些小型会议,即只有军委委员、军队系统的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各大单位的党委书记,五十多人参加。方式是采取大会发言,书面发言,鸣放辩论,贴大字报,有些理论问题要作出结论,对具体问题,可以学习成都会议的办法,分组研究,作些决议。训练问题已争了两年,这次会议非作结论不可。整编也准备了一个方案。

5月24日 中央军委指定黄克诚、谭政、粟裕、萧华四人负责军委扩大会议的组织工作。

5月27日 军委扩大会议开幕,至7月22日闭幕。彭德怀在开幕式上讲了会议的开法,并详细检查了他自己从1949年到1958年在许多问题上认识落后于实际的表现。而后,会议开始大会发言和书面发言。

6月7日上午 参加邓小平召集的会议。下午,出席军委扩大会议,向与会全体人员传达毛泽东、邓小平的指示及会议开法。他说:毛主席说,这次会议要开好,要把问题都摆开。会议的发言材料他看了一部分。在方强…向大会的书面发言上批了一些话,批语中有“振作起来,大有作为”,他的意思是我们会议的生气不够,又批道:“似可不必开小型会,只开大会和小组会。”方强的建议中提到,我们的建军方针、建军路线、战略方针都是正确的。毛主席在这里批了一句:“不存在问题吗?”在另一个地方又批道:“一方面有优良传统,另一方面就整个历史说来,不占全军统治地位的另一个恶劣传统是存在着非马克思主义,有时是反马克思主义的时候,例如教条主义、军阀主义。”主席还要小平同志找军委的少数同志谈谈会议的开法。小平同志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彭总、林总、罗帅、叶帅都去了。小平同志认为,会议“温度”不够。意思大体是说,只有35度,没有37度、38度,更没有40度。暴露问题不够,许多意见还没有端出来。今后会议的开法,决定采取机关整风的办法,不再开小型会议,只开小组会和大会。出大字报和小字报配合大会。

6月9日 向军委扩大会传达毛泽东指示:“主席对我们会议下很大决心,会开不好不要回;会议要扩大,每个师的党委书记都来;准备做成几十个决议案,如海军是什么方针,军委八年领导是否正确,可写核心决议案,即重大问题。教条主义,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意识反过来影响(推动)存在。大国有大国的宪法,小国有小国的宪法。教条主义即不承认这条真理。苏军条令规章制度,是在苏联条件和土壤中产生的。这些人不承认中国的社会主义(客观)存在,不承认有它特殊的东西。”

6月18日晚 出席毛泽东在中南海游泳池住处召开的会议,决定1958年钢产量比1957年翻一番,搞1100万吨。

6月21日 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全体会议上讲话。他说:“我多年来没有管军事。不管军事,四年于斯矣。朝鲜战争以后,一切推给彭德怀同志。你们批评及时,你们越批评我就越为舒服。你们凡是批评彭德怀同志的,也就是批评我的,你们看对不对?我是这样看。要说是军事完全搞坏了,那也不是,也没有一个同志说搞坏的。而是同志们大多数都说是八年来基本上搞得好,也有缺点、错误。担责任是彭德怀同志,但不能完全怪他一个人,还应该要怪我。讲责任,第一是我,第二是彭德怀,第三恐怕是黄老,因为他是秘书长,还有各总部。”毛泽东接着详细讲了我军在历史上和当前存在的教条主义问题。毛泽东还说:原子弹就这么大点东西,没有那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我看有十年功夫完全可能。

6月23日 参加毛泽东召集的军委扩大会议主席团成员、各组组长座谈会。毛泽东在会上说,学习苏联的方针是坚定不移的,因为它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过去学,现在学,将来也还要学。但一定要有选择地学,坚决反对教条主义,并明确提出“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

6月24日 参加彭德怀主持召开的军委委员和各大单位首长座谈会,研究防御外国侵略的各种战略措施方案。彭德怀在会上讲了话。

6月28日下午 应召赴毛泽东处谈话。

6月29日 参加毛泽东召集的军委扩大会议主席团成员和各组组长的座谈会。毛泽东在会上指出:“这次军委扩大会议开得不错,有些同志的发言很好。”“会议内容应该丰富多彩,也要介绍工作中的先进经验。在写文章和讲话时,不要批评苏联,教条主义是我们学习的问题,不是苏联先进不先进。争取苏联的援助是需要的,但主要还是自力更生。战争中按苏联的条令执行是不行的,还是搞自己的,还是搞自己的条令。”“这次会议主要是打倒奴隶思想,埋葬教条主义,破除迷信,提高思想,吸取经验教训,教育全党全军,团结全党全军。”“要以我为主,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总结自己的战争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