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元勋给上级写信,要求当个省委书记,毛主席怒批:永不启用

开国元勋给上级写信,要求当个省委书记,毛主席怒批:永不启用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因而高位和权势,不能轻易予人;正因如此,毛主席才对一些求官、求权的,向来都是深恶痛绝的。一位开国元勋,给上级写信,要求给自己一个省委书记当当,毛主席听说后,怒批“永不启用”四个字。凡事功是功,过是过,得辩证地看;不能因为他曾立功,就忽略他的过错,对其百般应允。

戴季英,1906年出生,家乡在湖北黄安县七里坪戴世英村(今湖北红安)。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一块安身立命、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土地,是多少中国人可望不可及的奢望。家乡闹起了革命,年纪轻轻、吃不饱饭的戴季英深受革命的影响;立志要通过革命,改变自己,改变大部分中国人的命运。

1926年入团,1927年入党。国民大革命失败,国内革命陷入低潮时,黄安作为湖北农民运动最成功的地区之一,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镇压。戴季英没有退缩,而是扛起黄安农民运动的大旗,与郑位三、戴克敏等同志,在县北七里坪组建起新的中共黄安县委,并领导农民自卫军和革命群众,与反动派继续进行抗争。

1927年11月13日,黄麻暴动正式打响,戴季英是暴动总指挥部成员,兼七里区农民义勇队总指挥。这份履历,这一起点,可是很多开国元勋可遇不可求的,用一个“根正苗红”,日后定有大作为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之后参与创建鄂豫边根据地,担任黄安县县委书记、黄安农民暴动总指挥、红7军主要领导人。1931年,中共鄂豫皖省委成立,戴季英是省委委员,也是领导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重要领导人之一。

戴季英历任中共中央中原局委员、中原军区副政委、西北军区政委等,到建国初期,一直都是身肩数职和重任的我党核心人物。若是不出意外,待到新中国成立,他也是成就极高、有崇高地位的人物,等同开国十大元帅。可是,建国后没多久,戴季英的政治生涯,出现断崖式的变化。这样的惊人逆转,是怎么发生的呢?

建国初期,戴季英是河南省委常委,兼开封市市委书记。其实戴季英的结果,可能早在1933年就已经注定了。戴季英的父亲戴寿云,因是支持革命的开明分子,被反动派活活烧死;戴季英的四个兄弟,也全都为革命牺牲。可在后来张国焘主持的鄂豫皖苏区的肃反运动,如此家庭下的戴季英,还是被组织质疑了,于是他开始进行疯狂地自我证明,大搞“逼供信”,撇清自己的关系,以此证明自己的赤诚和坚定。

左倾思潮涌动,鄂豫皖肃反、红25军肃反、陕北肃反等,戴季英都是主导者,事情做得过犹不及,捕风捉影地残害了许多忠于革命的同志,例如许继慎、熊受暄、周维炯等红军将领,都被经过秘密审讯后,草草处死。戴季英的肃反屠刀,让久经沙场的徐海东,看了都直打怵。急于自保、自证的戴季英,行为愈发的丧心病狂,不下千名优秀干部、优秀战士和优秀同志,直接或间接死在他的手上。

1935年,在陕甘肃反责任认定问题上,戴季英被认定为主要责任;1942年,戴季英又被认定为不负主要责任。建国后戴季英还是有着不低的地位,虽然不是中共中央的核心成员,但也是举足轻重的地方官。但是,戴季英对中共中央的这一安排不服气且不理解,反而拿着完全论资排辈的眼光,看待着这一切。

戴季英在河南和开封任职期间,完全没有人民公仆的模样,搞特殊、情绪化等,搞家长式的同志,又一度消极怠工,让市委工作陷入瘫痪状态。1951年年底,戴季英还给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写信,状告河南省委领导,还提出要求任命自己为中央委员、河南省委书记。这番操作,真是让人瞠目结舌。

毛主席读信后震怒,怒斥戴季英是无可救药,随即让中央办公厅批示:“我党不需要戴季英这样的高级干部。这样的人,应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永不启用!”就这样,戴季英的政治生涯被自己断送了。1952年2月22日,《人民日报》上登载的《决定》,详细说明了戴季英的恶劣行径。

自诩“了不起”的伟大人物,能有多伟大、多了不起?戴季英自认为自己的革命功勋卓著,却忽略了自己在肃反中犯下的错误,完全不会自我反省,一边认为同仁不行,一边执着认为自己被轻视了。

在人之上,把人当人看;在人之下,把自己当人看。说得简单做得难,戴季英的结局,完全是咎由自取。