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大才疏,纪子妃脾气古怪毁了子女未来,文仁与她的感情接近破碎

志大才疏,纪子妃脾气古怪毁了子女未来,文仁与她的感情接近破碎

纪子妃一直是日本王室之中的不稳定因素,虽然她出身于书香世家,她在怀上悠仁之前对待其他人也算是比较和蔼,但是她进入王室之后就一直充满着怨恨,这种怨恨体现在王室拒绝她继续生育的问题上,也体现在她高龄产子后没有受到优待上,当然她更是不愿意看到比自己晚一些进入王室的雅子成为了王后,这种嫉妒不仅毁掉了纪子妃的一生,也让文仁一家深受其害,她的子女也失去了幸福,如果不是她想要用一种假象来烘托悠仁的形象,或许如今的日本王室继承不会变得如此复杂。

纪子妃一直认为在王后的位置要有一个先来后到,而她进入王室比雅子更早,所以不应该让其后来者居上,也不应该让王室一脉传给爱子,或许是因为平时受到的压力太大,纪子妃一直想要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为日本王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同时自己的儿子也比雅子的女儿聪明很多,她要反抗日本王室的传统,她要证明自己的这套理论可以培养出天才,不过她的育儿经显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明。纪子妃在这种压力下一方面要用谎言来为自己掩饰,另一方面则是脾气变得越发古怪。

纪子妃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志大才疏,客观来说,她的一些委屈并没有什么问题,日本王室内部也存在着各种矛盾和不公,但是她有改变的心思,却没有这个能力,这让整个过程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悠仁的出生原本已经让日本王室继承问题落下了帷幕,只要他不是一个傻子,悠仁就可以顺利继承王位,但是纪子妃却想要争一口气,她一方面利用自己的亲戚在学校恐吓爱子,想要让爱子心理出现问题,另一方面却一直想要将悠仁塑造为神童,但是悠仁并不是神童,他在这种压力下感到很难受。

纪子妃的一系列操作不仅没有让对手感到难受,雅子反而对这样的场面非常开心,毕竟纪子妃自己先乱了阵脚,纪子妃这样的状态无法伤害对手,只会让自己的家人感到难受,她一直怨恨真子选择小室圭伤害了这个家庭,但是她应该想清楚,如果不是她对真子百般责怪,她的女儿又为何要执意离开王室,如今她在美国过得很开心,纪子妃对待悠仁只是要求很多,她对真子和佳子则是有些歧视,后者经常因为吵架离家出走。

日本王室的侍从们对文仁一家都是敬而远之,纪子妃如今的脾气非常古怪,在她家中做工也是经常被责骂,对于纪子妃来说,她没有意识到这样的方式会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什么影响,文仁为了可以同哥哥德仁对抗,他一直在努力维护着这段感情,但是奈何纪子妃太过于强势,他现在也是有意同纪子妃拉开距离,他们两个人出席活动的时候更多的是冷漠,很少看到家庭的温馨,或许纪子妃应该反思一下自己,如果不是她的一系列神操作,他们家也不会变得如今这般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