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书-陈觉、赵云霄:年轻夫妻的绝笔信为谁而写

一封家书-陈觉、赵云霄:年轻夫妻的绝笔信为谁而写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一件特殊藏品,两封写于93年前的信。信上的字不多,可是很多人仔细看过之后,都忍不住潸然泪下。这两封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呢?

写第一封信的人,就是这位陈觉。1903年10月,湖南醴陵县有一个大户人家,新添了一个儿子,父母给孩子取名叫陈炳祥。陈炳祥虽然是个富二代,却没有染上半点纨绔子弟的毛病,从私塾到县立中学,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

1923年,还在上中学的陈炳祥,在进步思想影响之下,跟同学左权一起组织了一个“社会问题研究社”,并且成了醴陵第一批社会主义青年团成员,投入到了革命的洪流当中。这年陈炳祥还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陈觉”,寓意是不但自己要觉醒,还要为整个民族的觉醒而努力。

1925年春天,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陈觉,因为工作能力强,被组织选派到前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去学习。在莫斯科,陈觉遇到了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人,同样来自中国的赵云霄。

这个1906年出生的姑娘,来自河北省阜平县一个书香门第。因为父亲希望女儿能够跟男儿一样有凌云之志,所以给她的取名叫“云霄”,而做女儿的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不满18岁,赵云霄就考进了河北保定第二女子师范学校。

在校期间,她阅读了《向导》《新青年》等进步书刊,成为了学校里最早的共产党员。1925年,他和陈觉一样,被党组织选中,来到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在遥远的异国他乡,这两个有着相同信仰的年轻人,从相识到相知,很快就走到了一起。一年之后,两个人在莫斯科登记结婚,成为了一对革命夫妻。

1927年7月,陈觉和赵云霄从中山大学毕业,双双回到了正处于革命低潮之中的湖南。按照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他们作为省委特派员,在老家醴陵领导开展农民运动。带着农民“打土豪分田地”,组织游击队进行武装暴动,还办起了小型兵工厂。在陈觉夫妇的努力之下,不到一年的时间,全醴陵就有35个乡建立了苏维埃政府。

1928年夏天,根据组织的安排,赵云霄被调往长沙,在中共湖南省委机关从事地下交通工作,而陈觉则被派往常德组建中共湘西特委。这是小两口回国之后第一次分开,谁也没想到,等他们再次相见时,已经是在敌人的监狱里了。

1928年9月的一天,已经怀有身孕的赵云霄外出送情报,结果被叛徒发现行踪,最终不幸被捕。在监狱里,残暴的敌人不顾赵云霄有孕在身,对她进行了各种严刑拷打。可是赵云霄始终是紧咬牙关,没有吐露半字党的秘密。唯一让她难以承受的是,没过多久,正在常德的丈夫陈觉也被国民党逮捕,还被关在了同一所监狱。

国民党湖南省主席何建一调查,这两个人年轻的共产党,居然都是从苏联留学回来的,手里一定掌握着不少重要情报,杀了太可惜了。于是他就派陈家的世交,一个叫何彦湘的法官来劝降。你们都是党国需要的人才,只要肯弃暗投明,不但不会死,还会有大好的前程。

敌人这边在劝降,陈觉的父亲陈景寰,那也在想尽办法救儿子。老人变卖了家里所有的田产,凑了一大笔钱到长沙疏通关系,想把儿子儿媳从监狱里保出来。大把钱撒出去还真就见了效果,

何健又让了一步。年轻人一时糊涂可以给个机会,不投降也行,只要他们在悔过书上签字,然后再在报纸上登一份脱离共产党的声明,立马就可以放人。

可是让陈景寰没有想到的是,这倾家荡产买来的机会,儿子儿媳居然是坚决拒绝。老人家急了,拖着病体亲自去劝儿子儿媳妇。得知赵云霄已经有孕在身,陈景寰更是老泪纵横“孩子,看在陈家血脉的份上,你们就低一低头吧”。

面对老人的泪水与哀求,小两口再次选择了拒绝。他们不愿以背叛信仰为代价,来换取生命和所谓的自由。这样的选择,家人不能理解,军阀更不能理解。对这样“顽固不化”的年轻人,何健终于失去了耐心。

1928年10月,湖南“惩共法院”以“策划暴动,图谋不轨”的罪名,判处陈觉赵云霄死刑。因为怀有身孕,赵云霄被延期五个月执行。1928年10月10号这天,即将走上刑场的陈觉,提笔给关在另一间牢房里的妻子,写下了一封诀别信。

“云霄,我的爱妻,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了。你已有身,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

四天后的10月14号,陈觉在长沙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25岁。四个月后,陈觉与赵云霄的爱情结晶,一个女孩在监狱里出生了,妈妈给瘦弱的宝宝取的名字叫启明。因为她知道自己能陪着孩子的时间不多了,但她希望孩子能像启明星那样带来一个光明的新世界。

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敌人又想利用母亲的本能来动摇这个软硬不吃的女共产党,他们再次拿出那份写好的脱党声明。摆到赵云霄面前,只要签个字,你跟孩子马上就能出去,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这个孩子已经没有父亲了,就算你自己不怕死,难道不为孩子考虑考虑吗?

据监狱看守后来回忆,看着这份脱党声明,赵云霄在桌子前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他们看到毛笔上已经蘸过了墨,可是脱党声明签名的地方一片空白。哪有父母不想陪着孩子一起长大的?哪位母亲在这样的诱惑面前,又能够完全不犹豫不动摇呢?可是,作为有信仰的共产党人,赵云霄最后还是做出了最艰难最痛苦的选择。

小启明长到一个多月的时候,对赵云霄的行刑命令下到了监狱。行刑前的那个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赵云霄抱着襁褓中的孩子,眼含泪水一遍遍地唱着摇篮曲,直到嗓子唱哑了,她才提笔给女儿写下了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

“小宝宝,你的母亲在你才有一月又十几天的时候,便与你永别了。小宝贝,我很明白地告诉你,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且到俄国读过书,所以才处我们的死刑。小宝宝,我不能抚育你长大,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负你父母的希望。可怜的小宝宝,我的小宝宝,你的母亲于长沙陆军监狱署泪涕”。

1929年3月26号一大早,赵云霄给小启明喂了最后一次奶,然后放下女儿,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镇定地走向刑场。这个年轻母亲的生命,定格在了23岁。行刑之前,别人甚至没有通知赵云霄的家人,当陈家人打听到消息赶到长沙,赵云霄的遗体早已不知所踪。

位于湖南醴陵,陈家垅的陈觉赵云霄合葬墓,墓里也除了陈觉烈士的忠骨,只有赵云霄生前用过的一只皮箱。这对生前在一起还不到三年的革命夫妻,死后也没能够再重聚。更为遗憾的是,在监狱里出生的小启明,并没能像父母期望的那样迎来黎明。因为先天营养不良,出狱后没几个月,小启明就不幸夭折了。

但是,陈觉和赵云霄的绝决以及牺牲,却为千千万万的孩子换来了美好的明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